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是Cut-off跑者

2018/1/27 — 6:36

我不怕醜地承認:我是Cut-off跑者。

長途山賽的Cut-off跑者有兩個特徵:第一、參加一個新比賽之前,知道比賽的大概資料,例如總長度,elevation等之後,第一個搜尋的細節,是Cut-off時間,有可能在Cut-off時間之內完成比賽嗎?第二、比賽前Cut-off跑者會製作一張「貓紙」,比賽時長備身上,記錄每個CP的Cut-off時間,以及自己預計到達時間,計算方法是Cut-off時間減大約一小時,比賽期間見到其他跑者細心看貓紙,這些是同路人。

從主辦者的角度,設定Cut-off時間非常合理,比賽始終需要有競爭性,不能無限期等待跑者到達終點。再者,主辦者的資源有限,過長的Cut-off時間,牽涉負擔不到的人力和物力。

廣告

Cut-off跑者的實力在能夠完成和不能夠完成之危險地帶徘徊,是邊緣人。比賽初段,Cut-off跑者面對心魔,這時候尚算有氣有力,跑快一點,可建立Cut-off儲備,到後半程體力下降時,拿出儲備用,積谷防飢,是人類的美德。Cut-off跑者前段在掙扎,太快的話,後段大鑊,Cut-off跑者試過,儲備可以在一段路燒清光;太慢的話,沒有儲備,擔心後段時間不夠用。Cut-off跑者不用聽音樂,因為滿腦子數字,不停在計數,好唔得閒。

比賽進入後半段,實力比我們強的跑者,早已揚長而去,連影也見不到,這時候偶爾爬人頭,或被人爬頭,這些人會在CP再遇到,大家點下頭,互相勉勵一下,心知肚明,大家在為Cut-off奮鬥。在比賽後半段,如果未被Cut-off時間撃倒的話,這群熟口熟面的人,有多重身份,是假想敵,是時間指標、是同伴、是知己,大家懷着相同信念做同一件事:今日我實力差一點點,但我不肯放棄。

廣告

放棄太容易,下個CP近馬路,遠遠望到的士,好快可以返到屋企,為何繼續折磨自己?這個惡夢可以立刻完結,做正常人會做的事吧,最多捱去下個CP。有朋友和家人支援,見到親人,特別感情泛濫,不如早一點結束這件錯事,不要連累大家。Cut-off跑者的大忌,是安排朋友和家人支援,這場仗,這場心理戰,只有自己打,千萬不要牽連其他人。

放棄太容易,在Cut-off前十分鐘到達CP,得番半條人命,坐低休息一下,執拾一下背囊,吃一點東西,十五分鐘飛快過去,即是說,走去下個CP的時間,少了五分鐘,這五分鐘代表生與死。Cut-off跑者到達CP的時候,心裏又喜又憂,喜是又過一關,過下過下好快到終點;憂是回到現實,過得這個CP,下個又如何?還有下個的下個,有可能嗎?現在已經是這樣狀態,時間已經這麼緊,我們是否自欺欺人?太多沒答案的問題,總是在冰冷的漆黑中出現,好眼瞓,好想停,怎辦?

墮入深淵邊緣,在前一個CP身體狀況比自己差的跑友經過:「師兄,頂住呀,就到CP啦!」成個人醒哂,呢條友之前連半條命都沒有,現在竟然爬我頭,我追!

發表意見