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話說當年報刊業 — 讀《數風流人物 — 香港報人口述歷史》有感

2018/4/27 — 15:25

自網媒的興起後,曾有不少人概嘆香港的報業將見夕陽,但亦有人反指,有網絡、電視、智能手機後,被睇死的電台亦找到其生存之道。雖然不少雜誌相繼結業或轉營為網絡媒體,但仍有些人堅持要生產紙本的觸感,就像早前流行雜誌《MING’S》以巨型橫額表達對紙本的熱愛和執著、不惜工本,相信這份固執大概是來自香港當年輝煌的報業。雖然當年報業的生態與歷史,可從早已縮印成菲林的舊報及一些香港報業發展研究著作中窺探一二,但話說當年的那些風雲、曲折與故事,就只能從口述歷史中覓尋。

口述歷史在重建香港早期的報業生態是重要的一環,尤其是當時編輯室的情況、資金來源與政治關係等,雖然可從官方歷史中追查一二,但說到更多隱藏及曲折的史實,總得靠「當事人」的憶述,以他個人的歷史經驗補充當時所缺失,甚至是一面倒的說法。而在數碼媒體衝擊的今天要尋回當年的報人也絕非易事,但在讀《數風流人物——香港報人口述歷史》時,散見書中訪問的二十八位報業前輩,從報業經營者、管理階層、編輯、記者等以不同的角度共建香港早期報業的歷史,同時亦是借古鑑今,以前人的經驗與歷史重新審視今日的媒體發展,實在難能可貴。

小弟認為成功的報者就是能以媒體塑造出「想像的共同體」,而早期最成功的刊物之一,就是連結一眾知識分子與青年的《中國學生周報》(下簡稱為《周報》),就如當年《周報》編輯之一的彭熾先生所言,周報之成功除了是當年的時代背景所影響外,更是因爲《周報》所提供的園地和興趣班(如口琴班、足球班、排球班等,而且導師皆為該項項目之代表,甚至連黃霑也曾是口琴班的成員之一)。可見《周報》嘗試透過報業連結不同的團體,除了以文字構築共同體外,更是建立實際、非想像的共同體,令其讀者群更紮實,足以成為影響一代人的刊物。而彭熾以及其他受訪者在書中所補充的資料亦為現今的報刊或產業研究提供了不少養分,大大豐富了研究的基礎。

廣告

事實上,《數風流人物——香港報人口述歷史》除了為報業史研究提供重要的第一手資料(Primary Source)外,更是重新提出了口述歷史作為歷史研究的重要性,而在連歷史書都會被質疑成用詞不當、概念有誤的日子裡,紮紮實實地研究香港歷史實在至為重要。至於當年的不同報刊中有那些有趣又不為人知的往事,就等待你去發掘了。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