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出馬少的級際賽中投注 要份外謹慎

2017/6/27 — 13:22

「巴基之星」資料圖片

「巴基之星」資料圖片

2017年6月25日於沙田馬場舉行的國際三級賽精英碟(1800米)中僅得5匹參戰馬,當中獨贏一度被捧成$10.5,最後亦僅得1.2倍的明星馬「巴基之星」在出閘後不久便不願展步,一度讓人憂慮牠會否步「佳龍駒」的後塵。

不幸中的大幸,是此駒被莫雷拉連還抽鞭後再次願意展步,驟眼看來或僅是「耍大牌」不願與二、三流的賽駒同場較量,或僅是抗議在夏日炎炎的日子上負頂磅(133磅)工作(真相須更認真考究才可得悉,而事實上「巴基之星」是否有必要跑這場賽事,值得爭議),但最後總算遙遙落後地跑畢全程,能夠拿到那場賽事的第5名獎金。

不過,在那場賽事中投注此駒的人士註定損手而回,這引起廣大現場馬迷的不滿,連無辜的莫雷拉也少有地被在沙圈觀馬的馬迷「狂噓」。而賽後獸醫檢驗「巴基之星」,發現此駒右邊身驅和臀部有明顯異常的鞭痕,結果莫雷拉也須付上代價,被馬會以不恰當用鞭的名義罰他1萬元。

廣告

莫雷拉本人則表示,他堅持鞭打並指令此駒要衝過終點的目的,是不想牠養成鬧情緒便罷跑的壞習慣,若不對此駒發出嚴厲的命令,牠便不會知道自己在賽事中所作的錯過行為,日後仍有可能重蹈覆轍。

無論如何,去季「明月千里」勝出女皇盃賽事後,筆者已刻意提早約一個月撰文提醒馬迷,倘若「明月千里」以大熱門的身分再出戰同季的冠軍暨遮打盃賽事(2016年5月22日),但同場的參戰馬數目不多的話,那麼各馬迷便要對這個現象份外具備戒心,甚至不要在該賽中投注「明月千里」的獨贏。

廣告

結果,在上季的冠軍遮打盃賽事中僅有8匹賽駒參戰,當中「明月千里」雖被捧成1.7倍的大熱門,但牠與「將男」和「凱旋生輝」鬥至最後一步,最後以極短的距離落敗而回,僅得季軍。

事實上,除了上述例子外,在較少參戰馬(8匹或以下)的級際賽(在香港沙田馬場舉辦的)中,大熱倒灶的例子實在不勝枚舉:

一、1999年冠軍暨遮打盃(1999年5月15日)

在那場僅得6匹參戰馬的賽事中,被捧成1.2倍的大熱門「原居民」後上不及,不敵4.8倍的次熱門「奔騰」,僅得亞軍。

二、1999年沙田銀瓶賽(1999年5月23日)

那場香港二級賽僅有6匹參戰馬,被捧成1.4倍的大熱門「靚蝦王」以2-1/4個馬位不敵「京城之寶」,僅得亞軍。

三、2001年冠軍暨遮打盃(2001年5月20日)

在那場僅得8匹參戰馬的賽事中,2.7倍的「原居民」僅跑入甚無威脅的第5名,以4-1/4個馬位敗給頭馬「奔騰」(13倍)。

四、2009年冠軍暨遮打盃(2009年5月31日)

在那場僅得8匹參戰馬的賽事中,被捧成1.9倍的「閒話一句」僅跑入季軍,以2-1/4個馬位不敵2.7倍的次熱門「爆冷」。

五、2010年冠軍暨遮打盃(2010年5月30日)

在那場僅得8匹參戰馬的賽事中,被捧成2.1倍的大熱門「爆冷」僅跑入季軍,慢頭馬「好先生」2-1/2個馬位衝過終點。

六、2012年冠軍暨遮打盃(2012年5月27日)

在那場僅得6匹參戰馬的賽事中,被捧成2.1倍的大熱門「多名利」僅跑入季軍,以1-3/4個馬位不敵冠軍「智多飛」。

七、2013年洋紫荊短途錦標(2013年4月1日)

在那場僅得7匹賽駒的香港三級短途賽事中,被捧成2倍的大熱門「花月佳期」跑來甚無威脅,最後以2-1/2個馬位落敗,僅得殿軍。

八、2014年冠軍暨遮打盃(2014年5月25日)

