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逢國「髮膠門」事件,罪魁禍首是梁振英

2018/5/26 — 11:03

馬逢國

馬逢國

馬逢國「髮膠門」事件,表面上他道歉,暫時冷卻。然而,事件中有機場保安較高級職員把馬放行,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認為他不對,保安公司指要進行紀律聆訊,關於這點,應該分析一下。

誠然,保安員也是執法者,但各處鄉村各處例,現在流行保安也是客戶服務,顧客永遠是對的。執法隨時被投訴返轉頭。有客人投訴,不是每個上司也會力保。如果客人指保安員態度不好,通常推個細去死,輕則警告信,重則炒掉。而態度好不好,可以非常主觀。

的而且確,每個場,每個 IC 做事方式也不同,但機場保安是如何呢?我們從以往新聞可以窺見。

廣告

大家還記得梁振英女兒「行李門」事件嗎?她最終成功把行李帶上飛機,而這明顯不合程序,有乖法理,但機場保安事後不但沒有追究到底,還把爆料員工炒掉,相信大家對事件記憶猶新。

從上段事件,我們不難發現,機場保安制度,已經爛掉,因為有權貴破壞規矩的惡劣先例,而捍衞制度,挽禮崩樂壞狂瀾於既倒的員工,竟然被炒掉了!

廣告

放回今次事件,同樣是權貴,同樣是不守規矩,同樣是撻朶,同樣是機場保安員工,如果他不讓馬逢國上機,「前事不忘」,類似事件,捍衞制度的員工會被炒魷魚,你們說,他應該怎樣做?

制度係死,風氣是生,機場保安高層的紀律聆訊,是推個細嘅去死。平時講到如何守規矩是沒有用的,到有事時炒掉合法合情合理的員工,已經用行為表達出「對權貴要跪低」。

接著,我會講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社會風氣。

自梁振英上台,社會存在著「一股歪風」(是否熟口熟面?),就是警察有法不執。曾有法輪功團體進行藝術表演,青關會等團體踩場。打亞Sir個頭,叫亞Sir食屎,竟然安然無恙至今。佔中後,有親中人士打到警員,亞Sir 竟然是他肚裡迴蟲,「知道」他不是有意。年初天星碼頭義和團騷擾外國記者,在場警員竟然不以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罪執法。你們說,連警員也害怕親中嘍囉,保安面對建制派議員,能不「特事特辦」嗎?

這些事在曾蔭權時期,沒有可能發生,是梁振英毀掉的。根據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給法院求情信,遇有法律爭拗,曾是會聽從律政司意見,這是港英以來傳統。

機場保安董事局,每任警務處處長是當然成員。曾蔭權年代,李明逵超速,主動向執法警員道歉:「我唔好意思就真。」

這種守法,是上行下效的,曾蔭權一直保持,而梁振英作為最高行政長官,親手毀掉了。連特首也不守法,主動欺負相關人員,「叫我梁特首」,捍衞制度的人被炒魷魚,叫保安再面對權貴,如何遵守法律?

當然,我不是攻擊譚文豪議員,他的說話,出自法理,但各民主派議員應該清楚明白,機場保安肯定存在一種權貴有特權的風氣,必須糾正。立法會須引用權力及特權法,查閱她過往所有處理投訴手法,是否用警告信或炒人了事。亡羊補牢,歪風必須糾正。梁振英事件好像是個案,但一個惡劣先例,已經足夠形成歪風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