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軟硬兼施 — 淺論教育界前瞻

2017/8/7 — 17:28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左)和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右)八月二日在政府總部西翼大堂會見傳媒。(資料圖片)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左)和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右)八月二日在政府總部西翼大堂會見傳媒。(資料圖片)

【文:栩晉】

特區新班子已然履新一月,各方位的問題亦已逐漸浮面,外有一地兩檢,造成的基本法名存實亡;內有議員被廢,帶來的議會圖章危機。除此之外,筆者以為新政府仍有一極大的炸彈待拆,那就是教育資助及教局副局長的問題。前者,被視為新政府向社會拋出橄欖枝,乃大和解的象徵;後者,則是新政府一意孤行的明證,完全違背大眾的主流意願。對此,筆者大膽地以小人之心度新政府的一夫之腹,認為這軟硬之技實是中央意圖整頓教育界的訊號。

筆者以為這數十億的常規資助,實是糖衣毒藥,包藏禍心。林鄭甫上場,即向議會建議投放每年達36億的常規撥款,牽涉千多個常額實缺職位,且承諾維持「起碼兩年」。落實過程中,雖受議員被廢案影響,但仍然有驚無險地,獲大部份議員通過,為新政府施政打響頭炮。政策出場,即得激烈掌聲,既為政府臉上貼光,亦擴大了教師團隊,稍能舒緩已然內外交煎、身心俱疲的教育界。對此,筆者實在不敢輕易苟同。誠然,撥款確是順天應人之舉,功德無量,但觀乎政府往績及教育界與政府的關係,可知此次實是糖衣毒藥。

廣告

政府往績方面,國教陰魂正待還陽。數年前,政府熱切推行「國民教育」,但由於政策和教材過於傾軋歌功頌德及拑制人心,故被視為「洗腦工程」。加上,過十萬市民上街、靜坐,強烈反對「國教」成科,而被逼宣告擱置。當中,教師及教育專業人士正是核心人物,影響甚大。但幾年過後,新政府上場,舊調重提,不斷透過官媒、左派人士發表聲明,要求重新研究「國教」的可行性。此外,新製作的國教教材被揭發,仍然貫徹歌功頌德及拑制人心的宗旨,但新任教局局長竟稱:「製作專業,不宜撤換」。合上而言,可知政府和中央根本未有改變硬推國教的決心,只是礙於前敗,而不敢明言罷了。

既然如此,政府和中央唯有改變戰略:硬攻不成,施行軟攻。先以派糖,收買人心,麻痺及降香港教育界對政府的反動情緒,營造有商有量、急師所急的形象。此外,受惠於資助之故,教師團隊得以擴大,為推行國教奠定人手的基礎。容或,有人質疑教師具一定的自主性及能夠微調政策和教材,絕不存在助紂為虐的可能。但當回顧資助議案前後,因受議員被廢案影響,而變得不明朗時,不同媒體均充斥市民、教師對泛民的責難,以其「玩野」、「阻住地球轉」,可知中央和政府再次成功地以「資助」緊扼更多教師的飯碗,影響其政治取向。加上,由於資助的兩年時效僅為特首的個人承諾,既無法律效力,亦不受議會約束,故政府大可因應推行國教的實際情形,以及教師們的取態,決定是否繼續提供資助,以此要脅教師表態支持。最後,政府便透過任命具極紅背景,且為國教重炮手的蔡若蓮為副局長,便能更順理成章地,自上而行全面推行國教,順昌逆亡。

廣告

至於教育界與政府的關係,更是醉翁的真意所在。眾所周知,香港擁有一批自主性頗強的教育團隊─教師群。拜此所賜,政府在政策推行方面,均碰得灰頭土臉,國教及佔中便多由師生主導,將惡政全力駁回。而且,自回歸以來,教育界向是泛民票倉,議員及特首選委均多為泛民人士,故中央若想擴大其在港勢力,教育界便是最大的問題癥結,必須除之而後快。為此,每逢選舉便定必聽到有校長或高層千方百計,逼迫教師投票予其心儀的候選人及組織。但成效不彰,中央及政府亦唯有變陣再攻。

雖然,教育局副局長不直接影響教師的任命及僱用,但作為左校出身的蔡若蓮,其象徵意義遠大於實際效用。葉蔡對疊,前者大比數勝出,其認受性定必遠大於後者,但後者竟一躍而為教育界的二把手,正能向外宣佈:「教育界操在我(中央)手,順昌逆亡」。此舉既能震懾部份投機之徒,認定自己的主人,亦能影響部分功利之輩,早日投誠,務求擴闊中央對教育界的操控面。此外,正如上言,資助背後實蘊藏分化教師、緊扼職位的用意,事實亦證明不少人一貫實際、功利的思想,重職位多於公義,這亦有助影響更多教師的政治取向,為下屆選舉鋪路。

觀乎上言,可知中央及政府的專橫本質,並未因國教及佔中,而有絲毫改變。反而,中央及政府得以撤換手段,先以資助利誘,後以副局表態,務求國教能順利推行,培訓更多盲目順民;分化教育界,擴大選舉勝算,鞏固其在港勢力。當此軟硬之技、多事之秋,教育界與香港的未來實是息息相關,互為根本,望各同業三思而後行,總以學子和香港利益為最大前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