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通識是文是理?或文或理?抑或是非文非理?

2017/5/18 — 15:10

【文:王立中】

近來在網上有不少關於通識與科學之間的討論,身為一個理科本科出身,又受過通識師訓的教育工作者,筆者希望可以再補充一些觀點。

在將近大學本科畢業前,受筆者的論文導師提醒:其實筆者不是讀科學的人,大概是說筆者「對數據不敏感」之類吧。後來機緣巧合,進入教育界工作後,科學訓練反而令筆者從另一角度理解通識課程。雖說通識科是一科接近文科的科目,但其實不少相關技能及概念等都是與科學知識一脈相承。舉例說,通識科公開試卷一的 (a) 分題很多時候也有數據分析的考核在內;至於獨立專題探究(IES)的研究設計及資料分析部份,更是讓學生學習科學化研究方式的好機會。

廣告

說起思考方式與角度,筆者有個小觀察:選修理科的同學在通識科碰釘的機會好像比較高,個人估計可能與線性思維方式(Linear Thinking)與擴散性思維方式(Divergent Thinking)的分別有關。理科較強的同學因理科題目絕大部份只有一個解答,故此他們慣用線性思維思考問題。但通識科講求以多角度分析議題,若同學未能調適自己的思考模式,就可能會出現鑽牛角尖的情況。相對之下,選修史、地等科目的同學因比較習慣以擴散性思維思考,在掌握通識科課程要求上,就有一定的優勢。與其說通識科是需要「文理兼備」,倒不如說通識是一科可以幫助同學以更多不同方式思考及探究議題的科目。

廣告

至於另一個現象,是同工們因應不同的議題而在課堂教授不同的「概念」。筆者現在離開了日校的工作環境,但在補習業界內留意到不同的機構,為著不同的議題而不停出版大量的「概念集」類型的教材。當然,修讀通識科的學生確實需要對相關的概念有一定的認識,可是,因應不同議題的個別需要而要求學生強記大量瑣碎的資訊,是本科的教學方式嗎?打個比喻,受過通識科訓練的學生,應可像壽司師傅一樣,可以將一條魚處理成生魚片,再放在壽司飯上,製成一團小巧精緻的壽司。事實上,教導同學如何理解及分析原始資訊,並有技巧地解釋並和呈現同學個人的見解,才是本科的教學目標。而通識科教師作為引導學生思考的促導者,並不需要學識淵博,反而需要適時協助同學辨清事實和不同群體的觀點與角度。

當然教師本人的知識和求知慾當然對啟發學生有所幫助,但更重要的是能夠在某個議題上,能為學生提出多個具識見的觀點與思考角度。例如在能源科技的優缺點的討論上,有些優點或缺點並未被主流新聞媒體所報導,如:開採煤礦及燃煤發電所產生的核幅射比核能發電更多;又或在農業的討論上,坊間的教材甚少提及「綠色革命」對發展中國家糧食生產的功勞,而直接以工業化農業及基因改造作物的負面影響作為切入,令學生未能掌握議題在不同地域及時間跨度上的不同影響。

而且,在欠缺有效的課程規劃和配對(Curriculum Planning and Mapping)下,容易出現某科科任老師誤以為相關知識已在其他科目教授(或認為學生已讀過並已了解),而在教學時略略帶過或直接跳過的情況發生。舉個例子,在教授公共衛生的相關課題時,科學方法雖然在初中綜合科學必定教過,但它如何在通識課程內應用,卻需要再次講授。受到同樣對待的知識及技能,還有數學和統計學在調查研究中的運用等等。

在通識老師中,受過理科訓練的應只是少數,而本文並不是要討論通識科應該由受過哪些訓練的同工任教,而是來自不同背景的同工可以如何互相配合。而且通識課程須同時傳授知識概念及訓練同學的思考方式,如有來自不同背景的同工在團隊中,便可取長補短。高中通識教育科在本港已實行一段時間,而前線教師亦大多受到完備的通識教育科任教師培訓。出身自不同科系的同工們,若可在校內校外,多作交流,必更有助推動通識教育科的發展。

 

作者簡介:曾於日校任教通識科,現經營補習社。認為通識是日常生活的一個詮釋過程,客串為教育工作關注組寫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