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See ● Do ● Teach

2017/5/26 — 11:37

一般市民對專業職系的人員抱有很大的期望,希望專職人員可以運用他們的知識和技能回饋社會。培訓出一名優秀的專職人員,需要投入不少資源,社會大眾難免需要作出一點犧牲,例如金錢及時間上,可能需要作出取捨。

有一報導指,位於將軍澳百勝角的「消防及救護學院」受到附近居民投訴,指學院在訓練期間偶有釋出濃煙,以及在夜間訓練時太光影響民生,要求取消相關訓練,據悉有部分訓練已經暫停。

和訓練醫術一樣,實習是不可或缺的一環。即使現在有虛擬實境技術,也未必可以完全取代現場實況訓練。我相信市民也希望將來的消防員能夠在不同火場環境下也可處理恰當,對廣大市民其實也是一種保障,當然如何減少對附近居民的影響也十分重要。

廣告

類似的情況在醫生的訓練中也經常出現。在未畢業的時候,醫學生會到病房裡模擬看病人,問病歷作檢查,在我的年代也有機會為病人作抽血,病人一般知道自己在教學醫院,也甚少會拒絕。畢業後成為實習醫生,也是邊學邊做,最初學習一個技能時,會有年資高的醫生在旁教導;第二次進行這個技能時,Senior已經放手只在旁觀察;第三次做的時候,已經是自己獨立處理,可能還要教導另一位新人,因為大家工作繁忙不可能再貼身督導,所以從前醫學界流傳一句金句,就是See One, Do One, Teach One了。

說實在,這個成熟過程一定要快。香港貴為世界最繁忙的醫療系統之一,要處理幾十位住院病人再加幾十位門診病人,如不盡快學懂那些臨床醫治技術,事事要年長醫生幫忙,很多時會延誤治療,兼且喪失了午飯、僅有的休息時間,和把下班的時間推遲。可是,不知是否大眾的醫療警覺性和要求提高,一些相對簡單的檢查治療,如抽取肺部及腹腔積水、放置中央靜脈導管、放置胸腔引流導管,很多實習醫生甚至乎初級內外科醫生可能只做過一兩次,因為一來不少病人及家屬現在不太願意由「新仔」「操刀」,二來正接受專科訓練的醫生也要「交數」證明自己做了足夠的醫療程序數量(這個和世界其他醫療體系要求沒有太大分別),所以新入職醫生落手的機會變得更少了。

廣告

可能有人會覺得,少了一些訓練沒有什麼大不了,但救火如救人,很多事情乃是千鈞一髮,不熟練就是不熟練,在夜闌人靜的晚上,當你遇上危急的時候,你也希望幫你的人有足夠技術處理你的問題,而不是要再請示上級等待救援呢!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