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港奸在客隊球迷區的觀察:反獨、對罵與自發清潔

2017/4/27 — 15:05

運動公社製圖

運動公社製圖

【文:[email protected]

前言:沒有人不追求「文明」。但足球場的看台上,卻似有微妙的共識:我們不用遵守平日的一些「文明」規範。例如只因某人是敵方球員/球迷,就可以被斥為狗或者用其他惡毒的言語辱罵他。當然,這又不代表看台上的行為是無底線的。底線在哪,人人有不同答案。對我而言,只要不是在煽動暴力、不涉及民族、族群、地域、性別、宗教身分的罵聲,還是可以接受的。以下的想法,是以這標準為基礎寫成的。

廣告

約七時:在作客球迷入口處附加免費拿了廣州恒大球衣後,就聽到由場內傳出的「屌你老母」。開賽前一小時就有如此浩大和齊心的罵聲,發聲的應是客隊球迷。(賽後上網看,他們應是在罵界限街看台上展示港英旗的人)入場時被要求出示證件,我拿的是香港身分證。保安問我到底是支持哪隊。我說我支持廣州隊就獲准進入作客球迷區。當時作客球迷區已是九成滿。作客球迷區是在大鐘底看台的北部。大會封閉了這個看台的中間位置,主隊球迷可以坐在該看台的南部。我刻意選擇最接近主隊球迷區的位置,所以我左邊全是保安人員。

約七時半:有幾名西人走到最接近客隊球迷區的座位時,以普通話喊「傻B」。期間也有一些華人加入向客軍球迷挑釁。有人向這邊喊過「返支那」、「支那狗」但他們人數不多,只引起少數客隊球迷注意。其中幾個比較激動的偶然以「死鬼佬」、「港燦」還擊。最高明的一位拿著一件印有「7:0」字樣的T恤,向那幾位西人高呼「Seven Zero」。這場零星對罵由開賽前半小時斷斷續續進行到下半場中段。作為一個支持廣州隊的香港人,有點覺得兩邊不是人。每次聽到「港燦」和「支那狗」,心緒都有些不安寧。旁邊的保安和廣州隊球迷在聽到「支那狗」時都說:「佢鬧緊佢自己喎」。

廣告

約七時四十分:有人傳來蘋果日報Facebook截圖,標題是「廣州恒大作客旺角 送4千件寨打氣球衣」。管理員的導讀是:「作客球隊喺人哋主場出面派打氣波衫係咩玩法」。事實上,這是廣州恒大在亞冠作客時常見的做法,主要目的應是就是確保所有作客球迷區的人都身穿紅衣。因為在亞洲客場支持廣州恒大者未必是球隊最忠實的球迷,他們未必會帶同球衣/球迷服到場。不過今戰似乎大部分客隊球迷區內的都是操廣府話的鐵桿粉絲。筆者目測,只有很少數操普通話的球迷在其中。

約七時四十五分:在界限街看台那邊,有兩位球迷刻意走到最接近客隊球迷區撕毀恒大球衣。但大部分客隊球迷當時的注意力都在別處,所以沒有人理會他們。宣讀出場陣容,就像主隊球迷重點「招呼」鄭智一樣,客隊球迷的重點「招呼」對象是葉鴻輝。其他東方球員的名字讀出時都被喝倒采,唯有曾經效力過廣州隊的吳偉超(當年他效力中甲時代的廣州香雪,也就是今天廣州恒大的前身)是有掌聲的。另外,陳婉婷也獲客隊球迷掌聲鼓勵,身邊幾個人都說:「呢個係好嘢!」

準備開波:客隊球迷高唱《義勇軍進行曲》。上次在天河時廣州隊球迷也唱了多次國歌(多數在入球後唱),今次情況類似。背後的訊息就是教那些不會唱或者噓國歌的球迷唱好國歌。每次唱出國歌,都引來一陣噓聲。我不覺得那些噓聲很大,起碼沒有前年香港對出戰世界盃外圍賽時的噓聲大。

上半場開波:保安用紅布蓋著主客球迷區之間的看台,目的應是要防止有人經看台衝到敵方球迷區。

上半場:打氣、入球後唱國歌、偶然和主隊球迷對罵,沒有甚麼特別。完半場前見到左邊的主隊球迷區有爭執,似乎有主隊球迷不滿有客隊球迷坐在該處。保安整晚是容許五、六名原在主隊球迷區的客隊球迷,走到客隊球迷區的。

下半場開波:下半場,東方的龍門是在作客球迷區前,於是出現了辱罵葉鴻輝的口號。葉鴻輝在一次控球時故意將手放在耳邊回應。

下半場中段:左方主隊球迷區一名男性球迷不知何故狀甚激動,甚至擲了一汽水罐/水杯過來,但罐/杯在保安組成的人牆前著地。

下半場末段:客隊球迷再玩維京戰吼(冰島球迷的打氣方式),不少主隊球迷突然起哄。原先零星的「支那狗」喊聲變得比之前有組織,一些在界限街那邊的球迷作勢要衝過來,有人撕恒大球衣。我當時是看不到那條「殲英犬,滅港毒」的橫額的。似乎我身邊的客隊球迷都沒有注意到那條橫額被展示出來(我是完場後上網才見到)。後來有些人齊心喊「港獨收皮」,球迷領袖們立刻喊停制止。似乎球迷組織的立場是:國歌是唯一可出現的政治訊息。

在當下的政治氣氛,「滅港毒」當然是反港獨的政治標語。如果噓國歌和打出「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標語應是言論自由的範疇,那麼「滅港毒」也一樣。但「殲英犬」就是另一回事了。就像「支那狗」和「港燦」一樣,這是地域歧視了。

完場:客隊球迷要等主隊球迷散去後才能離去。幾名清潔工友則等待客隊球迷離去後進來清潔。但她們沒有太多工夫要做,因為絕大多數的垃圾都已被廣州隊球迷清理妥當了。這舉動似乎贏得了一些保安員的掌聲。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