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民主牆的進化教育

2017/9/11 — 7:52

經過好幾次討論,民主牆守則終於落實,由全校書法最好的老師和同學一起親手寫在牆上。

經過好幾次討論,民主牆守則終於落實,由全校書法最好的老師和同學一起親手寫在牆上。

文:蔡芷筠 ger

好幾年前,創意書院有熱心老師發起,在書院二樓最多人經過的一幅牆塗上黑板油,配以粉筆,化作一幅民主牆讓學生討論校政。初期基於「言論自由」的考慮,學校沒有定限制,讓同學在上面暢所欲言。沒有實名責任,也沒有時限,漸漸討論質素會慢慢下降,有的是重複又重複地把別人的言論覆蓋或刪除,有的可以是發洩或無病呻吟。這些發言,因為欠缺重點,要跟進也很困難。

即使前年試過一次,有同學(懷疑)對學校的時間表安排欠缺討論而不滿,一個週末把整幅雅典學院用粉筆畫了出來,所有人都感覺震撼。不知情者會覺得書院的同學好勁、好熱血。但事實上,到頭來根本不知道是誰的意見、想要確切表達的是什麼,結果討論也無法因此而開展,畫面只留在記憶和相片之中。

廣告

民主牆上的雅典學院,是爆炸性,但一下子刪除了過去的留言,接著難以討論。

民主牆上的雅典學院,是爆炸性,但一下子刪除了過去的留言,接著難以討論。

廣告

直到去年,因為書院想要重新推動Student Voice (類似全校一起公開討論校政的時段),於是民主牆自然也要重新正視。有老師覺得民主牆淪為公廁式塗鴉,不堪入目;有同學會覺得發言隨便被刪,也沒有動力要討論下去。於是老師重新計劃,希望將民主牆正式跟Student Voice 結合,成為同學第一步倡議的地方。為了這一點,就有必要重新設計民主牆的使用方法,讓討論能得以進行。

這照片中,有著民主牆原有的模樣,更混亂、字疊字的情況也出現過。

這照片中,有著民主牆原有的模樣,更混亂、字疊字的情況也出現過。

「書院~~已經變了~~」

當每次有人提出要改變或重整,自然會出現反對聲音,主要是對規範充滿戒心,怕制度的出現會限制自由、怕書院會變。老師預知會有這種反彈,於是拿了這議程出來跟同學討論。有老師強調適當的守則能更有效地協調同學的發言空間,完全開放自由的場域卻會填滿和塗污所有的發言空間,結果任何人的發聲都不容易被看到。

這議題一開始屬於小組式討論收集意見,之後呈上去Student Voice作全校性討論。有些關注民主牆狀況的同學也會從用家角度提供了不錯的意見,一起加入設計和修定民主牆使用守則。例如有同學提出整個民主牆不能只有實名部份,對於一些還未能有自信留名的同學,百分百的實名制只會握殺他們的發言機會。也有中六同學正遇著測驗,認為諮詢不足,最後書院增加了討論次數,並且按同學的要求開設Google Form收集意見。結果中四五一開始接納通過,接著全校性意見收集總共收到5位同學讚成,0位反對,方案於11月尾通過。

民主牆分開三個區域:留名發言區 / 不記名留言區 / 書院行事曆,而守則就有七條:

1. 署名留言會優先討論 (註:即是納入Student Voice議程)
2. 匿名留言若沒獲選入議程,會定期刪除
3. 因特殊情況不能留名者,可找老師負責代名發表並保密;代名留言視作署名留言處理
4. 不可作人身攻擊,惡意中傷
5. 不可覆蓋或撕下未被討論的署名留言;宜儘量節約空間
6. 須清楚說明議題,宜提供理據以供討論
7. 可註明日期,較早的議題會優先考慮
8. 所有書院人類都有同等使用權利及責任
9. 如違上述守則,留言會被刪除

改革後,民主牆的模樣

改革後,民主牆的模樣

自己的發言代表自己,同學開始嘗試更加認真表達意見,言論和分析過長的時候,同學索性用電腦打印出來張貼在牆上。當然,有質素的討論從來都需要練習,有時即使是有記名的留言,雖不是人身攻擊,也不免讓批評的對象感覺難堪(例如「校方」、老師或校長)。老師要準備好情緒,借Student voice的機會回應自己的看法以至表達自己的難處。在這種時候,回應者(主要為老師)能夠做的就是不要把問題個人化,冷靜面對意見;而同學能夠做的,就是借機會理解所謂「當權者」的考慮和用心。最終,很多的分歧未必能即時解決,但至少雙方都能夠明白對方多一點,同理心才有醞釀的可能。

而為了讓同學的意見被尊重,「校方」會盡量嘗試實踐意見的可行性。例如同學總希望學校能開放聯合道入口,方便午飯回校能行少幾步。但現實的局限就是書院得一個保安,不能同時看顧兩個入口,於是當時的校長索性自己調早午飯時間,到同學放飯時就自己做保安在聯合道大門當值。測試了大約一星期,不少人都會覺得校長辛苦,看到執行上的確有困難。到了今年開學又有新生提出午飯要開聯合道大門,立即就有師兄師姐回應:學校不是冇試過,但不夠人手,同學是否願意一起當值分擔?

不記名留言區則保持了舊民主牆的風格,有試過整個部份被畫公仔,沒有內容可言。有同學憤而在上面疾筆書寫了一句:「這就是民主的結果!!!」

很難一時三刻去判斷這種學習是否有成果,也很難計算同學的言論會否因此而持續變得成熟和有質素,再說就是每年都有新生加入,每年都是討論的永劫輪迴(這也是民主的結果!)。但這種討論過程,確實會慢慢讓發言變得更理性,而不只是流於情緒發洩。教育其實不一定就是要在課室裡發生,學校理應是一個容許學生有機會慢慢成長、有機會犯錯的地方,每一個爭論或分歧都可以是學習的可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