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劇變 — K2

2018/6/1 — 9:00

K2
來源:維基百科

K2
來源:維基百科

位於巴基斯坦與中國的邊界, K2 是世界第二峰,山勢陡峭呈金字塔型狀,登山路上冰崖聳立,四處都是絶壁,四處滿佈雪崩掃蕩後的疤痕,登山界稱它為殺人峰。

身處 8,000 米高度的死亡區,空氣極之稀薄,直升機無法到達。缺氧,身體每一個細胞都在抓狂,每一下呼吸都只能緊緊維持生命,攀登世界高峰究竟有甚麼意義,此刻無人有餘力想這問題。但是,有一個問題必需謹慎處理,以現在的速度和時間,要繼續攀登還是掉頭放棄。

8 月 1 日下午 3 時 30 分,第一位攀登者到達頂峰,然而其他人還距離很遠,原因是山頂下 400 米的樽頸區 (Bottleneck) 有一段固定繩索還未準備好,登山者大排長龍。此刻前進還是回頭,有一條明確守則,下午 4 時前必須完成登頂,才能於日落前趕回 Camp 4 ,否則黑夜裡在 K2 下山是自殺行為,錯過了登頂時間應立即回頭。限時即將過去,攻頂時間比計劃遲了 2 小時,身處死亡區舉步為艱,沒有可能把這時間追回。

廣告

攻頂在即,身處 8 千多米的高度,天氣良好,山頂就近在咫尺尤如伸手可及,此時此刻在人鏈上要掉頭走,首先要很用力去思想,前後的人都繫於一線面向山峰,縱使回頭是岸,先要心理上戰勝人群,然後在繩索上遂一繞過他們回航,途中要解開鎖扣後再扣上,如身上有兩個扣理論上是安全的,但是在死亡區一切難以掌握,包括簡單動作。第一位死亡的攀登者據説就是因為這動作失手而滑落,在穩定的天氣下這屬於初級錯誤。

下午 5 時,第二位攀登者成功到達,其後陸續有隊員趕上,最後一位到達的時間是晚上 8 時。一行三十人,廿二人攻頂成功,十一人在下山時死亡。

廣告

天已黑,剛離開山頂只是 15 分鐘,漆黑中看不到回程路線,無法判斷幾米外的地貌,只能沿著登山用的固定繩索,蠕動。生死繫於一線,冰塔的撕裂聲仍響過不停,頭頂是隨時會崩塌的冰壁,夜裡從 Camp 4 遠望山頂觀察,只看見寥寥的幾點頭燈,他們都幾乎沒有移動。 8 時 30 分一聲巨響,山搖地動,來自挪威一對男女隨即應聲分離,男的被塌下來的巨大冰塊擊中,冲走,同時冰塊也把固定繩索一並沖斷,與跌落的頭燈往谷底猛衝。

一對男女來不及道別,女的名字為 Cecilie Skog ,漆黑中堅強地繼續下山,她登頂時間是下午 6 時。意外發生前兩個半小時,聽說男的沒有登頂,選擇在瓶頸區等候隊友回來,他本來還有機會在日間返回營地,卻決定站立危牆下等候,要付出的勇氣絕不比登頂少。雖沒有登上頂峰,他仍然要黑夜中返回 Camp 4 ,冒生命險摸黑下山。要評論這決定是對是錯有點殘酷,但若是要征服 K2 ,便要有面對一切殘酷場面的心理準備。最後,還是頭頂墮下的冰塊替他做了決定 ,令人想起一句登山名言「The mountain always has the last word」

2008 年 8 月 K2 山難,下山死亡率為 50% ,是登山史上最嚴重事故,發生在溫暖而明媚的一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