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車路士到維迪斯 — 借來的時間與空間

2017/5/12 — 11:4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吳能鳴】

荷蘭球壇今季流行起一個現象,在18支荷甲球隊中就有15支用上英格蘭球會的借將,就只有3支球隊(荷華高斯、鹿特丹斯巴達與洛達)沒有向英格蘭球會借用球員,而在眾多球隊中,相信最常被提到的是向車路士借用大量球員的荷蘭東部球會:維迪斯(Vitesse Arnhem)。這兩支球隊的班主:艾巴莫域治(Roman Abramovich)與奇吉林斯基(Alexander Chigirinsky)私交甚篤,加上緊密的合作就曾引起荷蘭足總懷疑而展開調查。雖然調查因沒有足夠證據指控車路士對維迪斯有直接操控而作結,但類似的合作關系卻引人詬病,評論者會認為這類型的合作關係會削弱本地的青訓,更嚴重的破壞球會的歷史與身份認同,然而這些指控又是否屬實?

本土到外資

廣告

提到車路士與維迪斯的合作要由1984年說起,當年阿納姆本地企業家Karel Aalbers的收購當時只位居乙組的維迪斯,銳意把這支球隊在短期帶到歐洲舞台,在他入主的六年間投入大量資本收售球員,馬赫拉斯(Nikos Machlas)、雲賀當(Pierre van Hooijdonk)這兩位出色的射手就是在他任內加盟,除了球員,他更在任內為集資為維迪斯興建了被歐洲足協評為四星級的加爾勒球場(GelreDome),然而Karel Aalbers在後來卷入詐騙與逃稅加上部份贊助商撤資,令球隊淪落到破產邊緣,此時前格魯吉亞球員兼富商Merab Jordania出資收購維迪斯,令這支球隊成為首支被外資持有的荷甲球隊。

幕後金主

廣告

維迪斯的資金來源經常受懷疑,跟據衛報在今年二月的報導,艾巴莫域治的業務要員與這宗在2010年的收購有莫大關係。衛報引述艾巴莫域治的兩位副手Eugene Tenenbaum(同時為車路士的總監)與Paul Heagren(艾巴莫域另一間公司MHC Services Ltd的部長)的電郵,在幕後指示Merab Jordania收購維迪斯的計劃,而且以另一間公司:Marindale Trading Ltd的名義為他提供資金。無獨有偶,當在2013年維迪斯的股權再易手時,球會的資金來源又再如車路士扯上關系,新班主奇吉林斯基不單止是艾巴莫域治的好友,同時擔任由艾巴莫域持有部份股份別一間公司(Snegiri Development)的非執行董事。雖然兩次的收購與資金來源表面上都顯示維迪斯與車路士都有著密切關係,但荷蘭足總展開的兩次調查卻因無法找到足夠證據指控車路士對維迪斯有直接操控而無疾而終。

毒害青訓?

由2010年開始計算,總共有21位車路士年青球員以借用形式加盟維迪斯,以數量而言,我們很容易就會認為這個借將的策略正在毒害維迪斯青訓,他們的年青球員上陣機會會因為這批借將與其幕後金主的原故而減少,但有趣的是事實與我們想象的其實有很大差異。車路士外借予維迪斯的球員雖然多,但卻沒有一位在外借歸隊後能夠穩奪車路士的正選位置,部份外借至維迪斯的球員如:古華斯(Cristian Cuevas)、達維拉(Ulises Dávila)、彭迪歷(Danilo Pantic)等上陣機會更加是寥寥可數,相反來自維迪斯青訓系統的球員漸漸成為球隊的主力,現時球隊的主力:門將隆姆(Eloy Room)、後衛畢拿(Alexander Büttner)、迪奇斯(Kevin Diks)、翼鋒泰夏杜尼(Adnane Tighadouini)通通都是維迪斯青訓出品,幾位維迪斯青年隊的新秀雲貝根(Mitchell van Bergen)、萊利維特(Julian Lelieveld)與拉辛拿菲爾(Lassana Faye)都被各界寄予厚望,而近年球隊兩位最出色的青訓:雲真高(Marco van Ginkel)與普柏(Davy Pröpper)更加為PSV燕豪芬組成強橫的中場線。

