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濫用的歧視

2017/9/5 — 13:46

圖片來源:爭取性傾向歧視立法陣線

圖片來源:爭取性傾向歧視立法陣線

自平機會成立始,社會普遍存在一種「反歧視」風氣。周融曾認為大學畢業生才可以當港台台長論調,是「學歷」歧視。有意見領袖指出體育運動男女有別時,被指性別歧視。今天,我想講,很多事情其實歧視只佔很少板塊,而此詞語也被濫用。

當年北大學者一句「香港很多人是狗」爆發更嚴重的中港矛盾。然而,所謂不文明行為,除街道便溺外,挖鼻屎與大聲說話,不少香港人也有之。吾人不見得會因他們是香港人,而「包容」。與其說是「歧視」他們的出生地,不如說是覺得不受尊重,引起的反彈。

又,容許我 stereotype ,港女「七宗罪」,由來有自。宅男如我,過往不乏被欺負的慘痛經驗,如晚上三點逼你買宵夜到家。 on call 24 小時,隨傳隨到。行街吃飯,永遠要男伴埋單。這些加起來,可以付梓成書。男士們雖然會對女生求愛,但骨子裡暗藏仇恨,一有機會,自然連珠爆發,萬砲齊轟,不理受害者是否當天的加害人,甚麼「勞資糾紛」,「應該享受」,所有不堪入目語言,一次全出。

廣告

以上兩事情,是出於仇恨。而由有歧視條例到今天,歧視兩字,已經給人濫用,很多東西也被指歧視。少數族裔中文較差,當然應該支援,但把中文不合格,不能入大學也當成歧視,就有點莫名其妙。眾所周知,公開試英文不合格,不能升主流大學,難道未達標華人學生,也能說語文歧視?我去應徵日文翻譯,僱主因我不懂日文而不予聘書,是否也是歧視?

歧視已經變成帽子,就如共產主義國家如中國,上世紀攻擊政敵,永遠打成資產階級。非共地區如泰國,把學生運動,打成「危險的共產黨」。攻擊穆斯林者,把緬甸羅興亞人,扣上恐怖份子。其實歧視已成萬能 key ,任何事情,也可以是「歧視」。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