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第二機場急不容緩

2016/11/20 — 11:22

機管局第三跑道網站〈三跑道系統〉短片截圖

機管局第三跑道網站〈三跑道系統〉短片截圖

深圳政府視野寬闊,正着手計劃深圳第二機場,跟鄰近地區合作,以速成法擴大航空業容量!

香港機管局眼光狹隘,只管推三跑,香港沒有第二機場,已經落後於形勢。

報章報道:「正在研究深圳第二機場選址的深圳,已屬意佈局惠陽,兩地政府已展開相關洽談。業界人士指,目前深圳和惠陽已在交通基礎設施展開對接,也為雙方在深圳第二機場的合作增加可能性」(註1)。

廣告

回望香港,第三條跑道問題多多,又貴又無用。早在2014年,有識之士已經提出興建香港第二機場,以滿足航空業的長遠需求(註2),前民航處處長林光宇先生公開表達了同樣看法,詳情可參閱人人監機會文章(註3),2015年初我更具體地提出以澳門機場為香港第二機場的概念(註4)。

非常遺憾,某種我們無法理解的推動力令機管局一意孤行,不顧各方提出的有力反對理據,硬是把第三條跑道視為提升航空業容量的唯一方案,結果落得如今的地步,以震動全球的天價興建效用存疑的三跑,世界各地的工程顧問公司均磨刀霍霍,準備搶吃這塊肥肉。

廣告

機管局經常以廣州機場已興建三跑和深圳機場將興建三跑來唬嚇香港人,說不建三跑便會失去競爭力,殊不知廣州吃了三跑無用的苦頭後(註5),已經展開第二機場的策劃,選址正在熱議中(註6),深圳方面顯然也悟到三跑無用的道理,積極以行動開展第二機場的籌建,並且落實到選址惠陽和建設連接惠陽與現有深圳機場的城際鐵路的階段。

赤鱲角機場和澳門的距離,比深圳機場和惠陽的距離短

赤鱲角機場和澳門的距離,比深圳機場和惠陽的距離短

地圖清楚顯示,赤鱲角機場和澳門的距離,比深圳機場和惠陽的距離短,而且港珠澳大橋即將落成,據稱通過大橋車程僅需二十分鐘,來往兩個機場十分方便,轉機不會比倫敦希斯路機場轉機花更多時間。

深圳可以跟惠陽談合作,因此香港與澳門當局洽談合作,由澳門充當香港第二機場,絕非妙想天開,而是提高香港航空業容量的捷徑。這個構想的優點不少:
(a) 澳門機場已有匹配的空域,沒有空域限制
(b) 澳門機場跑道離飽和甚遠,可即時提供不少航班
(c) 澳門機場是現成的,巨額工程費用可免
(d) 不必填海,不破壞海洋生態
(e) 香港和澳門都是特別行政區,凡事好商量
(f) 可用直通專車連接兩個機場
(g) 珠港澳大橋的投資發揮更高效益
(h) 避免了與毗連城市重複建設和惡性競爭

「香港-澳門」機場方案,省錢,省時,省功夫,而且提高航空業容量的效果立竿見影,機管局何苦死死束縛自己的思維,跳不出香港的四方邊界框框,花錢,花時間,花氣力填海,還要嚴重破壞海洋生態,建一條至今效用存疑的三跑?!

深惠城軌預計2022年通車,也許深圳第二機場隨後不久就會建成,但是第三條跑道2023年大概還在趕工,而且空域遲遲解決不了,建成也功能殘廢,對香港航空業沒有實質幫助。

香港必須當機立斷,擱置第三條跑道,盡快與澳門當局談「香港第二機場」,爭取搶佔先機,提高航空業容量,否則時不與我,不出幾年,香港便會落在深圳之後,到時再談甚麼航空樞紐,將盡是明日黃花!

香港第二機場急不容緩。


註1     文匯報  2016年9月9日 「深圳第二機場或佈局惠陽」   
註2     張量童:「第三跑太短視 建第二機場一勞永逸」,見2014年6月25日經濟日報     
註3     姚松炎、周月翔:「三跑成本遠超效益,區域第二機場遠勝三跑」,見2015年3月27日人人監機會臉書   
註4     草雲居 2015年3月28日  「《香港家書》:第三條跑道和第二機場」   
註5     草雲居 2015年3月3日 「廣州白雲機場第三條跑道的痛苦經驗」   
註6     南方網 2016年10月27日  

連結:草雲居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