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神聖的平淡

2017/2/9 — 17:24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抑或「平淡的神聖」?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不過,無論是「神聖的平淡」還是「平淡的神聖」,本文打算談論的主題是主日崇拜。

近日生病了,剛巧沒有講道之約,所以,前陣子我獨個兒留在長洲養病並且參與崇拜。上網搜索,得知長洲某教會的崇拜時間是十點半,我就早十分鐘到達,在禮堂一角安靜坐下,等待崇拜開始。怎料,到了十點半,我才得知十點半其實是崇拜的預備時間,崇拜要再多等十分鐘才正式開始。因此,我就在一個陌生的禮堂等待了接近足足二十分鐘。我要說,這貌似平淡的二十分鐘,對於幾乎每星期都要講道的我來說,卻讓我徹徹底底經歷一種平淡卻神聖的震撼。

基督教從來都是一個有關時間的信仰。世上第一個被稱為「聖」的事物是甚麼?不是一座山,不是一座祭壇,而是時間。第七日的安息日正是上帝聖化的時間。因此,無論是猶太信仰還是基督教,其實都是一個注重「時間」多於「空間」的宗教。猶太學者拉比赫舍爾(Abraham Joshua Heschel)甚至說:「我們不該說時間流逝,而應說空間流經時間。不是時間逝去,而是肉身在時間中逝去。」

廣告

時間先於空間。一個很有趣的觀點。因此,我反省:主日是被上帝聖化的時間(sacred time)。進入神聖的時間,正是主日崇拜的首要目的。以前人們稱「星期日崇拜」為「守禮拜」,正表達出對神聖時間的守護。因此,星期日作為聖日,其實不是偶爾地進到我們的生活。而是剛相反,乃是我們進入了神聖的時間——不是星期日臨到我們,而是我們進入了聖日。

既然主日是神聖的時間,它就無需添加任何別的東西使之為聖——神聖的時間不需要像聖誕樹一般,加上任何華美外加的人工裝飾——星期日本身就是神聖的。因此,在平靜與平淡之中發現星期日的痕跡,讓看似沒有甚麼事情發生的日子流露出自身的神聖,正是基督徒守主日的責任。簡單的說,平淡地渡過星期日,本來就是一件神聖的事。「讓星期日成為星期日」(Let Sunday be Sunday),正是基督徒回應主日的要訣。

廣告

教會卻往往為主日添加許多「人工的神聖」。我們都嚮往特殊,我們以為特殊就是「聖」——沒錯,「聖」是特殊的,但這特殊本來已經存在於時間裏。因此,任何人工添加的特殊,反倒玷污了本身的特殊。須知道:聖經希伯來文本來沒有「物」(thing)字的同義詞。後期希伯來文意指「物」的 “davar”,意思其實是「言語」、「字詞」、「言說」。因此,任何「物化了的主日」,都影響了主日的神聖。

因此,教會不妨扭轉自身的屬靈文化,不是享受添加的特殊,而是享受神聖的平淡;不是用更多的特殊去取代平淡,從而讓特殊也變得乏味,而是從平淡中細嚐上帝的神聖,從常態中重建神聖的特殊;不是倍增特殊的培靈會、奮興會、特會,而是回歸享受平淡卻神聖的聖日。



(原載於《時代論壇》「若天.若離」專欄)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