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肥上瘦下的流毒

2017/5/16 — 10:47

資料圖片:聯合醫院行政總監徐德義及內科及老人科部門主管龔金毅,為未有主動向鄧桂思家屬交代令其受困擾,鞠躬致歉。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聯合醫院行政總監徐德義及內科及老人科部門主管龔金毅,為未有主動向鄧桂思家屬交代令其受困擾,鞠躬致歉。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文:吳志傑 放射良心召集人及衞生服務界選委】

不知為何,最近一堆和醫療有關的新聞蜂湧而出。令到本身在公共醫療系統工作的筆者未及回應一則,另外一則又已出現。最多篇幅報導的是兩度換肝病人鄧桂思女士的相關新聞,在此祝願她早日康復,她一家得到平安。一則是瑪嘉烈醫院醫生於洗血插入導管時,意外刺穿了病人動脈的意外事件。除此之外還有兩則沒有太多人留意,甚至很多人不知道的:醫管局高層將於2015/2016財政年度大幅加薪,行政總裁梁栢賢加幅達8.5%。但新聞又報導於本財政年度醫管局將會用盡所有儲備,需要和政府官員商討解決方案。

聰明的讀者們從我提出這幾則新聞可能已分析出有什麼問題。如果在商業社會或私人市場,行政總裁和管理層令到公司非但做不到收支平衡,還將會於來年把儲備用光,但同時這班人認為自己值得加薪平均8%以上,請問這事有可能在哪間私人公司發生?行政總裁梁栢賢加薪幅度高達8.5%,九龍中聯網總監盧志遠加幅最高達11.6%,各聯網總監年薪全都超過492萬元,比行政長官年薪440多萬還要高。遠超全港打工仔的加幅,部份人的幅度更加是通脹的一倍!

廣告

大家會說怎能把公共醫療系統和私人公司相提並論呢?公共醫療系統是向病人提供服務,不是計較賺錢與否的一門生意。那麼大家看看服務表現吧。醫管局在過去數年肥上瘦下的作風愈演愈烈。單以病房中護士對病人比例遠低於歐美國家標準的1:4-8,香港的情況是日間1:12;夜間更是1:24直逼第三世界落後地區。醫生又如何?專科門診服務時間上午九時至一時共四小時即240分鐘,平均每名醫生要見二十多名病人。就當醫生不去解手,不飲水及不作任何休息,每位病人最多也只分到十分鐘時間。那又如何能把所有魔鬼細節於如此急促的時間內做到全面掌握呢?全香港醫生的其中一半左右在公共醫療系統中工作,數據顯示九成的病人會於公共醫療服務中求醫,因此香港的公共醫療系統早已不勝負荷了。而每每當前線人員有失誤時,就要被市民輿論所責難,甚至接受紀律處分。元兇的醫管局管理層卻逍遙法外,繼續加薪。黑狗得食,白狗當災。為什麼資源用在增加管理人員,沒有用於增加前線醫護人員人手?為什麼經費用於管理層加薪,卻不用於改善人手比例及改善服務質素呢?

可嘆的是一些議員更加入令醫護人員與病人對立起來。議員麥美娟就瑪嘉烈醫院刺穿病人動脈的意外,在未有充分理解事件,亦沒有取得專業意見前就妄下斷語。公開斥責醫生解釋這次意外是已知的併發症,是不能彌補的錯誤。需知道任何治療都有副作用及併發症出現的可能性,任何手術都有風險也是不爭的事實。但麥議員連這樣的認知都未有就挑動病人、挑動輿論去責怪醫生。這做法非但對事情沒有幫助,更會破壞醫生與病人間的互信。沒有了互信所有醫、護、專職醫療人員真的再不能醫好病人了。要零風險、零併發症,難道叫病人回歸去求神問卜喝符水治病的年代嗎?

廣告

醫管局於香港公共醫療服務有何建樹?對外不能提升香港醫療服務聲譽;對內醫護人員對局方肥上瘦下怨聲連連,醫護人員做至壓力爆煲,致使醫療失誤頻生,意外發生率增加;病人得不到以病人為中心的醫療服務,專科門診動輒等候兩年或以上才能第一次見到醫生。內科病房要瞓臨時增加的病床。睡厠所,睡走廊情況每季都有。醫管局的口號群策群力為病人只流於空談罷了。

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稱她有一套理財新哲學,改善公共醫療服務也是她會重視的項目。但我想説的是若把錢放進醫管局而不訂明是一定要用於改善病人服務,用於增加人手減輕人手不足的問題。這些錢只會在醫管局肥上瘦下的漩渦中全部被吞噬罷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