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莫因小惠而忘記住屋問題的禍首

2017/10/7 — 13:51

陳帆早前到訪劏房 (TVB新聞截圖)

陳帆早前到訪劏房 (TVB新聞截圖)

【文:梁潔卿】

陳帆局長回應良心劏房的批評,雖然供應只得到五百多單位,對解決廿多萬輪侯公屋的住戶來說,只是杯水車薪,但他認為『莫因小善而不為』。

一直以來,政府將房屋供應不足全歸於土地供應不足,私人的租務市場呎租不斷狂升,基層市民的租金負擔已到達不合理水平,民間要求政府將2003年取消租金管制重設,但政府不聞不管,推說租管立法會令租盤減少而令基層市民受害。

廣告

今次政府引領下,發展商及市建局,以至個別良心業主,將空置單位交由社聯作平台,再交由社福機構管理,出租予輪侯公屋超過三年的家庭,租金訂為不超過住戶入息25%。據說,有一佰個單位來自恆基地產在舊區收購單位等待重建的地產項目;民間一直倡議在閒置土地興建過渡性房屋,首個計劃亦是恆基以象徵式收費租予社聯搭建貨櫃屋之用。筆者憂慮的,就是政府試圖向推動地產商釋出『小善』而淡化她的『作惡』,拖延作出制訂解決香港住屋問題的長遠政策及措施。

禍首一:收購舊樓重建作地產發展項目,令基層可租住單位愈來愈少

廣告

近十年的市區重建計劃,不論是由市建局或地產發展商收購的舊樓單位,直接影響基層市民租住單位的供應量。由於收購程序涉及賠償問題、或要向法庭申請強制拍賣,收購後單位要空置多年才能展開重建工程。即使地產商早以收購全幢物業,亦可能因商業理由,更會拖延拆數重建計劃。以今次『社會房屋共享計劃』中,有三份之一來自恆基地產,其中物業地點主要為九龍城區。筆者專誠到該區視察,除了福佬村道75-77號道『新益樓』交給予九龍樂善堂營運,隔鄰大廈亦全亦是全幢丟空(見圖片)。由於樓宇屬私人收購,公眾無法得悉大廈空置多久才會清拆重建,現時制度亦未能監管地產商不能將土地樓宇囤積居奇,結果出造成有屋無人住的畸形現象。

新益樓隔幢凡丟空的大廈新益樓隔幢凡丟空的大廈

新益樓隔幢凡丟空的大廈

新益樓隔幢凡丟空的大廈

由於市區舊樓收購令基層可負擔租住單位愈來愈少。業主亦不愁沒有租客,形成基層市民愈租愈貴,但租住面積卻趨住趨細。市區租金不斷上調,租客唯有遷往租金較平的新界區居住,同時亦將帶動新界區的租金上升。

今次政府只作鼓勵方式,由市建局及地產商志願性將部份空置單位交出,做法未免過於被動,未能全面有效地運用市區空置單位來舒緩基層租戶的住屋需求。筆者認為政府在住宅空置單位問題上,應製訂相關政策,例如設立物業空置稅、或規定市建局及地產商將空置單位暫交予政府或非牟利機構用作過渡性住屋之用。

香港住屋問題禍首二:地產商囤地及圈佔可興建公屋用地

恒基以1元港幣租出閒置土地用作與建「貨櫃屋」,用作興建過渡性房屋,解決市民租屋難及租金貴的問題。這種冠冕堂皇的舉動,不難令公眾暫時忘掉地產商多年來在新界囤積農地,寧願荒置或破壞土地。以新界橫州棕土地為例,政府在商鄉的壓力下,甘願放棄興建一萬七千個公屋單位。

再舉另一個市區例子:深水埗大坑西邨(石硤尾地鐵站上蓋),地契原本規定用作興建房屋租予低收入家庭,但李兆基以大坑西平民屋宇委員會董事身份,將大坑西邨重建改劃成資助房屋出售,改劃及補完地價後的大坑西邨,日後可用作市場自由買賣,利益亦全歸『非公營』的平民屋宇委員會所有。政府如果願意引用土地收回條例,將大坑西邨收回交運房屋負責重建,市區就可以即時有增加多四千九百多個公屋供應,紓緩建屋量不足的情況。

勞福局局長羅致光表示社會共享房屋可視為一項社會運動,匯聚社會資源,協助更多有居住需要的市民。如果靠來自地產商囤積而來的社會資源,以短暫式租出予基層市民,換來政府不會從政策層面制訂租金管制、物業空置稅、收回閒置土地興建公屋等措施,這個『小善』卻要租住劏房基層市民付上更代價;所謂社會房屋運動,只不過是一場官商互惠的交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