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認識常額制度 制衡僱傭權力 重構教育空間

2018/3/11 — 21:18

【文:霍梓楠 @ 教育工作關注組】

《香港教育法——終止僱傭及解僱訴訟篇》導讀會宣傳稿(下)

筆者其實很懷疑,大眾是否同意「擴大編制教師團隊」這個「新政」?大眾可能認為政府只是為了取悅教育界,才願意「慷納稅人之慨」。大眾始終對「常額制」有誤解 — 以為可放任教師無視管理層的合理指示、不願與時並進學習新知識及教學法。

廣告

所以,單是回顧教協捍衛職業保障的歷史以及痛陳合約制帶來的傷害,是不足夠說服大眾接納教師獲得如此優待的。當中關鍵,是我們不能忽略今天的社會背景、政治形勢與當時七十年代的分別。

七十年代大眾學歷不高,普遍尊師重道。今天大眾則對教師有很高要求,家長有意識監察教師工作表現。與此同時,考取「教師牌」的難度卻不高 — DSE畢業生不需要優秀的公開試成績也可入讀教大或者其他教育學士學位課程(容許筆者在此很膚淺地以公開試成績為「質素」參考);至於學位教師教育文憑課程(PGDE),如果你能夠在學校覓得與教學有關的職位,就很容易獲取錄為兼讀生;再者,師訓學生要取得合格成績實在不難。

廣告

香港打工仔女普遍得不到完善的職業保障,僱主只要跟足條例指示亦可單方面解僱沒有犯錯的僱員。他們妒忌「區區一個普通教師也有鐵飯碗」的心態,其實很容易理解。

此外,我們活在全球化下高速發展、知識型經濟的社會中。假如教師的眼光還只局限於教學法與考評的話,就算他很盡責、勤力,也不能算得上是現代的專業教師。教師教學之餘,也是與學生同行的學習者,適應急速變化之餘也緊守教育理念、關顧學生成長、不會隨波逐流。現今大眾似乎不認為香港教師團隊具有如此優秀特質,又或者由於不了解教師前線工作,對教師抱著不切實際的期望。

所以,最理想的情况,就是教育工作者以行動說服大眾:教師職業保障能使他們無後顧之憂投入教學工作,回應大眾合理期望,學生感受到教師的熱誠;管理層則以學生利益為依歸,切實執行合理合法的紀律行動(例如警告信及展開解僱程序),也關心教員工作與生活的平衡,營造公平、願意協作的工作環境。

不過,若果現實如此的話,合約制、常額制之爭幾乎毫無意義。制度的建立,就是承認人無完美,須有機制協助各方權力互相制衡,締造良好工作環境實現目標。現存的常額制,是否真的完全傾向保障教師?還是管理層沒有意識到自己其實手執合法的權力解僱害群之馬?

近年政府屢次無視教育界訴求,對教育各持份者造成的傷害,根本無法單憑透過教師在前線默默耕耘去彌補,反而帶來一個又一個遺憾。新政府終於願意擴大編制教師團隊,教育界亦應該有所回應,例如認識現時常額制度並切實執行,發揮當中優點,增加公眾對教師團隊的信心。近日出版的《香港教育法 — 終止僱傭及解僱訴訟篇》,正好協助同工學習現時教師聘用制度以及相關法理知識,並認識制度背後的理念。

 

講座推介:教師如何面對解僱及相關訴訟

日期:2018年3月17日

時間:下午2時至4時

地點:教協總辦事處(九龍旺角山東街51號中僑商業大廈7樓)

講者:林壽康教授(《終止僱傭及解僱訴訟篇》作者之一)

主持:張兆聰老師(教協權益及投訴部理事)、霍梓楠老師(教育工作關注組)

費用:會員 $150,非會員 $200

 

報名表格可在以下連結下載:

https://www2.hkptu.org/rights/talk/2018/form-2018.pdf

內容:終審庭最新案例確認了《資助則例》對資助學校教師的職業保障,廣大教師群實在有必要深入認識有關條文的涵意,例如,什麼是解僱的「真正及充足的理由 good and sufficient reasons」等等。而更重要是要理解合約中,除明文條款外,還有更多是普通法確立了的隱含條款,這部分對教育同工而言,是極為陌生的。

再者,萬一不幸牽涉到解僱訴訟時,有很多法律程序和實務知識都需要好好掌握。這講座正是作者現身說法,就上述的重要課題作出深入淺出的介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