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SA 的抉擇

2016/6/14 — 16:37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感謝各位願意花寶貴的時間閱讀本文。從立場新聞或FACEBOOK上得知上一篇文章〈為甚麼香港是不可以......〉帶來很大的迴嚮,不論是支持或反對的意見,本人都一一接納。

2016年「全港性系統評估」(英文簡稱為TSA),教育局經過不同形式的邀請,全港共有50所學校參與這個評估。這個由2004年起開始的評估,每年都會定於6月中左右舉行,本年度定於6月14日及15日兩天進行中英數三科的評估。

廣告

無論你對TSA有甚麼看法,請容許本人先簡單介紹甚麼是TSA。TSA是由教統局(即現在的教育局)在2004年委託香港考評局為小三、小六及中三學生舉行一個考核中英數三科的公開試,目的是透過評估來收集該三組學生基本能力表現的數據,掌握學生基本能力的程度,改善或製訂相關教育政策和課程;同時,教育局亦會於每年12月左右派發一份專屬每一間學校的成績報告,讓校長及老師知道自己學生的評估表現與全港其他學校的水平差異。理論上,這個評估模式對學校來說應該很好,考評局既找專家擬題,又為學校提供數據參考,完全沒有增加教師工作量,再加上評估考核的內容全是該學習階段學生應會去習的內容,為甚麼現今會有學校或家長群不願意讓學生參加呢?

本人認為這可能與我們的教育(教學)文化有關。香港教育的制度由七十年代起至現在都以「教師為中心」模式進行,為了鞏固學生對知識的基礎,學生每天都需要完成作業和練習,教師批改簿冊後發現學生的表現未如理想,便會另擬工作紙跟進,每一科、每一個單元都以這種模式進行,不斷加添功課,「三三歸九,九九八十一......」透過海量的功課希望把知識植入學生的腦袋。

廣告

學生透過完成更多的練習來鞏固知識,問題在哪兒呢?

根據本人以往任教過的學校經驗(共12年),若校方知悉該校上一年度的TSA成績報告落後於全港水平,你猜校長和教師會怎樣跟進呢?答案是兩個字:「操練」。校方一般會請教師多設計一兩份工作紙,以針對去年表現未如理想的題型或學習單元,又或者為學生多買一本TSA補充來「操練」。那麼,學生有時間完成嗎?大家請「放心」,如果學生沒時間完成,校方會安排在每天放學後及星期六早上進行補課。至於學生在完成上述「操練」後是否真正理解,則留待大家自行判斷吧!

這些大量的「操練」不但會窒礙學生的學習興趣,亦限制了教師的教學計劃,這正回應為何教師和家長群不願參與TSA的原因。要知道學生能否掌握知識,真的只能透過紙筆評估的結果才能顯示嗎?學生的學習過程就不重要嗎?學習過程不能彰顯學習成果嗎?

本年度,浸信會天虹小學在TSA兩天為學生安排了一個評估活動,名叫Rainbow Makerthon(天虹造樂馬拉松),是次評估目的是訓練學生的創造力和協作能力。第一天,每班需要共同設計一個由多個紙箱創造出來的大型玩具,並在第二天上學日擺放在操場或禮堂讓全校學生一同玩樂。這種讓學生發揮創意,着重訓練合作精神的學習日,非傳統的「操練」所能達致的果效。

本人認為凡事都有兩面,傳統的教學也有可取之處,但學生平日已經不停地「操練」來應付不同的評估,身為教師的我們可否提供另一種的評估模式,讓學生開心地把他們的想像實踐出來呢?

究竟......學習的過程重要抑或是學習的結果重要?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