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紙皮背後的政經問題

2017/6/20 — 9:44

資料圖片:老人收集紙皮(政府圖片)

資料圖片:老人收集紙皮(政府圖片)

亞婆「賣紙盒」事件,全城鬧得熱哄哄,昨日再有報導食環控告的,不止婆婆一人,還有其他拾荒長者。很多人都罵「仆街陷家剷」和「食環無人性」。不過,事實只有食環署有問題嗎?

公務員和大部分打工仔一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夠出動六人「圍剿」,做戲招呼,背後沒有強大力量逼迫,根本沒有人會相信。有人指他們為了「交數」,但所用人力與資源,大得不成比例。究其原因,是政經問題。

不少網民指摘食環不票控收購 iPhone 者與阻街水客,反而欺負亞婆。原因是權勢兩力使然。網民只是散兵游勇, iPhone 者與水客,背後有強大勢力,甚至警察也不敢惹他們。亞婆被捕時,身上只有三十四個大洋,不欺負她,欺負誰?

廣告

前面提到經濟,背後施加壓力,欺負拾紙皮老人的,不止他們,還有各大商戶,因為他們「不乾淨」,「影響市容」,令顧客不舒服,間接令租金受損,降低議價能力,而且,紙皮理論上一斤也不到一元,但積小成多,一個商場或一條街,一個月計算下來,超過幾萬元。亞婆亞伯,無疑與彼等爭利。

這些不是主觀想像,有實例證明。沙田新城市廣場一期,具體紙皮運作是,把垃圾房「出租」給回收商,放置器械,所有紙皮收入歸他,以此分享利潤。這些不是商業秘密,不少商場如此運作。所以,單是紙皮回收,已涉及經濟利益問題,而可以向政府部門施加壓力的,必定是有權勢者。否則,食環不會趕盡殺絕。每一個紙皮伯伯或婆婆,受大部分商家憎惡,因為侵害了他們利益。

廣告

再來一些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佐證,請各位去中環環球大廈兩邊巴士站欄杆,親身試試能否倚傍?再嘗試把手放上杆頂,看看會不會疼痛?吾等八十後,必定記得小時候有「欄杆飛」三個字,形容流氓坐在欄杆,近二十年,很難再在中環找到相關設計。正如之前提到,現在連用手倚靠也不能。公園的長椅,兒時可以睡覺,但現在加上兩條扶手,睡不得。這些不勝枚舉的例子,看似不顯眼,其實大有文章。吾友彭捷,便曾分享一輯影片,談論相關設計。為了「市容」,連勞累上班族,下班等車倚傍的欄杆也剝削,骯髒不堪,收紙皮的老人,更要趕盡殺絕。

上面提到,水貨客與 iPhone 者阻街不抓,而婆婆則嚴厲執法,兩者正正是鮮明對比,有權勢與無權勢者的區別。如果食環事事公正,根本不可能看出來。

有網民曾言政府逼人拿救濟。我倒想說,不少人「被逼不拿救濟」。自有綜援始,傳媒加坊間輿論,停不了的抹黑標籤,把拿援助者妖魔化,在群眾壓力下,不少人寧失業不敢拿。總而言之,事實不是「仆街陷家剷」五字可以概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