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社會與教育需要蝙蝠俠

2018/2/3 — 6:12

《Batman Begins》宣傳照

《Batman Begins》宣傳照

我最喜愛的英雄角色是蝙蝠俠,最獨特的是他有兩個身份,大家不知道是同一個人,一個是有權有勢有錢的韋氏大老闆,主宰高咸巿的命脈,另一個身份是暗中為民除害,為民請命的英雄。電影中雙重身份而不被人所知的有很多,如蜘蛛俠、變型俠醫、超人(鐵甲奇俠不算,因為身份曝光),但上述三人在社會身份只是平平無奇,無甚影響力,最多算是一位專業人士。蝙蝠俠不同,他可以是建制中人,亦可以是民間英雄,所以我喜愛他,社會亦需要更多蝙蝠俠。

在教育界,身兼家長與教師的同行全部有資格做蝙蝠俠,要維持良好裝備,我們要平時教好書,做好教師角色,才能有資源去戴上面罩,成為英雄蝙蝠俠去教育自己的親生子女,縱然教師父母的心力與時間放在別人的子女身上還要多。這是很矛盾的位置:作為家長,很期望學校和教師作出改變,期望語文學好一點,興趣提升一點,對事物的好奇心高一點,孩子自律與快樂一點,然而當自己在教師身份時,前線老師就會明白有時是身不由己,只能做得幾多得幾多,而管理層教師亦只能在基制上做少少事情,因為很多時要根據教育局的標準或方向去做,也就同樣是身不由己,回到家中當父母時,面對這個教育遊戲規則,又有幾多人可以跳出框框,特立獨行(《禮記‧儒行》此字是褒詞,現今竟變了貶詞﹗)而不受限制呢?正如上文提到小學尚且可以爭崩頭讀Happy School,中學要付錢讀國際學校或IB課程,才有機會避險,都是那個字:「身不由己」。

社會需要更多蝙蝠俠,需要在家長層面及教師層面努力求變,坊間有不少組織可以集合意見,向上反映,如進步教師聯盟及香港教育革新家長同盟。我經常提醒自己:這些改變快的話當然可以惠及自己子女,即使芬蘭課程改革也用了十年(2010-2020),但即使慢至未能惠及,請諸君多想一步,你的子女成長後的三、四十年後,將會被一班準備出世的未來社會楝樑所領導,我們可以做的正是改變下一代人的教育與思維,也許是我們這一代的既得利益者或所謂「(較)成功人仕」的責任:為他們鋪更好的路,迎向未來的挑戰;也是現今行過崎嶇路的一眾長輩的責任:以免下一代重蹈覆轍。甚至不單為下一代著想,應該為下一代的下一代籌算,就算我們未能受惠,也讓我們下一代做父母時受惠。

廣告

拋開一點絕望、憤怒、壓力、享樂和對立,一同為下一代好好思考、出力和發聲,給教育及教育局出路與辦法。孫中山曰:「功不必自我成,名不必自我居。」近日筆者閱讀馬雲《未來已來》(很多香港人不喜歡他,但我認為不應幫自己設框框,應多了解世界大勢),他提及現在已是講公司之間的合作而不是談競爭(雖然馬雲VS馬化騰,即阿里巴巴VS騰訊),就像網購、物流、醫療、金融、電子科技、飲食,在全球化的機遇下(是的,全球化有很多問題產生,我知的。),合作達致成功已不是口號這麼簡單,是實踐﹗我們能夠在香港社會及教育實現嗎?成功需要跨界別:家長、教師、教育局,以致其他部門,如:貿發局、勞工福利局等,均要思考。

 

廣告

《Batman Begins》出現過以下一幕:

Bruce Wayne: I wanted to save Gotham. I've failed.

Alfred: Why do we fall, sir? So that we can learn to pick ourselves up.

Bruce Wayne: You still haven't given up on me?

Alfred: Never.

我們需要Alfred管家讓我們保持鬥志,最終,如片尾:

Batman: We will. We can bring Gotham back

 

共勉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