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路德宗教會領袖的「衛道抗爭」精神哪裡去了?

2017/5/17 — 17:47

神學家和修士馬丁•路德於1517年,把《九十五條論綱》張貼在德國維滕貝格的諸聖堂大門 (Kimberly Vardeman @ flickr (CC BY 2.0))

神學家和修士馬丁•路德於1517年,把《九十五條論綱》張貼在德國維滕貝格的諸聖堂大門 (Kimberly Vardeman @ flickr (CC BY 2.0))

作者按:筆者以香港路德會教友身分撰文,旨在自省而個人言志表述,並不代表任何個別教會的言論,而且自知並無扎實神學基礎和修為,所寫的相信都是感受臆斷多於辯正議論,不足和缺失的只能乞靈於其他高明人士

對於路德宗教會信眾來說,今年2017年是教會復原500週年的重大紀念日子,值得大事慶祝。 回想1517年10月31日德國神學家馬丁‧路德把〈九十五條論綱〉牢牢的釘在威丁堡大教堂大門上這一刻,不僅是他個人對信仰執著的宣告,更是對當時教廷強權抗議行動的表態。 馬丁‧路德所張貼的一紙聲明從此展開教會復原運動,其影響跨越了德國本土,更在歐洲其他地區掀起精神自由和改革思潮的風波。 

從宗教歷史研究角度來看,馬丁‧路德的公然抗爭竟能夠一觸即發的翻滾開滔天浪潮,當然在政治上、地緣文化上和民生經濟上有著潛在的背景和誘發因素:腐敗的羅馬教會曲解聖經和篡改教義以圖中飽私囊、教廷領袖和王朝諸侯之間爭權奪利的鉤心鬥角、文藝復興後探索科學的精神蓬勃,以至民怨劇變和民智漸開等等。  就個人而言,馬丁‧路德敢於面對逼迫和攻訐,衝擊教皇的傳統權威和君主的霸道專橫,甚至多次身陷險境,生命受到威脅,可是終其一生,他貫徹其信仰,顛覆了的虛偽價值和釋放了被壓抑的靈命,可謂驚世駭俗,所造成的深遠影響不言而喻。

廣告

筆者以為馬丁‧路德令人敬佩的特質不僅在於他的心思慎密、雄辯滔滔和非凡筆力,卻是矢志不渝所表現出來的「衛道抗爭」精神,值得後來追隨者學習和效法。 他的「衛道抗爭」具備雙重意義,其一的「衛道」是信仰上撥亂反正回歸到聖經的正確詮釋,持守主道訓誨,在屬靈方面有所為;其二的「抗爭」是面向世俗教會的打壓而毫不退縮動搖,在屬世方面同樣立下榜樣,有所作為。  信仰上的「衛道」和現實上的「抗爭」實在是一脈相承,從內化的省悟到外顯的能耐都是一股流露出來的精神力量,強勁無比。

時至今天,在香港和內地的社會和政治層面上人們追求公義和自由的爭鬥行動依然持續,那麼,馬丁‧路德的「衛道抗爭」精神更值得路德宗教會中人深刻反思。  當獨裁政權透過掌控的黨國機關和立法機制訂立所謂宗教信仰的規範化條文,直接控制和間接局限人民信仰自由和宗教活動的空間,美其名是在「以法治國」的原則下讓人民享有宗教自由,可是實質上就是黨國以立法程序把逼迫宗教活動的規條合理化和合法化,而壓制宗教的種種手段便視作正常的執法行為了。  在強權政治的管治理念下,「有效管理」等同「全面控制」,「法制化」就是「專權操縱」,因此宗教活動便必須在官方認可的組織操縱範圍內進行,所謂宗教自由也就是劃地為牢式,以至戴銬上鐐的行動而已。 之所以在內地,傳教活動備受監控,無理拘禁神職人員、取締家庭宗教聚會和強行清拆十字架等事件屢見不鮮,不少內地信徒一直在戰戰兢兢以至誠惶誠恐的情況下追尋靈性生活。

廣告

筆者相信香港路德宗教會領袖對於這樣的事實報道不會陌生,那麼,雖然他們身處「境外」,可是面對主內眾多弟兄姊姊的慘痛遭遇,難道他們只是敢怒而不敢言,甚或真的無動於衷,以至從經節的字裡行間找到借口遁詞而安然釋懷,繼續在「一國兩制」的遮蔭下崇拜唱頌和祝禱盛世太平?  筆者當然明白政治現實上有不少險象和難處,對於強權勢力的所作所為噤若寒蟬固然可以相安無事,可是,這是馬丁‧路德所樂於見到的嗎? 更重要的是,這是公義仁愛的上帝所默許的嗎?

筆者最後還是要問:馬丁‧路德500年前的作為是否因著新教運動的崛起、發展和完成而事到如今已經劃上句號呢?  那麼,教會復原500周年的活動不過是一項緬懷和禮讚的儀式而已。  如果馬丁‧路德的「衛道抗爭」精神必須傳承下去而繼續發揚光大? 那麼,一眾自命為路德宗的信徒,尤其是位高權重的宗派領袖們,必須認真思考和反省,如何自處以及領導教會信徒為鹽為光,才能無愧於馬丁‧路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