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傳奇空中霸王再現 愛華頓Big Dunc

2015/8/3 — 10:41

若你不是稍有年資的愛華頓球迷,實在很難向你清楚解釋,當看見傳奇巨人中峰,「空中霸王」鄧肯費格遜(Duncan Ferguson. Big Dunc)、再穿上神聖的9號球衣,重踏葛迪遜球場(Goodison Park)時,我心中那股激動、那股興奮莫明的感受。

Big Dunc紀念賽

8月2日,愛華頓為向效力球會多年、現任教練團隊的費格遜致敬,特意舉辦一場紀念賽,於主場迎戰維拉尼爾。選擇維拉尼爾作為對手是有特別意義的,事關2005年愛華頓最近一次參與歐聯賽事那年,便是被維拉尼爾淘汰,而當時對賽中,費格遜頂入一球被「光頭球證」哥連拿裁定無效,可謂費格遜球員生涯晚期的一個遺憾。

廣告

8月2日的紀念賽,朗尼重回母會與費格遜攜手再戰綠茵戰場

8月2日的紀念賽,朗尼重回母會與費格遜攜手再戰綠茵戰場

廣告

紀念賽另一焦點,便是費格遜邀請朗尼(Wayne Rooney),11年來重披母會球衣回到葛迪遜,和費格遜重逢共奔綠茵球場。和大多數年輕一輩的愛華頓球迷一樣,朗尼兒時的偶象之一正是鄧肯費格遜,故不難想像當朗尼收到費格遜的邀請時,二話不說便應承。事後朗尼向傳媒表示,即使他不獲邀請,也打算會到現場觀賞賽事。

費格遜與兒童時期的朗尼(左二)合照

費格遜與兒童時期的朗尼(左二)合照

打不死的求勝心

為何Big Dunc在愛華頓球迷的心中那麼重要?其實近廿年的愛華頓,在前鋒位置上,始終未能誔生一名巨星級球星,朗尼本來可接費格遜的棒,但卻於04年早早離隊。及後,奇雲金保(Kevin Campbell)、比亞堤(James Beattie)、安德魯莊遜(Andrew Johnson)、耶古堡(Yakubu Aiyegbeni)、沙夏( Louis Saha)等,往往都只能打出一季佳績(以奇雲金寶表現較穩定)。不過我認為更重要是,上述球員都欠缺費格遜的「球味」,就是那種拼盡九牛二虎之力,一心一意為球隊爭勝那種堅定不移的鬥心。

空中霸王「Big Dunc」

身高194CM的費格遜,身材健碩,他亦能善用這種先天優勢,爭頂高波時,費格遜那股爆發力,仿如「爭頂不成,也撞低對方球員三數件」的震撼力,實在印象猶深,歷歷在目,不愧「空中霸王」的美譽。他腳下功夫未算出眾、但除頭頂功夫了得、其射門觸角,令其於愛華頓效力十年間(中1999年至2000年間曾轉投紐卡素後,再重返愛華頓直至2006年退役),為球隊取得72個入球,是近二十年來愛華頓的最高入球者。而近年英超球隊多轉變打法,棄用以往的英式長傳急攻打法,故已鮮有善頂的柱躉式中鋒出現,令人更懷念費格遜的頭頂功夫。

費格遜踢波,每分每刻都毫不留力,為球隊、為自己去盡,非常投入、不但令球迷受落,亦對隊友產生強大的感染力。踏入英超年代初期,愛華頓雖淪為護級份子常客,但一隊波一條心,整隊球員都拼盡全力,打落門牙和血吞、那股拼勁、那種意志,深深感動球迷。

儘管莫耶斯接掌愛華頓後,致力改變愛華頓的打法,旨力減少長傳急攻、著重控球(至莫耶斯後期愛華頓才算漸漸轉型成功),而費格遜亦已步入足球生涯的晚年,在後期只能經常以「後備殺手」身份為球隊打拼,但每當費格遜下場,都肯定會交足功課,絕不欺場。最令愛華頓球迷津津樂道,印象深刻的一球,便是2005年4月主場對曼聯一役,愛華頓於進攻左路獲得一個罰球,由阿迪達(Mike Arteta)處理、罰球開出斬至小禁區位置,費格遜擺脫曼聯守衛里奧費迪南(Rio Ferdinand),橫身一批把皮球批頂入網,為球隊取下重要的一球,結果亦成為這場賽事的唯一入球,甚至間接為愛華頓奠定聯賽第四位位置,取得歐聯入場券,意義重大。

費格遜入波後,總會全力奔往球迷,振臂咆哮,接受球迷的歡呼,他左臂臂膀上的紋身,正是愛華頓會徽配上9號的圖案。

「Once a Blue, always a Blue」,已成為愛華頓教練團成員的費格遜,正是用其人生,力證這話的意義。


 

原文刊於一刻館及作者FB專頁

圖片來源:愛華頓官方網頁及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