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責任感和榮譽感

2016/12/21 — 4:23

《The Hollow Crown》劇照

《The Hollow Crown》劇照

責任感和榮譽感。我認爲這是香港教育中頗爲缺失的兩項要素。

責任感(Sense of Duty)在此意義上是多於負責任的心(Responsibility)。當然有責任感的人必會對許多事務盡責,但是會盡責的人不一定擁有那一份責任感。教導人們盡責,我們多在教導人們對於外在施加的要求(如求學時的功課、工作時的任務)要盡心盡力地在時限之前去完成。這一份機械性的責任心發源至工業革命時期,工廠主人希望尋找一群守規則、聽指令做事的工人,而這職場的要求則造就了學校這套教育經濟需要產生人才的方式。

然而責任感是一個更深層次、更由心而發去迫使自己行動或遵循特定規條的一種自我要求。這種自我要求可產生至那種機械性責任心的訓練要求,但是亦可同時獨立產生。那種責任感就是一種自我要求、自我超越,可能是基於自身的身份而產生一種我必須要Live up to standards的自我鞭策。但是這感覺必須超越自我,因爲從來都沒有一份責任感僅是對自己盡責,它要求的是一種照顧、保護身邊人的超我要求。要求自己不會自私地僅去看顧自己的利益或者覺得自己盡了外界要求的本分就可,而是做多一步、用自己所有之力守護身旁、珍重之物。

廣告

如此的責任感與榮譽感相互交織,榮譽感是一份對所立之地、所做之事、所處之位所擁有的自豪感,然而這自豪感必須與責任感同生共存否則就會成爲驕橫蠻霸之人。責任感將榮譽感推至一個「先天下人之憂而憂,後天下人之樂而樂」的境界,告訴在位掌權之人,他們的榮譽榮耀給他們帶去的不是奢華享受而是更多的對社會大衆的責任。能讓上位者不自戀於自身或許强大的自身能力而讓其時刻戰戰兢兢、不時羞於自身未能滿足其責任及榮譽感,則才是一個好的教育。

當然這責任感與榮譽感不應該僅在上位者身上找到,而是在這社會大衆裏面成爲一個普遍的存在。讓人們覺得他們是這一個更大組織、更大團體的一份子,自身的行爲、榮譽與這團體的存在共生並存。這讓人們會相信這世界上確實擁有一些美好,因爲這些道德責任要求這社會中有能力的人基於這些責任感和榮譽感走前一步、幫助一些在社會中的弱勢人群、推動社會進步。

廣告

對於上述兩項理念,香港學校或延伸至廣義的香港社會在我看來是相對匱乏的。置身度外或言各家自掃門前雪的上流人士、面孔我想大家見得不少,或者運用自身地位僅去爭取自身利益最大化而不是社會利益最大化的政客也見不少。在不少學校中,責任心(Responsibility)仍是主流,但是卻對這些自我鞭策的責任感、榮譽感建構力度不足,總有些人自作聰明地覺得他人是愚昧地參與在這社會之中,但誰不知他才是自私的人爲了自我的保存而用冠冕堂皇的藉口謝絕了對他人的責任甚至犧牲。

好像説難行易?其實從中小學起,大力鼓勵同學們參與團體活動、運動比賽,特別是投入資源舉行學界運動比賽、提升比賽的地位、加强報道和認可,這就讓參與其中的人在感知建構意義的同時創造其對於自身的新意義。透過競爭、透過不斷的團隊協作讓人們能夠清晰瞭解責任與榮譽背後期望有能力者照顧他人、推進進步的本質。

正如美國將軍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在一次訪問西點軍校的演講中說:

責任、榮譽、國家

這三個神聖的字眼莊嚴地命令你應該成爲怎樣的人、可能成爲怎樣的人以及一定要成爲怎樣的人。

它們是你振奮精神的支點;

讓你在似乎喪失勇氣的時候重鼓勇氣;

讓你在似乎無法堅持信仰時重拾信心;

讓你在似乎絕望時產生希望。

當然我知道,責任和榮譽很容易被有心的政客用作推動侵略、種族屠殺的手法。任何事都過猶不及,而此刻的香港,問題不在於大家都狂熱地高舉着責任、榮譽數字要去進行侵略,現在的香港是狂熱地行使着這城市有特色的小聰明,自以爲高尚地看着衆生而去保自己的利益。

 

(原題為〈[雜談#30] Duty and Honour〉;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