在那場僅得8匹參戰馬的賽事中,被捧成1.4倍的大熱門「威爾頓」在末段無以無繼,以4-1/4個馬位敗給25倍的頭馬「將男」,僅得第5名。

九、2015年冠軍暨遮打盃(2015年5月31日)

在那場僅得8匹參戰馬的賽事中,2.5倍的大熱門賽駒「將男」與「喜蓮巨星」、「多名利」和「喜蓮歡星」鬥足最後一條直路,結果以頸位之差僅敗給其餘3駒,僅獲殿軍。

十、2016年短途錦標(2016年4月3日)

在那場香港二級賽中,2.1倍的「華恩庭」以兩個馬位不敵2.9倍的次熱門「幸運如意」,僅得亞軍。

十一、2016年沙田銀瓶(2016年5月22日)

那場香港三級短途賽事最後僅得8匹參戰馬,當中被捧成1.9倍的「華恩庭」以1-1/4個馬位不敵次熱門「幸福指數」,僅得亞軍。

十二、2016年國慶盃(2016年10月1日)

那場國際三級短途賽事僅得7匹參戰馬,當中2.7倍的大熱門「新力風」在賽事中受到同場3.5倍的次熱門「幸福指數」的干擾影響,最後僅得第5名,以2-1/2個馬位敗給頭馬「華恩庭」。

十三、百週年紀念短途盃(2017年1月30日)

那場國際二級賽僅得8匹賽駒角逐,被捧成1.6倍的「幸運如意」後上不及,不敵「幸運指數」僅得亞軍。

十四、2017年女皇盃賽事(2017年4月30日)

那場賽事最後的參戰馬僅有8匹,「明月千里」又被捧成2倍的大熱門,但牠與「新寫實派」和「巴基之星」在賽事最後階段中短兵相接,最後又再一次以短距離落敗,僅得季軍。

十五、2017年冠軍一哩賽(2017年5月7日)

那場國際一級賽的參戰馬僅有7匹,被捧成1.4倍的「佳龍駒」在賽事中途收停,未能完成賽事,最後牠更傷重不治。

十六、2017年冠軍暨遮打盃(2017年5月28日)

那場賽事的參戰馬僅有7匹,「明月千里」不再是大熱門賽駒,大熱門變成了僅2倍的「鷹雄」,結果「明月千里」以3個馬位撃敗「將男」,而「鷹雄」只能僅隨「將男」其後跑入季軍。

時間所限,如有疏漏,請不吝指正。誠然,過往亦有少許的反例,例如「原居民」、「精英大師」、「爪皇凌雨」、「火龍駒」、「步步友」、「幸福指數」、「喜蓮獎星」等曾嘗試以大熱門的身分勝出少參戰馬場合的級際賽。然而,從數據統計而言,大熱門勝出少參戰馬場合的級際賽的比率實在太低,而且即使把上一段提及的例子計算在內,也只有極少的情況下會出現大熱門和次熱門構成連贏位。

其實,除了「巴基之星」出閘後不久拒跑的罕見例子後,其餘的上述少參戰馬場合級際賽大熱倒灶的事例,並非完全不能用一般的賽馬常識去解讀。

首先,少馬參戰場合的臨場步速與多馬出戰時的臨場步速多迥然不同,只要騎師稍一不慎,便會墮入步速陷阱中,未能掌握發力的時機。以上舉例的17個大熱倒灶例子(連同「明月千里」在去季冠軍暨遮打盃賽事)當中,有15個例子是大熱賽駒便是在某程度上受制於特殊的步速形勢,導致未能後上成功,當中僅得中途重傷被收停的「佳龍駒」和在賽事早段中於前列位置備受干擾的「新力風」屬於例外。

此外,在少馬參戰的場合,大部分騎師傾向在賽道較近內欄的位置策騎馬匹發力,以免在短兵相接中「蝕位」,但與此同時,較近內欄的位置便相對變得較擠迫,若騎師策騎以置中或後上跑法作賽的佳駟在較近內欄的位置發力,便要面對較高受擠阻的風險,若移往較外欄的位置發力,則會比其他前置跑法的賽駒多跑幾米至10多米不等,如此一來又會相對形勢不利。

還有,賽駒在季尾體力和狀態下降影響表現並不出奇。在上述列舉的17個例子中,有15個例子是在4月或以後季尾階段作賽。在這些例子中,除了「佳龍駒」的事例外,其餘14匹大熱倒灶的賽駒均是在當季內征戰連綿,所剩的體力並不多,故此屆時臨場表現稍有差池甚至全然失準也不足為奇。

綜合以上的因素,各位投注者在少參戰馬的級際賽場合投注大熱賽駒時(尤在季尾階段),真的要對份外具備戒心,因為即使贏了,所得的回報猶如雞肋,但一旦牠們大熱倒灶(而且機率甚高),盲目追捧的人士便會損失慘重。

補充:為何「巴基之星」會被安排在近日作賽?

