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悲傷跑

2018/5/5 — 7:15

不停寫跑步文章的好處之一,是特別留意四周圍的人分享的跑步故事,最近接觸到的一個,是關於悲傷。表面上,跑步是一件徹底陽光正面的事,但隱藏的悲傷,只有當事人知道。這位跑者接連經歷最親近的人離世,悲傷中,她感到無助,沒有高人指導,沒有轟烈的頓悟時刻,在紛亂中重拾一項久違的興趣,她跑。

比賽起點見到的人,大部分是為了強身健體,或為了挑戰自己而跑,但說不定向你微笑點頭的跑者,選擇跑的原因,是為了跑越悲傷。跑步,是治療悲傷的一種方法,特別是長跑,例如馬拉松。或者,跑步與悲傷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當我們過着習以為常的生活,忽然崩潰,感覺是痛,由內心痛出來。世界上有一種活動,主動探索痛,叫跑步。探索是認識,與逃避是相反,因為跑者知道逃避是徒然,痛的而且確存在,只有接受。其實可以這樣說,跑步是學習與痛共處的過程,這過程擔保有起有落,充滿不確定。經歷悲傷的人知道,悲傷的而且確存在,唯一處理方法是學習共處。悲傷跑者的邏輯是,如果我們能夠抵受跑步的痛,例如接受馬拉松對身體造成的種種壓力,我們也會找到渡過悲痛的方法。

廣告

悲傷過後,經歷一段無目標,彷彿重複,肯定沉悶的階段。世界上有一種活動,主動探索悶,叫跑步。不少人在四百公尺的運動場操練馬拉松,包括練30K的long run,抵受肌肉痛事少,抵受悶才是關鍵。重複做同一動作,從過程中找到自己,一定不容易。跑者很知道什麼是悶,當悶成為事實,唯有建立習慣與自己相處。不可能戰勝悶,退一步,接受悶,不如跑吧!

悲傷帶出的感覺難以形容,當事人感到迷茫,懷疑自己的反應是否正常,是否太過軟弱?應否堅強一點?這種迷茫令人難受,悲傷跑者從跑步的痛卻找到另一套語言,一套說得出的語言。跑步的痛和悶源自身體,跟藏在深心處的悲痛不同,身體的反應可以預計、可以處理、可以補救。縱使悲傷和跑步之間有很多相似之處,悲傷跑者知道跑步的感覺始終較可以接受。至少,悲傷跑者懂得形容跑步的痛。

廣告

悲傷打亂我們的生活,失去可依靠的人,失去行之有效的處事方式,反應是無助。我們都是依賴習慣的動物,長期活在舒適地帶,不懂得及不願意以全新方式向前走。紛亂中,我們需要條理,世界上有一種活動,以條理為王,叫跑步。跑馬拉松不是靠天份和運氣,是靠帶着謙卑跟隨一套為自己度身訂造的訓練程式,1K復1K,一日復一日,累積起來。日灑雨淋,頭痛腳痛,通通是訓練的部份,跑者從條理中跑出自己。在紛亂中,建立條理,重新掌控自己的生命,是走出悲傷的唯一方法,悲傷跑者愛跑步的條理。

起跑線上,有千百人,有千百個跑步的理由,其中一個是處理悲傷。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請支持立場新聞會員贊助計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