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偷走了的士客人?

2017/4/6 — 6:57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回歸20年,香港無論在衣食住行都貴了不少。住當然最貴,港島樓價即使比九七高峰期仍升了五成;食就更誇張,一碟叉燒飯倍升到40元,就連的士的起標價都由15升到22元,下月更會加到24元。

不過,奇怪的是的士司機的入息,卻跟選特首的制度一樣無大變,原地踏步,扣除三、四百元的車租和燃汽費後,所得無幾,每日執四、五百元,跟不上香港人平均入息15,000元,完全「跑輸大市」。

其實1997年至2016年之間,香港人囗由650萬增至740萬,每日公共交通(包括鐵路、巴士、小巴、的士、渡輪等)的乘客量亦由1,070萬人次升至1,260萬人次,按道理的士的乘客量應該會同步齊升。

廣告

然而,的士的乘客量在過去20年間不單只沒有增長,更跌近三成,由原來每日130萬人次降至2016年底每日90萬人次,在全港的士牌長期維持約18,000輛,乘客量減少,收入自然難以提升。

那麼是誰偷走了的士的客人呢?有人歸咎於回歸以後經濟差,影響收入,又有司機指八折的士的出現,擾亂了市場,近年更把矛頭指向新冒起的 Uber搶了他們的生意,但似乎仍未能解釋的士業衰落的主因。

廣告

回歸以來,在「鐵路優先」的運輸政策下,政府大力投資鐵路,多條鐵路線路相繼開通(西鐵線、東涌線/機場快線、落馬洲支線、九龍南線、將軍澳線、迪士尼線、馬鞍山線、南港島線等),至2016年,香港的地鐵總長度已經達到228公里。

參比2001和2016政府的統計報告(見表1),鐵路絶對是唯一大贏家,在繁忙時段上下班的時段,其他所有其交通工具的客量都向鐵路轉移,當中選擇坐地鐵的從25%增至43%。

相對之下,選擇坐其他公共車交通工具(主要是專營巴士),則由48%大幅下降至14%。可見地鐵新線路的開通後,所搶走的大部份來自專營巴士公司或公共小巴,難怪現時幾家巴士公司都叫苦連天!

新線對於習慣開私家車的高收入人士則影響輕微,只有少部份駕車人士會因為新開的地鐵線而在放棄用車‧以往鐵路網的覆蓋未算完善的時候,的士的其中一個作用是作為鐵路站和家的短程駁腳,隨著鐵路線引伸愈廣,的士的駁腳作用減少,或許可以解釋為何市民減少乘搭的士返工的原因!

 

表1 市民每日上下班選坐的交通工具 (人次)

交通方式200120162016-20012016至2001 
    之間的變化 
      
巴士/公共小巴1345000974011-371000-27.60% 
 48.30%34.40%   
鐵路690800121667952590076.10% 
 24.80%42.90%   
步行335900286515-49400-14.70% 
 12.10%10.10%   
私家車193000185970-7000-3.60% 
 6.90%6.60%   
的士4000035009-5000-12.50% 
 1.40%1.20%   
其他179200137232-42000-23.40% 
 6.40%4.80%   
總數27838002835416516001.90% 
 100.00%100.20%100.00%100.0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