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詳近略遠或否」對焦錯誤

2015/4/19 — 15:33

初中中史科改革,把課程內容變得詳近略遠,由是又引起一陣爭議。如此的討論,說得客氣,是對焦錯誤,坦白一點,則合該指出,這不過是偽命題吧。

爭議背後的憂慮是不必置疑的,在政權和政客刻意選定了「港獨」的戰場,以挑起民族主義情緒來轉移港人追求平等政治權利的視線後,中史改革匆匆出爐,真箇未必無因。政治灌輸,再一次像烏雲蓋頂;愛國情操,會否又再強行向學生植入?又再偷換成效忠政權?

詳近略遠,是這次爭議的焦點吧,然而,即以西周起計,二、三千年的歷史,要在三年初中共一百八十多個教節裡施教,必然面對均衡與否的問題。學術界一般以1840年第一次鴉片戰爭發生為近代史開始,由此至當代史佔整個初中課時的一半,是否合理?而1840年以前的歷史內容如何分配施教?蜻蜓點水式的「教過」呢,抑或有所取捨,選取某些核心和重點?這是熟悉中史課程的學者和老師,應該向公眾說明白的。

廣告

不過,從政治灌輸的憂慮來看,是否詳近略遠即必然為惡?倒過來看,且說詳遠略近吧,若教學重點把向國君效忠偷換成愛國,人民生活的歷史被政權傾軋的經過取代,則又算否培養當代公民的教育?

其實,上世紀五十年代,港英殖民政權治下的中史課程,便是詳遠略近,其效果在於培養無根的歷史素養,少問當代政治,少問華人社會成為英人治下一個殖民地的歷史因由,則殖民地的認受性便少被挑戰,偷空歷史素養與當前社會的聯繫,其實不也是一種配合殖民政權的教育嗎?只不過這種殖民教育,比當前中國專制政權極力施加的低調而已。

廣告

低調或強制,挖空或植入,可謂兩種殖民教育的分野,前者迴避政權認受性的話題,後者要灌輸的卻是一種不容討論、思考,更不要說質疑的政權認受。問題是,教育與學習,從來便不只是單向的,當年公民社會不如今天發達,學生取得資訊的途徑不如今天多元,中史教育即使極力迴避,政權與人民應該有何關係的思索也防止不了,這其實便是公民教育甚、反殖或民主運動的一個起點。

與其擔心當前中史科詳近略遠的內容受制於政權,不如建立合乎專業的取捨標準,合理的以慎思明辨為原則的教學法等等,中史課程學者與教師可以做的多的是,極權已經到來,恐懼是沒有用的,退回詳遠略近又會否像上世紀中葉的南來文人那樣,以為避世尋靜,原來正合殖民政權的心意。

拋磚引玉,且讓詳近略遠的課程光明磊落地,充份而不自我閹割地讓學生學習:辛亥革命、建立民國的理想是否達到?「一黨專政」與「家天下」有何異同?抗日勝利,國共兩黨出力如何比較?中共「建國」後,熱情回國的知識分子遭遇如何?四九以後,大陸、台灣人民生活境況如何比較?「建國十七年」「文化大革命」的歷史對當代中國至為重要,當然不容草草了事,就是「改革開放」後,社會是更邁向平等正義呢,還是不公不義?經濟產值上升,真相為何?有何環境也就是人命的代價?且辯論一下所謂「國富民窮」,若國真的富,民怎麼會窮?會否富的不是國,而是黨,甚至不是黨,而是藉「黨國」握有權力的特權階級?甚至可以出一道題:比較法國大革命前和當代中國的特權階級的異同。

不是說只教這一些,但這是不能迴避的課題吧,外行如我,草草隨筆,似乎也可設想很多很重要的學習點,那麼,中史教學的方家,當然是懂得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