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個年代,所有人都覺得自己是專家

2018/3/28 — 15:59

資料圖片 Ryan Dickey @ flickr—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資料圖片 Ryan Dickey @ flickr—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上個星期六日,到了南島中學去主持下棋活動,自己母校學生也有參加,於是就在比賽之前和他們見一見面,和他們說了幾句。具體的說話忘了,但是大意就是:

1. 你們都只是中一中二,應該好好把握機會廣交朋友,勝負不是你能力可以控制的事而總需要對方配合,但年輕時就多點人脈關係中三四時眼界就能比同輩高很多。

2.和棋輸棋需要向對手多虛心請教,和對方討論過程中各自有過的想法,希望增長自己的實力。

廣告

這些事情我自己年輕時沒有想透,要是當年不將所有比賽參加者都當成假想敵,輸了有多點虛心請教別人,成長不該如此慢和少。

一天回來,同學對我說要拿到對方的聯絡方法不難,但是他們不知道要怎樣討論。

廣告

「不知道要怎樣討論?那是什麼意思?」我問。

「我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同學說。

「你只要將棋局重新擺一次,然後問問他又問問自己那些曾經可以發生而卻又沒有發生的事,不就可以了嗎。」

同學邊聽邊側頭,似是而非的好像有聽沒懂,就低頭聳肩的走開。

到兩整個天都忙完了,心裡癢癢的自是要自己也下場來比賽,於是就和教練下起棋來。我們家都是師兄教師弟,校隊代代相傳,所以和現在的校隊教練下棋 , 也就是和我自己學生下棋。瞥見同學們作壁上觀時的模樣,那時才終於明白為什麼他們對於事後檢討感覺有難度。
原來他們都拿出了手機,把眼前棋局都直接輸入手棋之中,然後就看著電腦評點。

很多人在Alpha Go 和 Alpha Zero 出現之後都問棋是不是已經被拆解。這問題於我而言沒有意義,這就像在說有人踢球比你好畫畫比你漂亮,那麼你就是不是球不踢畫不畫了嗎。哪知會不會有天來了一個Beta Zero,把之前Alpha Zero做過的事一次過推翻,我們都只是人,又如何知道棋的真正極限在哪裡,還不說圍棋比國際象棋更抽象,很多Alpha Go的棋譜人們現在都沒有看懂,還說是不是拆到極限。

用手機電腦程式的問題是,我們有一大堆答案,但是不知道思考問題背後需要的態度和技巧。現在同學們有了手機,於是就覺得找到了答案,可以根據手機上的程式,對於現在棋手下的棋指點江山。但是回頭一轉,當他們不用手機用自己的腦袋下棋時,時常都會說出一些這樣的話:

「這贏定了」、「黑棋完全不能下」、「這盤棋就錯這麼一步」、「我只是狀態不好,局面完全勝勢」

電腦不知不覺之間取代了他們的思考,使用電腦既削弱了同學的判斷,又打擊了他們的自信心。同學們對棋局對平輩後輩說話,不是言過其實就是過份低估。他們對於判斷的話說得很重,但又和真相完全不成比例。往往急於快速找尋答案,就算想不出也覺得必需塞點東西,而無法對於問題無解和不確定性處之泰然。

不確定和不知道,背後總有一些你考慮過又無法肯定的方面,都說出來就可以了,但是他們就喜歡柯南,總認為真相只有一個,情況只能是這樣。

In theory, there is no difference between theory and practice; In practice, there is. 能不能試試靠自己能力,對於實際情況作出考量,應付和原諒各種誘惑試探和錯誤,如何從「作為一個人」的角度去看待問題,多一點對事物對人性的敏悟,這才是他們應當思考的問題。

其實後現代社會,知識越多而常識越少,以知識作為一種人類天生能有認知的觀念卻慢慢減退。人類的物質和知識好像並沒有帶來心靈的完滿,電腦能力越強而人類越弱。因著人類的各種負面行為和態度,恐怕不在電腦消滅他們之前,人類早就消滅了自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