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山跑熱潮是否泡沫?

2018/3/3 — 6:10

最近看到《南華早報》記者撰寫一篇香港長途山賽歷史的文章,圖文並茂,非常可讀。看到四十年前跑者的裝束,以輕便為主,跟今日的全副武裝,分別很大。另外,從照片看,大部份參與者是外國人。這段歷史跟殖民地政府在七十年代發展郊野公園的決定分不開,半個世紀之前,已經有先見之明,這些決策者真的了不起。其他運動的運動員埋怨香港的場地不足,阻礙發展,長途山賽卻得天獨厚,香港是全世界最適合山跑的地方之一。文章形容最近幾年山跑的發展速度近爆炸性,比賽數目愈來愈多,除了本地跑者,還吸引世界各地跑者參賽,包括國際知名高手。

山跑受歡迎,跑者非常感覺得到,山跑用品專門店開完一間又一間,比賽報名愈來愈難。朋友告訴我,一些受歡迎的賽事,做義工也不容易,因為義工有機會取得來年比賽的參賽資格。身邊一些不參與戶外活動的朋友,忽然跟我談起應該用那品牌的pole,山跑彷彿無處不在。

真的嗎?山跑走入社會主流,抑或是少撮中產精英某段人生時期的愛好?我身處風暴中,跑者變成朋友,朋友變成跑者,看到的或者不夠全面。除了中產精英,或迷失中年,香港人普遍對山跑感興趣嗎?上班時間不定,耗用大量體力和精神,交通時間長,打工族在工餘時間,寧願休息和陪家人,未必進一步折磨自己的身心。全民山跑,可能是由偏見產生的錯覺。

廣告

談到「中產某人生時期的愛好」,我想起高爾夫球。九十年代,香港興起高爾夫球熱,以前這項運動屬富豪玩意,其他階層沒機會參與。忽然間,高爾夫球場在廣東省遍地開花,香港人北上打波兼娛樂,即日來回 ,所費不高,創造一項全新運動予中產參與。忽然間,身邊朋友周末例牌不見人,有時候上班日子報稱打波應酬。那年代梗有driving range在附近,高爾夫球用品店四處可見,感覺上中産全情投入高爾夫球。

戶外、綠草、清新空氣、需要思考,長時間跟其他人聯誼,高爾夫球是非常適合中產的運動。我嘗試過,但過不到電。曾經有段時間,感到壓力,試過有同事語重心長跟我說:「你真係要去學」。二十年後,高爾夫球熱潮不再,當然仍然有不少人參與,不過參與者回歸真正愛好者,愛得不夠的人,逐漸覺得花的時間太長,以前覺得打高爾夫球好「型」的人,發現其他更「型」的活動。「言重心長」的舊同事好像也不再打了。

廣告

高爾夫球熱潮不在,背後有很多原因,我認為其中一個,是吸引不到廣大層面的參與者,特別是年輕人。年輕人善變,貪新忘舊,運動推動者須與時並進,為運動注入新意思。以此為鑑,我懷疑山跑熱潮能否長期維持下去,甚至衝出中產社群,進入社會主流。熱門大型比賽報名艱難,新人連入場體驗也欠機會。新晉的比賽組織欠經驗,很多時候達不到參賽者的期望,參與者敗興而回。而且山賽模式相近,全都迫在天氣涼快的幾個月之內緊接舉行,無甚新意。

一項運動除了需要明星級參賽者,更加需要有創意、有魄力的比賽舉辦者。近年,不止一個舉辦者公開對政府部門的無理要求表達不滿,《南華早報》文章訪問其中一位,是King of the Hills和TNF100的舉辦者Keith Noyes 。這位有心人二十多年來努力不懈推動山跑,經歷無人問津的年代,擁有不一樣的耐性,對政府的多項新政,也感到心淡。

我認為TNF100是近年最具創意的比賽,一條好玩的路線,包括一些較難行的路段(包括我聽到就驚的龍山),進取的cut off時間,以及中途由100K主動降至50K的抉擇,帶來山賽罕見的創意。但當這些舉辦者感到無癮,而且後繼無人,這項運動的前途令人憂慮。不要忘記現任財政司司長是陳茂波,會否秉承上任政府對郊野公園的理念,令人擔心。從環境看,香港山跑運動發展,可能見頂。

一時之間的「型」,可能吸引需要挑戰自我的中產,但中產好忙,好多選擇,好容易移情別戀。香港山跑熱潮或是泡沫,爆破之後,變回以前的一項正常的運動。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