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些年,教師們這樣抵抗不合理解僱 …

2018/3/6 — 15:43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教協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教協

【文:霍梓楠 @ 教育工作關注組】

《香港教育法——終止僱傭及解僱訴訟篇》導讀會宣傳稿(上)

1966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發表了《關於教師地位的建議》,可視為教師行業理想待遇的宣言。其中有兩個建議,絕對令半世紀後的香港年輕教師百感交集:

廣告

45. 有關職業保障:教師職業的就業穩定性關係到教育利益以及教師的利益,即使教育或學校制度有所變動,教師職業亦應該得到保障。

50. 有關紀律聆訊:列明當學校啟動對教師的懲戒程序時,須符合程序公義,包括指控明確、了解案件證據及有上訴權利。

廣告

該建議書雖然沒有法律約束力,但有一定參考價值,因為時至今日,UNESCO及國際勞工組織會每三年委任專家審視全球落實該建議書的情況。當然,它們會把注意力放在發展中、戰亂及極權國家的教師待遇。他們比起香港教師,更需要國際關注。

奠下公民社會基礎的七十年代

七十年代是香港教育史重要一頁。當時的時代背景與一眾挺身而出的教育工作者,造就了一次又一次的抗爭勝利,奠下公民社會的基礎。雖然當年《建議》文件沒有受殖民地政府重視,但教師卻成功爭取該文件所列的類似權益。

事情略述如下:

教協於1973年登記成為職工會後,第一宗有關職業保障的案件是「李鄧閣堅事件」。當時教協對於教師職業保障的看法如何?司徒華在第一屆會員代表大會上,提出「爭取職業保障的初步方案」,要點如下:

縮班不能辭人。

辭退工作有嚴重缺點教師,必須經過口頭警告及書面警告程序,再經調查屬實而又不改,方可解僱。

書面警告副本,校方須呈送教育司署;被警告者不服,可向職工會投訴。由教育司署與職工會聯合進行調查。

聘約期滿不續約,應作解僱論,必須經過與解僱相同的程序。

教協並非保障表現差的教師不被裁退,而是要防止個別校方管理層濫權,任意辭退教師。教協堅持明確而透明的程序,讓表現欠佳的教師有改善的機會,也讓教育署和教協有機會監察。

事實上,當時《小學資助則例》所載的教職員聘用及解僱條款,與上述第二、三點相似。不過,當有學校濫權時,殖民地政府是否「有法必依」「嚴格執法」呢?

向有法不依的殖民地政府施壓

當有學校違反上述條款時,教協作為剛誕生的工會,必須為會員據理力爭,確立會員信心。據司徒華憶述,李鄧閣堅在學校已任教十餘年,相安無事,及後她因有流產危險而多次申請病假,校方卻以她告病假過多發信解僱她。司徒華求見校長不果,找助理教育司卻被官腔打回頭,說資助學校不是政府機關,教署不打算調解和干預。不過,教協認為資助學校辦學用的是公帑,辦學團體須按《資助則例》辦事,政府當然有權責督促學校。

結果,教協決議向高等法院民事起訴校方,要求賠償。高院轉交勞資審裁處審訊,十分鐘就判校方敗訴,賠償李半年薪水。

教協這次勝仗十分關鍵,因為事件期間,其他津補學校都發生了無理解僱教師事件。訴諸法律前,教協曾發表公開聲明要求教育司正視這類事件,又請官員到香港電台與教協代表作電視辯論,都無功而還。教協手握勞資審裁處勝仗的案例,使其日後向教育司署投訴時更順利。

時移世易,今天很多年輕教師因不能進入編制而得不到職業保障,無須任何正當理由就可「被約滿」。在少子化、殺校的背景下,教師就業市場進一步失衡。管理層抱著反正大權在握、「便宜教師」供應源源不絕的心態,視不介意吃苦的年輕教師為用完即棄的棋子,對疏忽職守的編制教師卻視若無睹。「續約決定權」成為管理層以權謀私、控制合約教師的利器。

新政回應當年教協信念

近年終於有較老資歷的教師與學者,撰文闡述現有制度存在的種種弊端,也多了年輕教師就自身不公平待遇以及無法實現教育理想而發聲,令大眾認識如此合約制度,披著激發教師潛能、防止教師疏懶的美好外衣,實際運作起來卻令學生得不到適切照顧,磨蝕投身教育的青年心志,禍延深遠。

新政府決定以增加恒常撥款擴大編制教師團隊作為「新政」第一炮,似乎肯定了常額制可為公營教育撥亂反正,職業保障具有保護教學空間及確保公平就業環境等益處,與當年教協確立的信念遙相呼應。既然有此契機,同工如何好好把握扭轉多年來的亂局?下篇再續。

 

參考資料:陸鴻基(2016),《坐看雲起時——一本香港人的教協史 卷二》,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

講座推介:教師如何面對解僱及相關訴訟

日期:2018年3月17日

時間:下午2時至4時

地點:教協總辦事處(九龍旺角山東街51號中僑商業大廈7樓)

講者:林壽康教授(《終止僱傭及解僱訴訟篇》作者之一)

主持:張兆聰老師(教協權益及投訴部理事)、霍梓楠老師(教育工作關注組)

費用:會員 $150,非會員 $200

報名表格可在以下連結下載:

https://www.hkptu.org

內容:終審庭最新案例確認了《資助則例》對資助學校教師的職業保障,廣大教師群實在有必要深入認識有關條文的涵意,例如,什麼是解僱的「真正及充足的理由 good and sufficient reasons」等等。而更重要是要理解合約中,除明文條款外,還有更多是普通法確立了的隱含條款,這部分對教育同工而言,是極為陌生的。

再者,萬一不幸牽涉到解僱訴訟時,有很多法律程序和實務知識都需要好好掌握。這講座正是作者現身說法,就上述的重要課題作出深入淺出的介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