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好耐冇買手袋

2017/7/15 — 6:21

最初,沒有刻意舖排,一切來得自然,朋友們一起報名,沒想得太清楚便跟上了大隊。有人說Ultra是一條不歸路,踏進去便泥足深陷,沉迷下去。Ultra跑者因為不同原因愛上這運動,有的為了逃避,避開人群、避開石屎森林、避開營營役役的生活日程;有的為了探索,人是從山上來,回到山上是尋找大自然中的自己;有的為了試探自己的極限,包括身體和心靈,沒想過自己可做出這些事情。

最近看見一位年輕朋友遇上Ultra山賽,不能自拔地跟山談戀愛,在過來人眼中,這是熱戀的故事。熱戀可維持一段長時間,戀人願意付出的,局外人難以想像。熱戀中情侶選擇性地看世界,看到想看到的東西,總有辦法克服困難,爆發出平日不見的能量。Ultra跑者的故事是關於試探極限,故事內容沒有太長,沒有太熱,一切有可能,直至沒可能。

這位年輕朋友每個周末通山跑,最近在Facebook發現weekday跑山的踪跡。很難想像,她曾經是在中環上班的投行精英,最近轉行連帶轉興趣,由行街轉為跑山。她說,好耐沒買手袋,不同品牌的跑山vest卻有十三個。

廣告

人的身體構造很奧妙,內置不同警報系統,提醒我們前面危險。例如痛和倦的感覺其實是警號,警告我們如果不停下,隨時會受傷。身體處處保護我們,Ultra跑者卻選擇聽不到,因為跑Ultra就是想衝破限制。Ultra跑者有自己的一套,經過操練和比賽,不停試探極限。嬌滴滴女子平日怕熱怕痛,在山上變成強人,彷彿找到身體的神秘儲備。

然而,極限是存在的,否則身體不會發展出預警系統。Ultra跑者最終會找到極限,最常見的地點,是在比賽中,跑者坐在跑道  (或者「坐」不夠貼切,是「冧」),其他跑者經過,勉勵加油,自己知道沒法加油了,比賽前段的影像飛快在腦海中略過,一連串「如果」和「點解」。我很記得這些找到極限的時刻,例如很多年前的毅行者,雨中坐在CP5,身體內沒有多一滴精力,ICAC義工說:「蔡生,估唔到在這裏見到你剪帶。」

廣告

Ultra跑者的「頓悟時刻」毫不優雅 ,滿腳泥濘,滿身痛楚,漆黑一片,總是在夜晚出事,總是要捱多3K才到有車的地方。沒有強光,沒有背景音樂,只得自己。Ultra跑者醒覺,這刻是極限,原來極限的感覺充滿負面情緒。Ultra跑者回家路途中對自己說,不要再犯同樣錯誤,下次在極限前停,不可硬碰。

另一個極限經常出現的地方,跟身體無關,是在家中食飯枱。Ultra跑者不斷試探身體極限之同時,其實不停在試探與家人關係的極限。練山和比賽的代價,是不在家,而且是長時間不在家,最體諒的家人也有極限。Ultra跑者以為自己掌握到這條底線所在,實情是高估了家人的忍耐能量。

無論如何,凡事都有極限,我們以不同方式感受到極限的存在,有些人想辦法衝破極限,有些人尊重極限的警號。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