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飲水思「鉛」

2015/7/13 — 11:34

啟晴邨 ( Roylai133 @ wikipedia )

啟晴邨 ( Roylai133 @ wikipedia )

包括啟晴邨五條屋邨被發現食水含鉛超標,政府可謂後知後覺,完全低估事件的嚴重性。及至上周末,才由林鄭月娥急急出馬,統籌各部門處理危機,別理會那689了。食水含鉛超標實可大可小,小弟並非醫學專業人士,也知道過量的鉛對人體,包括神經系統有可能造成永久性損害。

食水含鉛可大可小

根據07年一篇由政府食物安全中心編製的《食物安全焦點》文章,便提及:「短期攝取大量的鉛可造成腹痛、嘔吐和貧血,而長期攝取小量的鉛則可令兒童的認知和智力發展遲緩。嬰兒、幼童和胎兒較容易受到鉛毒的影響,特別是導致他們的中樞神經系統受損。」諷刺是文中提及;「由於本港的水管系統並沒有使用鉛製水管和配件,因此食水不是本港市民攝取鉛的主要來源。」讀至此實令人不勝欺虛啊。

廣告

事態嚴重,政府急急安排水車供水,但卻被邨民批評安排混亂;水務署會抽驗另外四個屋邨食水樣本和檢查燒焊物料;衞生署和醫管局在7月18日和19日在聯合醫院安排免費驗血。

不難看出,以上措施都是治標之法並非治本。事件最大問題是,究道鉛從可來?

廣告

政府表現不濟

直至目前為止,房屋署說找到啟晴邨兩個樣本的焊料含鉛,但又未確定食水含鉛是否與焊料有關,即是食水含沿超標原因未明。本來追查問題根源並非一朝一夕之事,但我難以理解,為何水務署「罕有」公布負責啟晴邨水喉工程是持牌水喉匠林德深同時,卻又竟以「資料對是否檢控無關係」為由,拒絕披露究竟林德深的年資及所屬公司?欲言又止,自然又令港人聯想到,事件是否又有重大「黑鑊」?

其實單憑現在資訊,很難判斷問題究竟出在哪個環節,雖則林德深負責啟晴邨的水喉工程,但有問題的工序、或貨源、甚至於其他環節,其他公司會否有意無意違反守則、或合約內容而造成今次事件?林德深是否只是一名代罪羔羊?(文章甫完筆、《東方日報》網站便刊登訪問林德深文章,表示要「呼冤」,見此 )

央企、「梁粉」涉案?

尤其事件中涉及央企中國建築、瑞安建業兩家公司。中國建築(上市編號:3311),系屬央企。瑞安建業(上市編號:0983),主席正是被政界視為「梁粉」的羅康瑞。五條涉案屋邨當中,包括啟晴鄒、沙田水泉澳邨、及長沙灣邨是由中國建築作為承建商;其餘兩條,屯門龍逸邨、葵盛圍葵聯邨便是港資的瑞安建業。

究竟林德深負責的環節,詳情,兩家承建商在涉案環節中又有多少參與,公眾應當有知情權,不能由政府你自行判斷「與檢控無關係」,便拒絕披露。一個良好政府,無論處理任何危機,最佳的做法便是盡量提高透明度,將所知資料公開,一來可減低社會的揣測,二是公眾以及各方專家可群策群力,提供解決問題良方。事關是次事件的潛在影響或可能遠較想像為大。

中國建築項目遍布香港

以中國建築為例,在香港有大量工程。按其年報資料,去年公司完成工程有78項、當中69%便位處香港、包括灣仔的「囍匯」、油塘商場四期等。目前該公司在港仍有多個在建工程,包括沙田52區第二、三、四期公屋發展,即沙田水泉澳邨等,詳見附表(圖):

資料來源:中國建築年報

資料來源:中國建築年報

是公司重要還是市民重要?

換句話說,假若,我強調是假若,問題原來源於承建商或其有關的附屬公司,合作夥伴,則可能是全港性的食品安全問題,那政府豈能有半點隱暪?相比起全港市民的健康,你竟然更關心那些年賺過數十億的上市公司聲譽?

圖:689於去年1月,更曾到中國建築承建的沙田水泉澳邨實地參觀。圖片來源:中國建築年報

圖:689於去年1月,更曾到中國建築承建的沙田水泉澳邨實地參觀。圖片來源:中國建築年報

目前最重要是盡快查鉛之來源,政府亦應盡快公布有關林德深的所屬公司及相關資料,以讓公眾多加提防。只能慨歎今時今日的香港,竟還要「飲水思鉛」…。我們再不能寄望689政府有任何一點可信性,凡事懷疑凡事多問,純為自保。

 

 

原文刊於一刻館及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