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父權選中的面孔,不必羞恥

2017/12/4 — 14:13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作為順性別的男人,我們的確是問題的一部分。但這沒有甚麼可羞恥的

因為 #MeToo , 我看到身邊女性朋友們的勇氣。而令我驚訝的,係原來有咁多。我自以爲自己都算了解女性處境,真係太天真。

另一個處理的問題,係好多時男性會以為女性攻擊父權,等於攻擊緊佢,由此產生左一種同仇敵愾。「我不可能切掉自己的JJ,即係我一日有JJ,一日都會被視為潛在強姦犯?」這可真是冤枉啊大人!

廣告

一來,今日講男女既界線已經唔再限於JJ;二來,攻擊父權體制,唔代表攻擊你。但你卻係父權選擇既面孔。

最近有套戲叫《獵殺星期一》,話一孩政策下,多餘的小孩要殺掉。我心想,其實早幾年中國仍是這樣啊!你胯下的子孫根,竟是活命的保證。而難度生存下來的人,都是殺人犯? 你當然不是,但「重男輕女」是。

廣告

即係,作為順性別的男人,我們的確是問題的一部分。但這沒有甚麼可羞恥的,也不是因為我人格有問題,而是在現時的文化和制度下,我們儲蓄了不應得的生存權、教育機會、工作機會、經濟自由、性自主、優越感等等。

而當有人指出呢點,也不是要你放棄這一切,只是唔好奉旨。有些人想改變一個傾斜的制度和文化,我們最少能做的,是不要阻住地球轉啊。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