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忽視的野生動物 — 被傷害、擺拍、放生

2018/4/23 — 15:03

資料圖片 l Tony Alter@ flickr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資料圖片 l Tony [email protected] flickr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文:我見】

筆者先前已撰文<不再沉默,挺身發聲>,指出虐畜在本港的情況嚴重,並歸納出法例不嚴、判刑不重、執法不力三大主因。但主要是圍繞寵物為主,特此再針對野生動物而撰文。

野生動物受傷害

廣告

之前提及的流浪狗亦可被歸類到野生動物之一,近期毒狗狂徒越發猖狂,毒狗案越發頻密,不僅流浪狗,亦有家畜受毒害。然而,在本港有一些相對受關注較少的動物,亦正在受到傷害。

香港的野生牛可分為兩類,水牛和黃牛。在社會發展下,生活空間日漸收窄,馬路取代了牠們的原居地,因此屢聞有牛被車撞,有些是意外,但有些極可能是故意的。面對這個問題,政府沒有限制相關「交通黑點」的車速,反而強行移遷野牛到其他地點,但遷移後的地點,牛隻根本無法適應。例如牛隻本身生活在地勢平坦的地方,但遷移的地點地勢陡峭,又或者根本沒有足夠的草提供食用,政府只是敷衍了事。另外,野牛亦會受到人為虐待,有一些人會畜意傷害牠們。例如之前有報道指出有黃牛的後腿被人用利器割傷。這些虐待傷害的例子絕非少數。

廣告

說到牛,不得不提及昂坪牛,雖然昂坪牛有人豢養,但牠們平日遭受遊客的胡亂餵食。曾有人拍攝昂坪牛的日常,有不少遊人胡亂餵飼,在隔壁攤檔買了一些小食投餵,更甚者連手上剩餘的膠袋也餵給牛隻。牛食草恐怕是連幼稚園學生也知道的常識,他們為了滿足餵牛的私心取悦自己而這樣做,令人憤怒。

「龍友」擺拍

「龍友」即是攝影發燒友,而擺拍即誘攝,放置食物誘惑雀鳥前來進食,再趁機拍攝。不少龍友採取誘攝方法,以水果、昆蟲類等食物利誘雀鳥出現鏡頭前,有些龍友更用竹籤或大頭針等固定食物的位置,此方法可延長雀鳥的逗留時間,讓龍友有充足時間拍攝。但此舉會擾亂雀鳥的覓食規律,更隨時會誤吞異物,過去台灣便曾有雀鳥「中伏」插穿內臟死亡。

誘攝只是其中一個擺拍的方法。有龍友捕捉生物,再將其控制,做出自己想要的效果和動作,完全違反自然。例如本地曾有龍友拆毀雀巢,將兩隻幼雛放在樹枝上拍攝,做法令人髮指。遺憾的是,沒有法例能針對擺拍,因為擺拍後鳥類就會飛走,缺乏物證的情況下,虐畜法例也不能將其檢控。

放生外來物種

不時有人或宗教團體放生,美其名「行善」。而本港的「佛誕」更是放生旺季,成為「荒誕節」,「放死」活動大行其道。有人將淡水生物放生到海中,其下場不說也罷。放生已演變成一門生意,有人將巴西龜放生到城門河,其後立即有人去撈捕再轉賣供放生。亦有一些街市魚檔張貼標示,鼓勵人們買魚放生以謀利。放生者以為自己行善積德,殊不知作下更大的「業」。

如果放生的外來物種能適應環境,沒有天敵的牠們將會造成生態災難,危害本土物種。例如:沙巴龍躉、鱷龜等等 而胡亂放生釀成生態災難的情況,並非香港獨有,不少地方的政府在教育、勸導無效之後,都直接透過立法規管,要求放生的組織要申請許可。例如台灣的《野生動物保育法》,列明未經主管機關之同意,不得放生動物,違者會被罰款處5萬至25萬元新台幣(約1.3萬至6.6萬港元),假如放生導致生態破壞,更會重罰50萬至250萬元新台幣(13.2萬至66.2萬港元)。香港亟需立法和教育去阻止無知群眾的愚行。

筆者不厭其煩再次呼籲各位出席、支持4.29在中環遮打花園下午1600-1930的大遊行,為保動出一分力,引起大眾對保動的關注,促使政府立法、成立動物警察解決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