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夠了

2017/8/5 — 5:32

我知你今朝跑了5K,我知道你情緒激動,因為你昨晚睡得不好,以為提不起勁去跑,最後意志戰勝,這一切我都知道。過去一年,關於你的跑步大小動態,你的朋友很清楚,因為你很有紀律的把跑步故事在Facebook分享給朋友。我在想,我也是跑者,也頂唔順,你的非跑者朋友怎想?我估佢地想死,假設你仍有朋友的話。

跑步不是一件屬於自己的事嗎?如歌詞說:「激情捉在手裏面,會化為灰燼,反而藏喺心底,可以歷久常新。」除了你巨細無遺的跑步路線和速度資料,你不時「分享」出來的金句,其實也很難頂。夠了,你跑步,是你的事,放過你的朋友吧!人之將走,其言也善,Unfriend你之前想告訴你,真係好難頂。

在非跑者眼中,跑者用對腳跑和用把口講,同樣重要,兩者缺一不可。為何跑者這麼渴望其他人知道他們的跑步故事?答案在於「故事」,大部分跑者不是純粹為了運動,跑步是滿足一些其他層次的慾望。這些慾望不是關於營營役役的例行公事,排除萬難,克服心魔,跑步從來不是一件易事。嘗試及完成一件難事,我們不想孤單一個。在一條少人見到的路線,和一條多人見到的路線之間,跑者希望多人見到。跑完之後急不及待上載資料,是跑者擔心不夠多人知道。

廣告

在社交媒體等於媒體的年代,人需要外間的肯定,我這樣做,是因為我認為應該這樣做。這個讚的含義遠超過笑臉,是一個肯定。沒有比跑步更能代表自己做了實質事情的運動,跑步需要堅持和毅力,一些日常生活中欠缺的特質。辦公室生活沒意義,家庭生活平淡,跑者從跑步中感到一種神奇感覺:我在做實事。這種付出是純潔,甚至帶點浪漫,一個人做,一個人感受,但跑者覺得這種感覺太正了,獨享不如衆享,因此把好的東西分甘同味。

對很多跑者來說,跑步是製造「新我」的工程,跑步之前是一個人,跑步之後是另一個人。不少人失意後跑步,這些人跑步時聽緊的歌,不再是分手情歌,而是史泰龍跑上樓梯級的音樂。播完這首,下一首當然是《烈火戰車》沙灘跑步的一幕。跑者恨不得代入其中,拍成一條短片,立即「分享」給朋友。

廣告

非跑者眼中,跑者不停「講跑步」,近乎一種精英主義。社會中一小撮人,擁有特權解釋什麼是美,什麼是好。因為跑者身體力行付出過,所以他們一定是對。這種感受不能言喻,不跑便不懂。跑者唯有和其他跑者在一起,然後慢慢感受到,誰能明白我?各位,婚外情熱門地點不再是酒吧,而是運動場。

這些年,無病呻吟,不停用把口講跑步,表表者應該是你,蔡先生。夠了,放過我們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