互利共生

曾帶領維迪斯取得歐霸杯參賽資格的前任領隊彼德.博斯(Peter Bosz,現任阿積士的領隊)是少有對這個合作關系持有正面評價的領隊,他在一個訪問中就曾指出在排陣用人上會方與車路士從未給予壓力,他只是定期與車路士體育總監艾文拿路(Michael Emenalo)討論外借球員的表現。在足球人口不算太高的荷蘭,維迪斯的年青球員可以籍著長時間與不同水平、風格的球員競爭中成長;同時維迪斯借用形成吸納高質素的球員除了可以維持球隊的競爭力,也可以減低在球員交易的成本,加上球隊本身有不錯的球探網絡,令維迪斯在近年的轉會市場獲得不錯的收入。隨著資金的來源更為穩定,維迪斯就能夠投入更多資源於青訓上,現時維迪斯青年隊使用的訓練場:帕朋達國家體育中心(National Sports Centre Papendal)是荷蘭首屈一指的精英運動員訓練場所,這個先進的訓練場除了有先進的設施外,更加有大量科研、教育等配套,就連荷蘭的國家級別的運動隊伍如田徑隊、曲棍球隊等都是在這個訓練場集訓。由此可見,車路士與維迪斯的合作計劃並沒有如想象中損害後者的青訓,反而造就了自家青訓成長的平台。

球會大於一切

現時的愛華頓領隊朗奴高文(他亦曾經在2000-2001球季執教維迪斯)在2015-16球季帶領修咸頓在歐霸杯第三圈外圍賽對戰維迪斯的賽前記者會上就曾經指責維迪斯自Merab Jordania買盤後,球迷與球會的連繫已經被切斷;然而,當朗奴高文認為維迪斯有著這樣嚴重的問題時,但我們卻鮮有看到維迪斯球迷會像華倫西亞球迷對林榮福或像ADO海牙球迷對王輝般的示威。「維迪斯始終是維迪斯。」這個是忠誠的維迪斯球迷給予朗奴高文及其他批判者的答案,而事實亦證明,不論是先後的兩位班主都甚少干涉維迪斯的管理,如候城的埃及裔班主阿拉姆(Assem Allam)要求球隊更改名字、卡迪夫城的馬來西亞班主陳志遠(Vincent Tan)要求更改球隊隊徽及球衣這些荒唐的決策並無出,反之維迪斯更能夠通過球迷的決定而把第三作客球衣設計改成為紀念英國第一空降師的顏色。另一方面,車路士從來都只是借出年青球員的一方,並沒有對用人決策作出干預,即使有意見認為每年更換大批外借球員會影響球隊的穩定性,但這個卻是現代足球高速商業化所需要面對的現實;再者,每支球隊就著各自的身份認同都會有不同的演繹方法,如果單單把球員買賣策略判斷為破壞球隊的身份認同無疑是有點兒武斷,所以維迪斯所在的阿納姆人口雖然不多,但他們的球迷卻是臭名昭著的一群,對於球隊的忠誠與身份認同,是不能向租借、亦不能被收購的。

借來的空間與時間

對車路士而言,與維迪斯的合作無疑是為球隊未來的計劃借來了時間與空間,車路士雖然在近年青訓方面有著不錯的發展,在近日他們的18歲以下代表隊就連續4年奪得英格蘭足總青年盃(FA Youth Cup)的冠軍,具有潛力的年青球員是有不少,但能夠躋身一隊正選的卻一個也沒有。外借其他球隊是有助球員成長與尋找上陣機會,然而,即使年青球員只能夠透過外借經驗而成長,可是車路士陣容長期依賴外購球員加上管理層缺乏對年青球員的耐性,一道無形的屏障漸漸築起。外借的策略在短期內能夠緩和車路士青訓球員上陣機會不足的問題,但長遠而言,拆除這道無形的屏障方為上策。

飲鳩止渴?

在日漸衰落的荷蘭球壇,維迪斯與車路士的合作無疑是一個新嘗試,一些規模較小的球隊能夠以低成本增強球隊的實力,從而令整個聯賽的競爭性上升;自上年度開始,另一支英超勁旅曼城就與NAC布雷達簽訂了五年的合作協議,在今個球季曼城就借出了5位球員予NAC布雷達,加上其他外借予其他荷甲球隊的球員,不知不覺曼城已成為向荷蘭借出最多球員的英超球隊。在這個新的趨勢下,就以老牌球會川迪最為受益,這支近年陷入財困的球隊憑本身的實力只能夠留守下游,但自今季借入三名曼城的年青球員:施連拿(Bersant Celina)、烏拿(Enes Ünal)、耶保亞(Yaw Yeboah)後他們成績穩步上揚,今季更加有機會爭奪歐霸杯外圍賽的席位。這種租借球員的模式在理論上是能夠以較低成本提高競爭力的方法,但又是否每支球隊都能把節省的成本投放於青訓上?又能否能保證借出球員的一方不會設下苛刻的條件,強制借用方派出他們的球員出賽?就現階段而言,要判斷這種外借制度是飲鳩止渴定還是出奇制勝似乎是言之尚早。

 

Reference:()、()、(

原刊於運動公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