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場大雨,我真心佩服又一城的同業

2017/5/26 — 16:30

//那時,還未重返行業,臉書見又一城天幕玻璃塌下,雨水如瀑布傾瀉,九龍塘與大圍站,皆成澤國,一些出入口,被逼封閉,然而,第二天早上,滴水不見,不得不佩服該場同業能力。//圖片來源: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那時,還未重返行業,臉書見又一城天幕玻璃塌下,雨水如瀑布傾瀉,九龍塘與大圍站,皆成澤國,一些出入口,被逼封閉,然而,第二天早上,滴水不見,不得不佩服該場同業能力。//圖片來源: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全球暖化是常識,極端天氣,老是常出現。在清潔行業二十載,最難忘是數年前那場「百年一遇」的大雨。

那時,還未重返行業,臉書見又一城天幕玻璃塌下,雨水如瀑布傾瀉,九龍塘與大圍站,皆成澤國,一些出入口,被逼封閉,然而,第二天早上,滴水不見,不得不佩服該場同業能力。

找人。曾和同事談及此前所未見災難,他講得輕鬆:「只要叫判頭找一百人來,沒有可能搞不成功。」理論上,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以往叫一百人對任何一間清潔公司來說,像反掌之易事,無一不能。

廣告

然而,今時不同往日,在人人有臉書年代,幾無人不即時知道水浸過腰的環境,不是人人想賺這些錢的,即使加一倍人工,「有錢唔係大晒」,半夜叫人,未必肯來。

最簡單的,是把電話關掉,神回覆沒有電,誰也奈何不了他們。即使找到又如何?不開工借口,隨時找到十幾個,母親或兒女進醫院,也是最佳理由。「現在」這種災難情況,能一夜間找到過百人,在下真的沒有可能做到,不得不佩服。

廣告

是的,他們本身駐場和其他部門也有 Direct labour ,但清潔保安行業生態,基層工人,到處皆缺,即使恐嚇把他們全數炒掉,也可以不買帳。而兩行業不是二十四小時候命的警察,即使早班肯上陣,完成了魔鬼級別災難,已筋疲力竭,明天可能幾個場真空。其他地盤也不可能全數抽調,因每份合約寫明要有多少人駐守。

到了具體工作,如果天幕沒有修復,相信今天仍是澤國,以當晚水深及腰,保守估計要五十部吸水機和二十部潛水泵,才能在數小時完成。 GOGOVAN 隨傳隨到,但要在一兩小時從港九新界調動五十部吸水機來,真的神乎其技。請記住,一部客貨車最多只能載到三四部吸水機。而以當天豪雨級數,相信很少司機願意冒險。

不要以為清理積水便完成,水浸超過兩小時,雲石光澤必褪色,應該去水後,還要打磨,而打磨不是人人皆懂技術,時間起碼要兩小時以上,加上又是未必有齊全機器,能第二天早上正常開門,完成這個 impossible mission,這個行業,沒有多少個。

最後,我要利益申報,我曾當過又一城清潔工人,但這是十多年前,今人面應已全非。我覺得傳媒應該訪問一下當晚指揮及工作人員,他們是如何完成,我真的很想知道。而今天吾人若再對全球暖化視而不見,以為近在眼前的極端天氣是遠在天邊,就真的愚不可及,政府宣傳片也有提到我們將會遇到(實際上已經遇到),請不要再以為與己無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