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課室現埸:沒有一個人有特權

2018/1/8 — 6:05

圖片來源:民建聯 l 資料圖片

圖片來源:民建聯 l 資料圖片

【文:阿佛 @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2018年1月1日從以色列返港,碰到葉國謙先生企圖帶挈同團團友使用VlP通道入境。當時我提出三項值得討論的事項:

1. 有特權不一定行使,要看需要。

廣告

2. 特權不可送贈。

3. 不在其位不應接受特權。

廣告

在這件之前,我在學校已經跟學生討論了好幾次特權的問題。中六學生去年11月上午飯後的課經常遲到,理由都是午飯時有社際比賽,不是落場的運動員就是評判,比賽遲了完要收拾、更衣、吃飯⋯⋯

一次半次可酌情,但久而久之,同學好像是理所當然,甚或免死金牌,說話間聽不出半點歉意。我終於忍不住!某天課堂完結前,跟他們說了以下一段話。

「下課前容讓我說幾句,我發現最近午飯後總有些同學遲入課室,雖然遲進入課室的你們,在進入課室時對我和同學說了對不起,但你們的理由都好像是一些特權,所以必然要遲入課室。大陸之所以墮落,就是充斥不同的特權。香港愈來愈墮落,是開始很多人宣稱自己有特權。你們遲進入課室的理由是必要嗎?還是只是自己的選擇?我們不是天生人人平等嗎?可以讓我們活在一個沒有特權的環境嗎?」

再早之前,我跟另一位中五學生下課後邊走邊討論,走到梯間學生突然問:「老師為何不使用升降機?」

「為何要使用升降機?」

「這是老師的特權嘛!」

「有特權一定要行使?何況我正在跟你進行討論,為了使用升降機而終止,我覺得不尊重你。」

在旁一位同事慨嘆:「這位同學,都是我們不好!未能悍衛一個公平公正的社會給你,讓你以為特權是必然的。」

還是拒絕一切特權,即使某種原因有特權,也應避免使用,更不可送贈。否則,墮落會一發不可收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