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基沙文入球不慶祝 讓他銘感在心的一個烏拉圭人

2018/7/7 — 19:06

基沙文 (FIFA片段截圖)

基沙文 (FIFA片段截圖)

八強戰開始前,基沙文腼腆地逐一跟烏拉圭正選球員握手;入波後他不露歡顏,甚至拒絕慶祝,賽後他淡然解釋沒有慶祝的原因:

「這是出於尊重。」

廣告

基沙文曾經自稱是半個烏拉圭人,對這個南美地方情有獨鍾,一切全因一個人:

「在我出道時,一直在足球路上引領我和支持我的是一位烏拉圭人,他讓我知道怎樣成為一位好的足球員。他是我的榜樣。」

廣告

這位烏拉圭人就是曾執教皇蘇的教練Martin Lasarte。當年就是他提拔在青年軍的基沙文上皇蘇一隊,更培養他成球隊的左翼。時至今日,基沙文仍然與恩師保持聯絡。除了Martin Lasarte,球隊亦另一位烏拉圭人-般諾,當時基沙文仍未有擁有汽車,就是這位同樣在球隊擔任前鋒的隊友接載他到球會。

跟一個人合作久了,你的習慣或多或少會受他的影響。他愛聽烏拉圭音樂,閒來愛喝不少南美人都喜愛的飲品瑪黛茶(Mate tea),因為喜歡烏拉圭球隊彭拿羅而成為該球會的會員,就連女兒也上契於同屬好友的烏拉圭人高甸。

「有次基沙文要求我為他取卡雲尼的波衫。」-高甸

世界盃前夕,盛傳轉會巴塞的基沙文意外地留效馬體會,當時球迷摸不著頭腦,但原因也涉及烏拉圭元素。

「烏拉圭有點像馬體會,陣中所有人都很努力進攻及防守,我覺得很值得看,而且烏拉圭隊中有我的好朋友-高甸和基文尼斯。我熱愛烏拉圭人和他們的文化,我對他們十分尊敬。」

雖然如此鍾愛烏拉圭這個地方,但身為烏拉圭人的蘇亞雷斯卻不太認同他的說法:

「基沙文是法國人,他不會真正知道作為烏拉圭人的感覺,不知道烏拉圭足球的核心價值,儘管他很喜愛我們的東西,以及說同一種語言,但感覺就是有點不一樣。」

身份認同從來是一件複雜的事,而在世界盃上與烏拉圭狹路相逢,對基沙文而言是「手掌係肉、手背又係肉」的抉擇。然而各為其主,只能全力以赴,但帶著一份尊重,即使不是「自己友」,對方必然也會對你尊重。

(原文刊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