相信不少知情人士近日也對一面倒大熱的「巴基之星」於開賽不久拒跑感到詫異,甚至震驚。

其實,筆者亦一度不解為何大賽練馬師告東尼會安排這匹應屆香港經典盃、香港打吡和女皇盃三料亞軍的賽駒降格參加國際三級賽精英碟(千八米)。

畢竟,一般而言,在香港打吡大賽表現出色的賽駒,均會被練馬師安排出戰約一個月後的女皇盃賽,如牠們在這項賽事中同樣表現出色,牠們便多會再被練馬師安排增程400米角逐五月份的冠軍暨遮打盃,然後抖暑。即使「巴基之星」不被安排角逐五月份的冠軍暨遮打盃,告東尼也可安排牠提早抖暑,而沒有必要安排此駒降格多賽一場,消耗牠的體力。

不過,經過較為仔細的思考後,筆者認為告東尼這個安排仍在情理之中,而且貫徹了他自己一向的練馬風格,只是今次的結果未如預期而已。本文將在以下部分作出解釋:

首先,「巴基之星」在季內仍未有級際賽頭馬交代,即使此駒具備勝出國際大賽的潛質,告東尼也希望盡快讓牠在級際賽中「開齋」,若如願以償,那便既可對馬主有所交代,亦可提升此駒在競賽中的自信。事實上,「巴基之星」對上一次贏馬已是去年12月的事情,牠所戰勝的對手完全不可與牠在往後相遇的同日而喻。

第二,無論從血統還是陣上腳法來看,「巴基之星」的首本路程應是千八至二千米,告東尼擔心牠長力不及而放棄安排此駒角逐冠軍暨遮打盃亦不為過。反之,若安排牠角逐較遲舉行的精英碟,那牠在女皇盃一役後便可有較充裕的時間回氣和備戰。其實,在精英碟賽前,坊間輿論一面倒認為「巴基之星」在女皇盃一役後愈趨成熟,某個馬評人還在開賽前幾分鐘盛讚牠比以往乖巧得多,到底有誰可在事前預計到牠在出閘後不久便拒跑呢?

第三,「巴基之星」的幕後在事前預計牠在精英碟賽事中極具競爭力實在合理不過。此駒連續在應屆香港經典盃、香港打吡和女皇盃中跑來甚具威脅,這並非一般國際三級賽參戰馬所能媲美的。況且,與牠級數相若的對手全都獲評120分或以上,牠們被安排在季尾參加國際三級賽的機會微乎其微,反之牠跑畢女皇盃後仍僅被評113分,若有評分比牠更高的賽駒同時參賽,牠便可負較輕的磅數作賽,即或不然,牠仍可憑自身的級數震懾全場。

還有,告東尼大多以如此的部署風格來訓練麾下的大賽賽駒。在過往,他除了訓練和安排「精英大師」、「幸運馬主」和「加州萬里」(傷患緣故)出賽較為謹慎外,其餘的「將男」、「幸福指數」、「喜蓮巨星」、「美麗之星」、「再領風騷」、「牛精福星」和「締造美麗」均被他安排頻密地征戰,前提是賽駒的健康狀況許可。一般而言,告東尼訓練出來的賽駒又被喻為比較「襟跑」的賽駒。觀乎「巴基之星」今季的出賽紀錄,精英碟賽事正好是牠在今季季內的第十場比賽,以告東尼的部署風格而言,此駒今季的行程已不算非常頻密。此外,賽前外界一面倒預料此駒能以不費吹灰之力撃敗對手,因而不會構成沉重的體力負擔。

故此,雖然「巴基之星」在近日作賽未必是最理想的結果,但這仍屬於情理之內的安排。那些眼見牠在賽事中有異常舉動,才反過來批評告東尼不應安排牠出賽的人,其實是以歷史修正主義來詮釋事件,但「馬後炮」的言論,往往由此而生。

 

正文部分原載於《香港01》博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