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城市的聲音

2018/5/23 — 11:06

//...年輕獨立唱作人Serrini 即場表演她那首很hit 的歌曲〈油尖旺金毛玲〉...//

//...年輕獨立唱作人Serrini 即場表演她那首很hit 的歌曲〈油尖旺金毛玲〉...//

久違了的HKU!面貌改變許多,一些人不在了!到香港大學的百年校園旁聽Thinking Sound in Hong Kong 國際研討會,一些熟悉的、未曾見過的、或忘記了的臉孔 … 很久沒有出席學院的會議,這一趟是為了「周耀輝研究」的項目取經而來,收穫還是挺豐富的,我不是「聲音」研究專家,但邊聽邊做筆記,還是摘取了不少有趣的意念,譬如說聆聽聲音時身體如何反應?尤其是在劇場的經驗裏,聲音轉化身體、情緒帶動心跳等都值得關注;或sonic imagination 跟literary imagination 之間有甚麼分別?當聆聽(或其他感官意識)是選擇性的,那麼該如何處理這種選擇的傾向?

廣告

但另一方面,人的感官或感受力是複式進行,聽覺、視覺、味覺、嗅覺、觸覺連同認知一起來回接收,我們怎樣辨認和建構當中的關係?

當然,還有拒絕聆聽、關閉意識的狀態,尤其是在躁動的環境,這是怎樣的表態行為呢?

廣告

是的,非常複雜的議題,我比較有興趣一些在地的研究,那就是聲音流動的所在環境,包括空間、時間、生理與心理反應、聲音的美學與形式等之間相互拉扯的版圖,還有聲音傳播和接收的權力運作及其抗衡等等 … 

午飯後跟Mary 走過紅磚的迴廊,感覺整個所謂「百年校園」是架在半空的橋墩上,猶如空中之城,有人造的流水、天然的陽光和竹林;晚上跟朱耀偉的大隊到1563 Live House Bar 吃晚餐,有年輕獨立唱作人Serrini 即場表演她那首很hit 的歌曲〈油尖旺金毛玲〉,這是我第二次聽她現場演唱,之前也聽過黃耀明在演唱會上的演繹,非常香港的聲音,不知為甚麼,此時此刻聽來有點悲涼:「油尖旺金毛玲/ 這夜有心事/ 不知跟他何能再見面/ 拿起 Seven 買野賬單的背面/ 寫了句句哼起小曲後入眠……再見不到也許人生少不免/ 但金毛玲何事秋風悲畫扇」!

這個城市的聲音會消失隱滅嗎?我們該如何珍惜保存?

~洛楓©Facebook 201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