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80後,今天的你過得好嗎?

2018/2/20 — 18:28

數碼暴龍宣傳照

數碼暴龍宣傳照

【文:陸子瀧】

Dear Post-80s Hongkongers, 

1980年-1989 年出世嘅咁多位hihi,你們生活過得還好嗎?我很好,有心。

廣告

仲記唔記得呢個社會點樣定義我哋?

我們是1980年代出生的本土陀地,鬼佬叫我們做Y世代,呂大樂教授則稱呼我們為第四代香港人。

廣告

託董伯伯的「教育八萬五」所賜,我們比起老豆老母嚟講,普遍擁有較高學歷。(同時大學學位貶值,人工不升反降,真係Hi Auntie。)

對比上一代的刻苦耐勞,我們確實冇咁憂柴憂米。所以社會媒體好喜歡標籤我們為擁有獨立思考的溫室之花。

八年前,他們說我們創新卻不認真,說我們叛逆卻不勤力,說我們經常轉工,毫不忠誠。

對那些不奶阿爺鞋底的社運青年,紅酒司長唐早逝更說我們若果「剛愎自用」,兼「勇往直前」,就很容易「車毀人亡」。

面對如斯批評,聽黃子華金句長大的我們,總會老瀟地回應:「忠誠?我返工救國呀? 愛國?是咪阿爺包出雙糧?」

然而,只有我們明白生存於這個世代的難處。中高層職位被上一代人牢牢抓緊,各行各業發展飽和,全球化引致競爭劇烈,中共赤化問題,各種危機,各種困局。

甚至連當時的大專辯論,也在討論一個熱門議題。八十後究竟可以點上位?

2010年,不少80後踏入社會大學,要開始打大佬。個Boss 叫「返工做嘢」,Game 名係《理想 vs 現實》一生一世版本。

面對時代巨輪,我們低頭和quit game 了嗎? 冇。獅子山精神呀嘛。

仲有,我們是睇《數碼暴龍》,《美少女戰士》和《寵物小精靈》長大的一群,愛與勇氣多到滿瀉。面對難關,我們學懂遇怪魔我即刻變大個。

仲有,我們是聽陳奕迅和容祖兒的歌長大的。對於夢想,我們有著堅定不移的執着,仍然開啟緊「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嗰種勵志mode。

搵食艱難唔緊要,因為我們還可以談談情,轉移視線。唔怕變成16號愛人,反正我們只用半年時間忘記,心淡過後便可以企返起身,再在情場和職場上奔馳千里。

八年期間,我們80後努力奮戰,拼命追夢,實現自我。

時勢卻是變得越來越艱難。我們同步見證或參與4日3夜的反高鐵苦行,反過國教撐過學民思潮,一齊食過催淚彈,舉起雨傘瞓過干諾道中,然後看到本土派冒起隕落......

官商勾結、地產霸權、文化入侵、七警打人、書店擄人、DQ議員、旺角大媽,數之不盡的事情令我們失望灰心。我們由看到this city is dying ,到真係見到個社會die 咗九成。

2018年的今天,我們也不再年輕了,還有少量熱血想燃燒。同路人越來越少,路途上已沒有那位他給你共勉,奮鬥好像失去了價值。

我們長大了,也強壯了,學懂在現實裏強裝英勇,不再是幼稚的小伙子,開始自私,開始想自己顧自己。

大概我們不再是那個舉起雪山獅子旗,以一人之力對抗全世界的陳巧文。

大概我們比較像Supper Moment 的主音Sunny,由堅硬的鐵樹蘭,走到商業化的樂壇天團,被社會侵蝕了少許,慢慢學習妥協。

大概我們也有點似大陸宇宙巨星陳偉霆,由而我不知道的士陳是誰,到建立起自己事業,萬人景仰,是他也是你和我。係就仲有少少柒,不過生活過得不錯。

廿到紋,三十有幾的我們終於成熟和上位了,銀行儲蓄至少有幾十萬,投資有道高端人口可能有一球渣手,食千兩豚王州際Buffet ,眉頭唔會一皺,驚出唔到門口。

好命啲嘅80後可能已經結婚了,仔女可能兩歲大了,終日為家庭奔波勞碌。

所以我們也多了顧慮,可能忘記了自己,忘記了夢......

80後的朋友們,我只想說...... 

我希望你仍然記得《數碼暴龍》大結局,美美頂帽飛起的一幕。

請你對這世界保持好奇,珍藏住那顆探究冒險的心,同時相信友情,相信勇氣。

我希望你仍然記得夾Band 玩音樂時的興奮。

請你時刻keep 住那份激情和搖滾精神,做不到下一個陳奕迅,也唱唱Cover,把熱血傳承到下一代。

我希望你仍然記得佈滿街道的紅綠帳篷和獅子山的黃色巨型直幡。

請你繼續擇善固執,追求公義,沒法走在最前線,也努力支援那班被壓迫的年輕人。只因這是我們的家,值得我們竭力守護。

我希望你走出半生,歸來仍是少年。

 

Best Regards, 

另一名80後廢青

2018年2月20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