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隱藏了的合約教師事實-合約制絕不是一道活水

2017/7/16 — 19:5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吳壁堅(通識老師)】

近來合約教師的問題又引起熱烈的討論,有前任校長從認同的角度看待學校以合約制聘用老師的情況,並認為如果沒有了合約制,年青教師入行的機會少了,學校常額教師的壓力大了,故此合約制有其存在的意義與價值。筆者認為,從教師人手的舒緩而言,合約制有其現實存在的意義;但是,筆者父親也是學校管理層,他對合約制的問題也略知一二,而且筆者不少朋友也是合約教師,他們的苦況也不足為外人道。筆者希望道出另一種合約教師的處境,以說明只從學校管理層的角度看待合約教師的問題是未能切中要害、而且也有將合約制合理化之嫌。

合約制事實上是不少學校鑽空子的結果

廣告

合約制教師從來不是編制教師,其出現的原因,是因為教育局希望下放權力,容許學校在資金運用上更具彈性。一般而言,教育局容許學校凍結不超過10%的校准編制以申領現金津貼,這些津貼可用以舉辦不同的學生活動、聘用不同的學校員工,當然也包括合約教師;另一方面,教育局不時提供不同的津貼以增加學校的資源,例如近來的生涯規劃津貼或學校發展津貼等,也可以用以聘請老師。

事實上,合約教師的薪金來源,就是從上述的津貼而來,亦即意味著,一些本來可以用以聘請常額教師的款項,不少學校也會凍結而不用。如果一間學校核准編制教師為40人,即有多達4個常額教師是被凍結的,而這情況也愈來愈多。很多時候,並不是一間學校欠缺常額教席,而是學校不會將現行教師轉例常額。原因是什麼?舉個例子說,我所認識的一個朋友,其學校本來有兩個學位教師常額空缺,但其學校為著增加教師人手,將兩個常額空缺凍結,而用相同金錢聘用四個合約教師,而這四個合約教師,行政工作及擔課與同校的常額教師無異,但卻只能享有三份之二的報酬,更只能享有強積金、而非公積金的福利,這是否合理的現象?有人認為常額教師很多時壓力會爆煲、會提早退休,合約教師能舒緩這情況,我倒想問,以剝削合約教師的方式來舒緩常額教師的不適,這是否一個教育工作者所樂見?

廣告

可能又有人會說,筆者所指出的情況並不多見,很多學校也會將所有的常額教席運用,這又是否事實?其實讀者只要看看教師招聘廣告,就會看到經常有學校聘請0.5 、0.6教席,甚至有學校會聘請0.1教席,但這些合約教師的工作量是否真的是0.1、0.5、0.6?教育局會否監管?答案很多時是否定的,也只能靠學校管理層的良心。我所認識的朋友,人工只是0.7GM,但工作量與常額教師一模一樣,這種同工不同酬的情況,學校管理層可以視而不見,但一般教育工作者卻絕不能接受。有校長在其他平台說,其所服務的學校的合約教師並無低薪,但筆者曾認識其校的合約教師,有學位有教育文憑,但連續四年的人工低於學位教師的編制,最後轉到官校去也。由此可見,教育局這種容許彈性的方式最後卻給了學校管理層鑽空子的機會,就算教育局早前發出「善用教學人力資源」指引,也只是勸導為主,而非強制執行。教育局監管不力,導致合約教師的薪酬長期處於不合理的水平。如果我們只從教席數目出發,而漠視薪酬的不合理,是只見樹木、不見樹林。

常額教師壓力大,合約教師壓力更大

有校長讚許合約制的其中一個理由,是合約教師能舒緩常額編制人手不足的情況,所以合約制是一道活水。作為教育工作者,教師的壓力大確是事實;但是,相較起來,合約教師的壓力更大,因為合約教師面對的狀況,常額教師是較少面對的。眾所週知,當一個教師進入常額編制、得到長約後,要解僱是有一個相當長的過程的,亦比較難。合約教師呢?因是合約制,學校大可以欠缺津貼為由,立即解僱;事實上,要解僱一個合約教師,其實也不需任何理由。我其中一個朋友,之前被學校解僱,原因是他人工太高(雖然也只是得二萬元一個月,遠低於學位教師的合理薪酬),校方希望聘請一個更平的。如果說常額教師壓力大,但合約教師每年也要面對一次是否續約的煎熬,誰人更大壓力,在此也不言而喻。再者,合約教師明明工作量與其他老師一樣,但卻長期處於不合理水平,這種心理上的壓抑,真不能與外人道。稍有接觸合約教師的人也知道,他們都用心工作、創意高,這個當然,若不比其他人做得更多,下年被裁的可是自己(雖然從人工上並不需要做這麼多),這種壓力,又是否常額教師需要面對的?單靠教育上的熱誠,又能支撐多少年?

筆者並不是一刀切地認為合約制不應存在,但我認為學校在擁有運用資源的彈性之餘,教育局也必須要有足夠的監管,例如學校在聘請合約教師時,必須要有編制內的薪酬;就算暫未可行,也必須要有一個最低的工資要求,否則合約教師永遠也是被剝削的一群。舒緩了學校及管理層,卻苦了他們,這並不是我們希望面對的情況。

作者簡介:將軍澳香島中學通識教育科科主任;香港電台「通識網」專欄作家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