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第三條跑道 拿破崙詛咒

2016/9/26 — 10:16

高空俯瞰,聖海倫島山劫嶙峋 (鳴謝:NASA)

高空俯瞰,聖海倫島山劫嶙峋 (鳴謝:NASA)

香港很多人以為第三條跑道大局已定,再多講也沒有意義,不過這幾天有報道告訴我們,原來世界上真的有機場(不單是跑道)建了之後,正常飛機航班不能飛,地點在一個英國海外屬土(註1),有了這個例子,我們必須認真思考:香港應否盲目填海去建不能增加多少航班的三跑?

讓我提醒大家:三跑的立項過程是違反科學的。在「經濟發展」凌駕一切的思維下,面對空域飽和、海空安全矛盾、海上事故社會風險不可接受、趕絕中華白海豚等科學問題,有關當局只是把它們擱在一旁,沒有以科學態度去處理,跑道建成後能否發揮作用至今未有以實證支持的答案。

至今仍然有人相信以上所提的科學問題,「因為中央支持,一定有辦法解決」,他們以為跑道建成後飛不了飛機,是虛無縹緲的天方夜譚,但是眼前就有新鮮出爐的先例。

廣告

聖海倫島St Helena位於南大西洋,因為囚禁拿破崙而著名,該島新機場今年建成,4月19日大型民航機首次試飛(註2),不過4月26日聖海倫政府宣佈無限期押後機場正式開業(註3)。

由於「經濟發展」和政治蓋過了科學,聖海倫島機場建了,錢大筆花了(約30億港元),正常航班卻一班也飛不進來,遊客來不了,經濟發展的春秋大夢煙消雲散。拿破崙當年被囚孤懸海外的小島,插翼難飛,最終死在島上,也許他留下了詛咒,誰也不得飛進來!發生甚麼嚴重問題?聖海倫島整個島都是山,山勢令到新機場其中一條跑道經常出現風切變和亂流,其實科學家早已點出問題,不過政客為了「政績」硬是要把機場建出來,事前還吹噓會帶來大量遊客,促進經濟,改善全島人民生活。可惜4月19日試飛之日,航機飽受風切變和亂流影響,機師嘗試幾次才在顛簸驚險中硬着頭皮把飛機帶到地面(參看註4連結的的錄影),經過這次極度驚嚇,機師把飛機飛走之後,再沒有正常航班願意來。

廣告

香港的鄰居不久之前也近似地碰壁,去年2月5日廣州白雲機場第三條跑道啟用,原本有人以為邏輯很簡單,「多條跑道飛多些航班」,兩條跑道變成三條,航班可以增加50%,誰知建成後,每天只增加十班機,原因?珠三角地區空域早已飽和,空中交通堵塞,滿天飛機,上天無路,有跑道也沒用。(註5)

聖海倫島政府為了政績,不管風切變和亂流而建了大白象新機場,得物無所用,全民經濟發展夢碎,源於不理科學的蠻幹,白雲機場第三條跑道建了幾乎沒有作用,則因為忽視空域飽和的客觀事實,也是行事不科學的結果。香港三跑項目匆匆上馬,以「經濟發展」蓋過科學,對於空域飽和(註6)、海空安全矛盾、海上事故風險不可接受(註7)、趕絕海豚等問題,有理有據的科學論證都被忽視,甚至被標籤為「阻礙經濟發展」而擱在一邊,香港如今正一步一步地重蹈聖海倫島的覆轍,讓拿破崙詛咒從大西洋轉移到香港赤鱲角機場

香港的第三條跑道,將來建了沒有用或者海空交通出現嚴重意外,誰來負責?還有更深層次的問題,海洋給人填了是不能復原的,出了錯真的有人能負責嗎?他能做甚麼賠償給香港人?

面對可能的嚴重後果而展開出錯後無法修正的工程,是否對未來的香港人十分不道德?

 

註1 HK01(2016年9月22日):「不能讓飛機升降的新機場 小島繼續孤苦伶仃」

註2 Flight Global: Comair 737 arrives at new St Helenaairport. 

註3 St Helena Airport Project: Airport Opening Ceremony Postponed. 

註4 Youtube: First landing at St Helena takes three attempts. 

註5 網誌《草雲居》(2015年3月3日):「廣州白雲機場第三條跑道的痛苦經驗」 

註6 網誌《草雲居》(2016年2月19日):「城市規劃委員會上民航處自揭空話 - 空域無法解決,規劃不能通過」 

註7 網誌《草雲居》(2016年1月31日):「讀了顧問報告令人更擔心 - 海空安全懸念未解,三跑此刻不可填海」 

 

連結:草雲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