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讓座是否必然責任?

2017/1/11 — 10:15

港鐵關愛座(資料圖片 l 圖片來源:Tinho C. @ wikipedia)

港鐵關愛座(資料圖片 l 圖片來源:Tinho C. @ wikipedia)

記得往時,香港的巴士、地鐵上並沒有所謂的「關愛座(優先座)」,「讓座」與否純粹出於個人意願,鼓勵讓座多從公民教育着手,並沒有如現時般出現強烈的道德批判情況。那時候,讓座是一種善行,也是教養和禮貌的表現,就如扶阿婆過馬路一樣,這些主動對他人付出關愛的事,做了,屬「好人好事」;不做,也並非惡人惡事。然而,當交通工具上出現「關愛座」後,讓座就仿似由禮貌和關愛之心,變成了每個乘客應有的「責任」,不做就成了別人看不過眼的對象,甚至進行網上批鬥,這無形間已形成了一種社會矛盾。

在日本,公共交通工具上同樣設有「優先席」的座位標示,但電車上不讓座予老人的情況其實反而頗為常見。為何注重禮儀的日本人反而「不敬老」呢?事實上,日本的銀髮族在外出時都會盡量自己駕車、踩單車甚至開電單車,保持活力。他們認為自己能做的事,都不想帶給別人麻煩,只要自己仍然活動自如,就沒有需要被照顧。因此,電車上的老人家拒絕接受讓座的情況亦屢見不鮮。被拒絕得多之後,人便逐漸不再開口,於是變了常態。甚至有個說法叫做「不讓座的善意」,就是為了不讓年長者感到自己年華老去,而刻意不讓座。

此外,日本人著重與人保持距離感,不會隨便跟陌生人開口說話;年輕一代的 Shy 特質亦廣被體諒,大部分人明白到不讓座可能不是因為霸道和自私,只是因為害羞、怕主動開口而已。可見,於一個注重禮讓的國度,讓座並不被視為必然,前提是互相尊重和為對方設想。

廣告

看回香港,實際操作方面有些時候的情況是,部份表面看來沒有需要的人,其實也是有需要人士,例如從事服務行業者經過一天辛勞的工作後(或早上嚴重睡眠不足),他們只想投入自己的世界好好休息,莫說還有否精力去觀察身邊人的需要了。而另一方面,明明沒有懷孕的卻被當孕婦的、明明不覺得自己年老卻被當阿伯阿婆的般讓座,場面同樣讓人尷尬。即是說,好些時候我們單憑肉眼,並不能判斷誰才是最有需要者。

再看吸煙的例子。吸煙以前在哪裡都並不犯法,但現時香港大部分地方都實施禁煙,在室內公共場所吸煙會觸犯禁煙條例,需要被罰款。這是因為科學證實吸煙不只是個人健康的問題,旁人吸入二手煙亦可以致癌,吸煙因個人的喜好而影響他人健康,就絕對成為責任問題了。從此,「禁止吸煙」不再只是提示而已。

廣告

然而讓座問題,情況並不一樣。沒有讓座並沒有主動對他人造成負面影響的責任基礎,因此交通工具上的關愛座並沒有法律約束力,只是一種「溫馨提示」,提示有能力的人,關心比自己更有需要的人,為他們讓出自己的原有權利;同時也展示企業關懷弱勢社群的社會責任感。主動關愛他人,為他人送上一分溫暖,固然值得讚揚和鼓勵;但人若未夠修養去行善的話,實質上也並不代表他在作惡。一個人既然沒有作惡卻受到公開批評,這對他是否公平呢?

我認為,鼓勵行善應從教育做起。推廣讓座文化,不單要教育大眾懂得為人設想,在適當時候做讓座的一方;同時也要教懂大眾必要時禮貌地主動提出請求,讓人知道自己的需要,而非先設地用敵意眼光去看待那些沒有主動行善的人,或假設自己(或經自己私下判斷的「弱者」)一定比其他人更有需要。

我相信,「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觀念應是互向的,不能因一群人特別需要受關顧,另一群人的需要就可以被忽略。與其將高度的道德期望加於別人身上,再用公開責難的手段作出控訴,不妨試試以律己以嚴、待人之寬的態度處之,讓社會產生正面的漣漪效應。

也許,沒有過於刻意的溫馨提示,少一點標籤效應,社會或者反而亂中有序。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