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絕對責任 — 對女童的保護

2017/8/9 — 15:26

高等法院(資料圖片)

高等法院(資料圖片)

高等法院在聽取律政司就一宗在裁判法院審理的非禮案件上訴時確立「真誠及合理地相信事主的年齡在16歲以上」並非抗辯理由。但在閲讀新聞時,有朋友問我其實這抗辯理由是用以抗辯非禮罪的什麽呢?而且爲什麽法庭會如此認定呢?現就讓我簡單地解釋一下。

先説案情和確認的事實:一個剛滿13歲的女童在一個成人網站上虛稱自己為17歲去招客。而本案的被告聲稱在「交易」當天,他對其女童的年紀並沒有懷疑,於是就帶了女童去到一間時鐘賓館,被告在雙方洗澡和在床上時都對女童上下其手以及受其口交。法庭確認在事實上該13歲的女童是同意向被告提供性服務。

廣告

然後再説説法律規定: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122條列明,任何人猥褻侵犯(亦即大衆所認知的非禮)即屬犯罪,最高可被判處10年監禁。當然如果該性接觸是各方同意(consent)之下進行,這就自然是一個對這控罪(如果律政司要提高的話)的抗辯理由。然而,在該法例的第122(2)條中,立法當局規定年齡在16歲以下的人在法律上是不能給予同意的,換言之就算一個16歲以下的人在事實上同意你摸他或者搞他,法律上都不會承認的。

好啦,這次上訴的爭議點是什麽呢?

廣告

既然法庭認定在事實上該名13歲的女童同意進行這些性接觸,而該女童又對被告訛稱她是一名17歲女生,擺在法庭前的問題是究竟被告可否說:我真誠及合理地相信該女童的年齡是在16歲以上,所以真誠及合理地相信她給的首肯在法律上是有效的。

裁判法院認爲可以,律政司持反對意見,而高等法院認爲裁判法院錯誤解釋法律並認同律政司的觀點,認爲非禮罪在受害人的年齡這議題而言是一項「絕對法律責任」(Absolute Liability)的罪行,意即你相信的女童年齡爲何是與控罪完全無關,只要控方證明事主年紀低於16歲而被告又對其作出性接觸,那被告就可被定罪。

正如先前文章有提及,刑事罪行的入罪多要控方在毫無合理懷疑下證明被告符合兩個大條件,一是被告有作出「犯罪行爲」,二是被告在作出如此犯罪行爲時有「犯罪意圖」。

Criminal Mind + Criminal Act = Crime。

但是立法機關就將某些控罪定爲「絕對法律責任」,意即控方不需證明被告有何犯罪意圖,單單只是其犯罪行爲就已經足夠了。在這案件中,法庭認爲相關的法例就是《刑事罪行條例》第124條「與16歲以下女童非法性交」,根據香港終審庭HKSAR v So Wai Lun這案例,「與16歲以下女童非法性交」是一個「絕對法律責任」的控罪,意即只要在事實上該女童是16歲以下,就算我是被蓄意誤導以爲該女童已經是16歲或以上,讓我沒有犯下這罪行的意圖,「絕對法律責任」的控罪是不會如此理會的。

終審法院在處理So Wai Lun 案時指出:「刑法的阻嚇力除了阻嚇人們作出他們明知為非法的行為時,還包括警惕人們小心防範可能屬於違法的行為……就第124條(與16歲以下女童非法性交)而言,小心防範可能屬於違法的行為以及避免踏足介乎合法與非法行為之間的灰色地帶,將大大有助達致保護少女的首要目標。」

高等法院亦這判案為基礎,首先認爲立法機關刻意把16歲一下的人的同意元素列入法例,正正凸顯了當局對未成年少男少女的保障,然後在認爲既然非禮罪的最高刑罰比起與16歲以下女童非法性交更高,如果非禮16歲以下的人士不是「絕對法律責任」就會相當荒謬。

在這些判例下,有朋友指出就算一個女童僞造身份證或者用其他說自己是16歲或以上,但實際上是16歲以下,與其進行性接觸或者性行爲的人就算被誤導都會被定罪。我想有人會因此或多或少覺得這不太公平,但是看回立法過程以及歷史,當局想發出的信息就是要絕對保護未成年的女童(在非禮罪下,亦有保障未夠秤的男童),謝絕灰色地帶,警告男生或者成人連想都不要想。

 

原文8月5日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