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愛呀姐

2018/7/6 — 9:30

大帽山蓮姐,圖片來源:大帽山茶水亭 facebook

大帽山蓮姐,圖片來源:大帽山茶水亭 facebook

呀姐無處不在,穿梭鬧市,每當她出現之時總是笑面迎人,她舉重若輕,在高壓的都市生活中,忙過不停卻又悠然自得。呀姐在我心目中很有地位,她提醒著我世界雖然多變,生活仍是如常。今天我被一些麻煩事纏繞,步伐有亂心神不寧,路過茶檔,呀姐喊我「靚仔」一聲,早晨相應,入內嘆番杯奶茶,喧嘩中稍作喘息。看她一身幹勁,身影轉個不停,邊做邊與人交談,奶茶中的人情味,是呀姐百忙中滲透出的功夫。

呀姐有別於大媽,她投入社會貢獻社區,承受各種生活壓力,她的故事不比我們的簡單。呀姐不再妙齡,不會時刻 selfie 騷首弄姿,卻她儀容整潔待人有禮,美麗是她歲月累積的智慧,是內外散發淡淡親和力的華容。她的美學是經歷風霜過後的從容,一舉手一投足看似輕鬆自在,然而生活的重擔總是伴隨,無論甚麼日子都看見她們緊守崗位,她是家庭的支柱,肩膀撐起半邊天。

可是,謀生一事不是她要自誇的功績,不像男人們經常把工作掛嘴邊,呀姐看破世事,相信人間有情,對生活有更高的演繹,風韻猶存。

廣告

親愛的呀姐,無論我去到哪裡都有她身影,管理處、茶檔、超市、油站、停車場、隧道收費亭、甚至遠至山上,她總為我帶來笑容的鼓勵。這許多微小但卻是令人感到快樂的事,正是村上春樹所說的小確幸,為生活潻上色彩。

大帽山蓮姐,近年成為麥徑名人。她的小食亭已成為重要的中途站,有如史書記載的驛站,馬匹日行千里路,需要歇息之處,以供繼續上路。蓮姐的小食亭除了食物補給,還有她真摯的問候。跑山的苦與樂,她懂,今天雙坳行,跟太陽搏鬥連場死去活來,終於來到了,含蓄的你灌下可樂時只輕輕一句帶過,她便心神領會展露欣賞眼光,帶笑說聲「好嘢」。蓮姐的鼓勵無遠弗屆,是麥徑跑者的精神食糧,她的聲音遠在鉛礦坳已在心中泛起,小食亭的美食是大帽山攻頂的重要能量。由山頂奔跑至小食亭,此刻不再是為時間追趕,辛苦了一天,最想聽見是蓮姐的笑聲。

廣告

北潭涌小食亭,門前的幾棵大樹告訴時間在流動,一年四季透出不同色調。盛夏中從東壩跑回來,坐在樹下永遠有一陣清風送爽,消散體內烘烘熱力。也許只有忠實跑者才會明白,此時最渴望的是一碗餐蛋麵。細小的碗盛著濃濃的麵湯,呀姐最善解人意,她會特意加重一點味道,來招呼這位長跑食客。她知道的,世上美食此刻都不及濃郁一碗餐蛋麵,她或許曾經發現有我這一個人,看著一碗麵靠攏過來之時,竟然會露出笑意,猶在星級飯店等候佳餚,而她彷似米芝蓮星級廚師,奉上美食,享受帶給客人滿足的喜悅。四時色變,陽光在枝葉間透出光澤,呀姐是有氣質,沒有很多說話,似乎都在讓我靜靜食碗麵,不用想太多,快樂其實很簡單。

欣澳停車場,有一位呀姐,見盡三鐵車神。每個週末清晨,她就坐在黃色鐵皮屋內靜候各路英雄到來練習,風雨無間日月如梭,她最清楚誰個疏於鍛練,誰個默默鍊兵。早上 7 時 30 分,我到來進場,聽到早晨一聲之後,她會說「你算早,不過有幾個人天未光已經踩緊」,呀姐平鋪直敘卻似乎語重心長,成功需苦幹不用在此提醒,她有更高的意思。公路單車練習,是會有幾分風險,若能善用清晨時分落場,風險會大大降低,只是寒風凜冽會擊倒意志。這些,呀姐明白的,完成練習離開時,她叮囑我一聲「下次早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