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00 蚊長腳蟹」背後的生活壓迫

2016/6/6 — 22:27

領展的問題,在香港已成老生常談,個個都懂得罵一兩句。但有時大道理講多了,反而欠缺了對身受其害的個人的真切了解。

天水圍天耀邨和天盛苑分別位於天耀路兩旁。兩邨的商場和街市都由領展控制,領展為了進一步提高收入,一邊結束了天耀街市,一邊將天盛街市豪裝一番。「鎮守」着新街市左右兩邊的分別是日本長腳蟹(有報導指預先包裝的長腳蟹每隻2000元)及和牛專門店。

幾個月後,天盛街市確實人流如鯽,網上專頁的唱好post也源源不絕,仿佛領展成功幫天水圍擺脫了悲情形象,為天水圍人爭回一口氣。

廣告

實情卻是,許多天水圍街坊為了尋找比較便宜的餸菜,離開了天水圍。昨日的天耀邨居民市集留言版上,有三四成留言都是講自己和家人如何被逼跨區買餸。

「我媽去緊屯門買平餸!嬲嬲!」
「朗屏、屯門平過天盛、百佳一半,好貴,夏天買餸好辛苦。」
「領展街市菜太貴,現在要去荃灣西楊屋街市買菜。雖然平好多,但拎回天水圍好重。」

廣告

之前參與反逼遷抗爭,目睹很多「空間不正義」事件:新界非原居民被官商鄉聯手下成為土地開發的犧牲者;政府以改善市容為藉口,將市區的公共屋邨和舊樓改建為市民沒可能負擔的「豪宅」。然而,香港的平民百姓面對的除了「空間不正義」,其實還有「時間不正義」:公立醫院專科門診一排幾年,小病等到變大病,大病等到死;長者等公營安老宿位,每年也是成千上萬等到死。

領展+政府在天水圍和東涌等新市鎮的壟斷所造成的,卻是「空間+時間」的多重不正義:

1)將窮人遷離市中心,以騰出土地作房地產炒賣
2)新市鎮缺乏就業機會,新市鎮居民被迫以較正常更高的交通費和更長的交通時間,來往市區上班
3)十一年前政府再踩一腳,將原來為了應付當區居民需要的公營街市和商場變賣,迫基層居民跨區買餸,為照顧家庭付出較正常更高的時間成本。

家務勞動者也是勞動者,因為領展,他們失去了多少娛樂,倍伴家人和休息的時間!

「好重」,「好辛苦」,字字千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