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複雜的病症

2017/5/11 — 12:40

捐肝者 鄭凱甄(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捐肝者 鄭凱甄(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這個多月來,「捐贈器官」一詞又忽然變得敏感起來,於四月有急性肝衰竭病人需要換肝續命,一名與病者互不相識的捐肝者鄭小姐,甘願冒著生命危險捐出自己的部分肝臟,事情的本身本應是「無得輸」的美好,卻忽然有組織出來捐出10萬元給陳小姐及其家人「作一點心意」,後來又因活肝在術後發揮不到作用而被說成「利用了」鄭小姐,現在受肝者因為肺部受真菌感染而出現衰竭需要人工肺部支撐生命仍然危殆,到昨天事情又有令人震驚的發展,就是原來早於去年七月,由於鄧小姐因患了甲型免疫球蛋白腎病(IgA nephropathy)導致高血壓入院,但可能第一線藥物療法未能把病情控制,於是在今年一月時處方了類固醇加以控制,但可惜沒有同時處方抗病毒藥物,導致本來潛伏在身體內的肝炎病毒被誘發,並出現了肝衰竭。結果這件本意良好的事,不知為何逐漸演變成關公災難。

事情其實有點複雜,如果要從源頭說起,就是乙型肝炎病毒的發現和治療。如果在年幼時被肝炎病毒感染,日後出現慢性感染的機會較大,由於乙肝病毒感染可能沒有特別的症狀顯現,這代表了病者根本沒有可能察覺已經患病。病毒在最初急性感染後,潛伏在身體內,但儘管我們發現患上這個病毒,藥物治療(口服抗病毒藥物或干擾素)也不是把病情根治,而是透過藥物令病毒無法進一步繁殖增加,至少減少了日後出現肝硬化和肝腫瘤的機會。

接著就是出現了高血壓。這個高血壓不是我們常說的「普通高血壓」,而是「繼發性高血壓」(Secondary hypertension),繼發性高血壓是由於一些其他器官或者內分泌系統異常的病變表現出來,IgA nephropathy是其中一個可導致高血壓的狀況。但IgA nephropathy也沒有固定發病原因,可能是呼吸道感染、肝臟感染、麥麩不耐症(Celiac disease)等,IgA複合結構積藏在自己腎臟的腎小球(glomeruli)內,引發蛋白尿及高血壓,這個病本身也是無法靠藥物根治,最初可用降血壓藥物ACE inhibitors或ARB-2作治療,但如果不理想,便有需要進一步以類固醇藥物控制,所以使用類固醇的本身是恰當的做法。

廣告

不知道什麼原因,有關團隊沒有注意病者有乙型肝炎帶菌的病歷,所以在處方高劑量類固醇時,未有同時配合處方抗病毒藥物,間接令潛伏了的病毒激活起來,令肝臟情況產生變化,繼而出現往後的器官移植問題。其實不只這個腎病,其他類風濕疾病、接受化療的病人都可能需要用類固醇作出治療。這些抑制免疫系統治療(immunosuppressive therapy)均有機會令體內的潛伏病毒被激活。所以要帶出一點,其實私人執業醫生如果沒有病人在公立醫院的病歷資料作支援,處方類固醇是非常危險的事情,換個角度看,病人對自己病情的掌握也是十分重要,你提供的準確資料對處理病情有莫大幫助。

也有人覺得,會否肝臟移植手術有失誤?我相信醫護團隊已盡了最大的努力,香港的肝臟移植手術(尤其活體肝臟)在全世界是首屈一指的,我亦相信鄭小姐所捐出的肝臟並不是人們眼中所視的跳板,只是有些風險是醫生不能完全防備的,現在最重要的,是鄧小姐能盡快的康復,我等可以做的,就是懇切的祈禱了。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