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詹志勇狠評政府驗樹師 質疑斬樹報告數據錯 風險被誇大

2018/5/23 — 14:14

般含道兩棵依靠在香港大學鄧志昂樓前牌匾攀生,樹齡高達80多年的細葉榕,日前被地政總署指有危險性而被斬除。有「樹博士」之稱的香港大學地理學系講座教授詹志勇,今天在商台節目中批評政府撰寫斬樹報告的驗樹師,輸入數據錯誤,令風險評估指數大升,而且報告只有圖,沒有任何文字解釋,是「沒有足夠科學證據」證明要斬樹。

詹志勇指最明顯錯誤,是樹幹直徑的數據。據詹志勇指政府樹藝專家評估完在報告第一頁評估樹木情況時,為645毫米;但到評估樹木風險時,卻指樹木直徑大過750毫米,「夾硬推高分數」。原來「斬樹報告」是計及分數,香港的評估機制以12分為滿分,即最危險;現時政府風險評估報告達11分,但詹志勇自己計卻只有8分。

另一項有爭議的評分,是評估地點使用率。詹志勇指政府專家「填咗最高果格」,即指大樹涉及路段是「恆常使用」。詹志勇解釋,有關的標準應採用了美國農業部的準則,即指樹下有大屋、固定攤檔或巴士站等,經常會有人逗留,才算是「恆常使用」,詹志勇認為「我睇果個位就無可能係恆常使用,最多都係經常使用」雖然只是一字之差,但這已影響評分。

廣告

詹志勇強調,計算塌樹風險應該客觀,夾硬推高數字予人「造數」之嫌,「唔知點解會錯,政府內部好多人睇過報告,但又無人睇到錯誤地方,令人失望」。他指如果評估風險分數只是8分,沒有即時斬樹需要,報告又指樹木傾斜度達15度,亦是非常普遍,不足以構成斬樹理由。

地政總署又指樹木有腐爛,但詹志勇指自己以往作為政府專家小組成員時,如果發現樹木有腐爛,必會以微型壓力鑽深入樹幹內部,作微型壓力測試,檢視樹木的支撐程度,但現時政府卻沒有這樣做。

廣告

他又批評政府驗樹師報告只有圖表,卻沒有任何解釋斬樹理據。詹志勇指港大早有處理這類樹木的經驗,例如在馮平山博物館門外的大樹,就是用纜索緊繫於徐展堂樓外牆,「一直運作很好,而且有結構工程師認可做法」。他指政府指救樹會影響行車線的說法「根本唔駛諗,講來都多餘」,「邊有人會係前面撐(樹)?」。

香港大學馮平山博物館(古物古蹟辦事處圖片)

香港大學馮平山博物館(古物古蹟辦事處圖片)

詹志勇分析,港大早前有鞏固斜坡工程,有大量樑柱打入斜坡,只要用纜索向後拉,把樹繫緊便可把塌樹風險減到最低,「向後拉不是就咁直一條纜,而是以三角型(繫緊),萬一(樹木)真係不幸跌下來,都會把它吊住,不會跌下來傷及途人。」詹志勇指他還想到另一方法,就是在泥土中打入小型樁柱,再在頂部拉上纜索,鞏固樹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