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Beat & Cheers 港大 ‧ 中大 ‧ 大不同

2017/10/8 — 14:25

【文:劉景熙、過氣大hall膠】

政治一天也嫌長,這句名言,同樣適用於網絡熱話。

當早前全城正在聲討HK Epress搞到大家機票不似預期,連CEO也要道歉下台,但數天未到,一打開Facebook,又被「何東精神」瘋狂洗版,網上齊齊「問妹何所欲」,又糖水又煲粥,真係隔住個mon都聞到浸甜味。

廣告

然後當我們剛完成此文時,網絡熱話又旋即變成曹星如的神奇廿二連勝,各路英雄化身專家拆解比賽背後的各種秘密,以及某主要電視台的「即時蝦碌」;前後三件小城熱話僅十天,卻已令人頭昏腦脹。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傳媒更深明「最快就是硬道理」,有時連準確性也要靠邊站,昨日某電視台的「即時蝦碌」我們也毋須再多言;倒是日前不同網媒的「Dem Beat 精選集」,我們作為港大及中大校友,有一點希望與大家分享,尤其是即將JUPAS選科的中六學生,你們也許會感興趣。

廣告

「何東Cheers」爆紅後,各大網媒立即紛紛剪輯各宿舍書院的Dem Cheers / Dem Beats 場面,全部通稱為「Dem Beat 精選」,港大 U Hall、中大和聲書院等齊齊躺著也中槍,不少網民再次驚呼「香港的大學生竟然如此質素低下不知所謂」,甚至立定決心不讓子女入讀本地大學,令人一度懷疑,這是否教育局串通網媒的地下策略,在即將公布的施政報告前夕,出招舒緩本地八大升學壓力。

但姑勿論整件事成因如何,新聞一出,我們身邊不少昔日的同學一看到這些「精選集」,除了對不少人的驚訝感到驚訝(其實多間大專院校都有類似的活動,而且起碼流行了十年以上),有一個細節位也不禁莞爾:

港大人只會說Dem Cheers,中大人只會說Dem Beat,而不會有中大人說Dem Cheers,也不會有港大人說Dem Beat。

這不是爆漿瀨尿牛丸,也不是少林功夫加唱歌跳舞,兩者即使在形式上相似甚至重疊的地方如手勢、口號,但Dem Cheers就是Dem Cheers,Dem Beat 就是 Dem Beat。

在港大,Dem Cheers 通常在舍堂文化出現(雖然在學院層面甚至學生會也有,但一般而言在舍堂間的Dem Cheers最廣為人知),大家在舍堂比賽後、或一年一度的大學資訊日Cheering Competition便會Dem Cheers,在奪得代表冠軍的「Interhall紅旗」後甚至會有特別的Cheers,其歷史源遠流長,何時出現已不可考,但有看過《玻璃之城》的朋友也許記得,那火紅的70年代,港生與韻文在大學間練波、搶銅鑼時,也有一些片段大家在喊口號,那些就是Dem Cheers。

有港大的舊生包括何東人向我們分享,舍堂的Cheers一般不會大變,內容甚至會出現與時代「脫節」的情況,例如U Hall 的 「唔睇鹹書唔睇鹹帶」便反映了它的「時代背景」;現在看來當然是不合時宜(還會有現代人看錄影帶嗎),但每當歷代的舊生回到舍堂時,一眾師兄弟/姊妹一同dem 相同的 cheers 時,那份傳承的精神便會油然而生。

至於中大的Dem Beat,同樣難以考究其起源,一般只出現在暑假迎新營期間,但按中大新傳高級講師陳惜姿女士在零九年時其專欄的考究,推測Dem Beat 應該是自二零零四、五年起,由學校商學院的學生在成立其系會時「發揚光大」,其他學生組織如系會亦開始仿效,出現在他們的「新莊宣傳期」(新幹事會上任前的宣傳,以呼籲會員投票及支持)。

馬料水校園的Dem Beat,除了書院和宿舍的不會轉變,一般而言,涵蓋的範圍比較廣,任何一個學生組織如系會的一支「莊」都可以自製自己的Beat,它是以每個學生組織的每支「莊」為單位 (一支「莊」即一屆幹事會),上一屆和下一屆的「莊」的Beat可以是不同的,兩者沒有關連,甚至記憶所及,不會有「下莊」Copy & paste 「上莊」的Beat,因這可能會被視為Hea或頹的表現。

在這個追逐 Likes、Shares 和 View Rate 的年代,傳媒工作者要爭奪網民的眼球,當然完全理解,但如果在出post前如果連細節位也能顧及,其專業性將會嬴得更多人的拍手。有傳媒前輩曾表示,「行家一出手 便知有没有」,這原本是推廣自家傳媒的好時機,焦點卻被轉移至「唔識野」,豈不可惜。
 

作者簡介:

劉景熙:中大人,N年前當本科生時曾任學系系會幹事,不時懷念在泰源食宵和互片的日子。一個人可以唸很多學位,但一生人只有一次當Freshman的歲月

過氣大hall膠:港大人,上hall莊一年,住hall四年,一五年畢業。曾經為Cheering Competition感動到喊,宜家明白那動人時光不用常回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