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9+1 :彭秀慧給中女的生活浪漫課

2017/4/18 — 12:19

《29+1》劇照

《29+1》劇照

【文:Amber says 琥姐說】

<<29+1>>是彭秀慧自編、自導、自演的獨腳舞台劇,自2006年上演後,在香港八度公演,今年改為挑戰大銀幕,用電影給觀眾上一課中女的生活浪漫。

29+1之後?

廣告

30歲是很多人女人的警戒線,不知是受到開始減慢的生理時鐘所影響,還是因為在追趕效率的城市爭扎太久,很多人會忽然發了茅的去追求安全感和一個穩定的結局,於是變得怕單身、怕高踭鞋不夠高、怕戶口少個零、怕不達標。30以前,人好像比較有主見;30以後,人就變得有點迷惘。也許真的如電影所說,我們都受到「土星回歸」的影響,每隔30年便會收到來自宇宙的挑戰,迫使我們重新去檢視自己的生活,修整生活的路向。既然30是挑戰,自然有人可以輕鬆跨過,也會有人身陷泥沼。<<29+1>>就像是一本說明書,教女人從20走出30,擁抱及展現更強大的自己。

迷路的林芷君與始終如一的黃天樂

廣告

林芷君是一個典型的叻女,不論在工作上還是生活上也會抓緊每一分每一秒,追求完美,令自己每天忙得不可開交,但當接二連三出現她不能控制的事時,她的鋼鐵盔甲便崩解,剩下一個虛弱的靈魂。一次意外,讓芷君遇上樂天知命的黃天樂,從閱讀天樂的日記時,迷路的芷君找回了生活的動力。未來,芷欣大概不會變成另一個黃天樂,她也許會繼續打拼,也許會繼續急速地生活,她未必會喜歡巴黎,但她會記得自己是誰,知道自己要走到哪裡。

如果說芷君是一隻迷路的麻鷹,那天樂就是一隻樂天知命的小麻雀。天樂一直把自己藏身於差不多告和現實完全割離的唱片店裡,她了解自己的需要,所以她選擇活得簡單。她知道她沒有飛得很高,但卻飛得快樂。可是,始終如一的人不代表沒有困難,當身體出現警號時,她不但沒有害怕,反而為自己的生活爭取更多的可能性,最後,她的勇氣讓真摯的友情開出絢爛的花朵。

兩位主角雖然性格各異,但誰也不可免於土星的加冕,忘記了自己的人要找回自己,忠於自己的人則要突破自己,沒有人可以例外。

中女的生活浪漫

生活的浪漫就像每天也和自己在跳華爾滋一樣,當然,如果能夠找到合拍的舞伴就更好。看著黃天樂,我們可以從她的嘻嘻哈哈中聽到生活的節奏,她的腳邊好像隨時也有花瓣在轉,她的雙腿無論是什麼時候也像在起舞,她和每個遇上的人也可以譜出輕鬆的舞曲,她的每一天也活得像日落巴黎,她的浪漫由自己創造,不需等待別人贈送。再直接點來說,生活的浪漫在於自主性,自主的生活就是浪漫。

從舞台劇到電影

29+1保留了大量的獨白,仿佛林芷君和黃天樂就像你身邊的朋友給你娓娓道來她的困惑與隱憂,又悄悄的在你耳邊告訴你,她已經跟29+1這個影子敵人道別了,這種設定令親切感倍升。

電影也借用了不少經典音樂來說故事,我仿佛看了好幾個唯美的音樂MV。導演用歌詞把那些年情懷召喚回來,讓中女回春一次,特別是<<早班火車>>那段,確實是神來一筆,惹笑但不失浪漫,很多時那些少女時代的粉紅泡泡也與事實不相符,但可能已經是我們最重要的回憶。

最後不得不說一下劇中的配角,在那些中女吹水的群戲裡,那些「好友」即使只得五、六句簡短的對白,但也可以建構出非常立體的人物性格,像永遠長不大的「小鵪鶉」、及時行樂的「女殺手」和家庭至上的「師奶仔」等。這些人不會讓人感到陌生,因為我們的身邊總有一、兩個這樣的角色,又或者我們也是其中一個。

<<29+1>>的訴說對象是女性,相對而言,女性觀眾會較容易產生共鳴,但這也不失為讓男性窺探中女內心世界的平台,當然,不想知道的可以繼續不知道。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