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通識大辯論(一) 關於通識科的十八問(上)

2018/5/11 — 16:22

【文:陳曦彤@教育工作關注組】

這個系列的文章,是為承接前兩個系列共6篇文章所提出的通識科困境與限制而設,旨在為通識科現存框架下,以辯證的方式,提出讓通識科持續發展的建議。因此,以下提出有關通識科課程的問題,均基於現實中的可行性考慮而作增刪,例如改革的方向必然不包括撼動新高中學制的建議(取消通識科必修必考因而排除在外),又或假設通識現有資源維持不變(例如通識教師特質及教育局、考評局兩局所能投放的資源),甚至社會各界對通識科的觀感已成定局(由中央以至各教育團體及學生對通識科的評價)。認同以上前提的同工,歡迎各位參與以下討論,又或提出其他有關通識科的重要問題。小弟在此抛磚引玉,粗略地解釋以下問題的重要性。

社會篇

廣告

問:「通識科的評核應否與文憑試其他科目看齊?」

重要性:社會上不少賢達或教育專家提出改革通識科的考評等級制度,當中的理由離不開學生壓力、選修空間以及能力傾斜等論點,不少行家前輩傾盡全力反駁,可算是在道理上化解了當前危機。但其實歸根究底,缺乏大學學術理論直接支援的通識科,憑什麼享有跟其他前輩一樣的地位,卻是我們未有清楚論證的問題。如果把這個問題說清楚,通識科的根基也就穩得多。

廣告

問:「通識科應否精簡六大單元及十二大主題?」

重要性:經過中期檢討一役「瘦身」,「6+12」 已成各界理解通識科的重要工具。但基於學生壓力、選修空間甚至前線意見,進一步精簡課程看來是傳說的「四大選項」(註) 中同工較認為可取的方向。但另一邊廂,精簡單元主題後是否會帶來實際作用?過份精簡又會否使科目變質異化?又或各種精簡後的課程是否比現時更可取?這都是前線未有深入討論及共識,卻又逼在眉睫的問題。

課程篇

問:「通識科應否設立選修單元?」

重要性:在高補程度年代,通識科無論科目及單元都是選修的,使課程極為靈活有彈性,但同時亦衍生考評上的一致性問題。考慮到在新高中學制中,中英數等核心科目都有選修單元,為何只有通識科強制所有單元必修呢?這其實缺乏一個嚴謹的解說;再考慮到選修單元所帶來的減負及靈活性,是否單單因為考評上的考慮,就足以否定這個選項呢?

問:「通識科應否編訂技能清單?」

重要性:如果說通識科是一科技能為本的科目,相信是無可置疑。但通識考評所要求學生展現的技能,暫時都只能靠考評局及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主辦的講座,又或前線教師參與評卷工作,以最傳統的以口耳相傳的方式公告天下,成效存疑。教師為追趕考評局的新趨勢而每年疲於奔命,如果通識科課程可以清楚列明學生在高中兩年半內所需要掌握的技能及相應範例,會否提高課程執行的有效度?

問:「通識科應否列明核心概念?」

重要性:通識科開科之時之所以教人無所適從以至恐懼,很大程度在於課程意圖擺脫「內容為本」的既有模式,走向難以「貼題」的「議題為本」。學生每次見到考題,總難以連結所學。即使有上述的「技能轉移」所解釋,但同工總不能單單以所須技能編排課程大綱。因此,有同工提出參考法國哲學試的「核心概念」,讓師生在教學上有更具體的方向。但這在考評上又是否可行呢?

教學篇

問:「通識科應否鼓勵學校推行專科專教?」

重要性:教育局由通識開科前至今的定位,都是「人人可教」,彷彿教通識就像教排隊執班房,只要五官成熟、四肢健全就能有效傳授。但總結開科近10年的經驗,教學上感到吃不消的同工大有人在;通識科在教學考評教材等專門程度,甚至比其他科目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果學校缺乏專科專教的團隊,總是權責分散拉雜成軍,又如何把通識科做好?

問:「通識科應否讓學生選擇教學及考評語言?」

重要性:通識科的教學語言一向為坊間及前線所忽視的問題。與一般重視學術框架內容的科目不同,通識科對語言表述的重視程度僅次於中英文科。但通識科的教學語言是由校本決定,學生只能在小六階段選校時作抉擇,但這明顯不是具充份認知的選擇;當3年後才發現教學或考評語言並非所擅長語言而影響分數,其實在學生而言是相當不公平。但在現有體制下,又是否具備讓學生選擇的條件?

問:「通識科應如何推動價值及公民教育?」

重要性:之所以用「應如何」而非「應否」,是因為沒有人能否定通識科有責任推動價值及公民教育。關鍵在於如何能夠,又或什麼是較好的推動方式。筆者相信,不少同工在各自的學校都曾努力嘗試推動,但卻缺乏平台比較不同的教學法及活動。如果有論述能夠分類疏理通識科的價值及公民教育,並比較優劣,絕對能大大提升這科對香港的價值。

問:「通識科教師應如何判斷學生所應具備的基礎知識?」

重要性:在恆常課堂中,通識科總難以避免涉及基礎知識,不少同工甚至以此作為課堂核心。但筆者比較過不同學校課程,以及跟同工交流時,發現大家對基礎知識的理解大相逕庭。當中必然受各人的學術背景及教學經驗所影響,但又是否可能尋求到一些摒除學科及經驗偏見,用以判斷學生所應具備的基礎知識的準則?相信各同工在這10年所建立的經驗,總能帶來一些啟示。

問:「通識科教師應如何選取議題任教?」

重要性:「議題」這個詞語,可說是因通識科而發揚光大,彷彿只要是議題,就可以拿進課室討論。但礙於現實中課時有限,課程亦有嚴謹要求,要學生學得好又考得好,教師在議題選取上的哲學可說是非常關鍵;一個好的議題,總能涉獵不同單元又滿足各層次的思維訓練;一個差的議題,卻足以扼殺學生上課的動力及好奇心,以至停止思考。究竟一個好議題具備什麼條件,絕對需要一套準則讓各同工選取判斷。

下一篇會繼續探討通識科的發展。
 

註:近日《星島日報》報道提及的多個檢討方向,包括:將評級模式由「1」至「5**」7個等級,改為「及格」與「不及格」兩個等級;把通識科剔出核心科目,改作選修科目;「只修不考」;重整6個單元的課程架構。

原刊於《 集師廣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